<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该死!”

    “真是该死!”

    “竟然敢如此污蔑我史家,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孔长生看着大放厥词的张玉阶,眼睛顿时变得冰冷起来。

    “死定了!”

    “你死定了。。。”

    “真以为自己是潜龙就可以如此的肆无忌惮?”

    “别说你现在只是一条潜龙,就算是乾帝盘,也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

    “难道只有兵家的刀剑能够杀人,我史家的文笔就不能杀人?”

    孔长生在心中暗暗的发狠,就算今日张玉阶侥幸不死,史家也必定和他不死不休。

    史家修炼体系,和兵家,和儒家等有所不同。。。

    史家修的是历史的力量!

    他们尤其擅长使用文笔,将人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任凭后人评说。。。

    也正是原因,上至帝王,下到贩夫走卒,都不愿意得罪史家。

    毕竟,没有人愿意真正的遗臭万年。。。。

    如果是平日,张玉阶见到史家之人,虽然不能说是卑躬屈膝,但也一定会毕恭毕敬。

    绝对不会如此的大放厥词。

    这就是气运的作用。。。

    可以说,张玉阶能有今日的成就,全凭头顶的紫微星,更有气运雄厚的缘故。

    但是成也气运,败也是气运。

    接连大败,以及张家彻底的失势,让他的气运直接来了一个三级跳。

    不仅丧失了蛟龙之形,更直接落入谷底,不可自拔。

    在司徒刑看来,受到接连重创的张玉阶,论气运,也就比樊狗儿等强上一丝。。。

    也正是这些惊天巨变,让张玉阶不知不觉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最终口无遮拦,为自己惹下滔天大祸而不可知。。。

    好在,这些事情虽然可怕,但并不是太严重。。。

    因为,张玉阶今天注定要陨落在此。

    司徒刑头顶气运中的锦鲤早就看向张玉阶头顶气云早就跃跃欲试,满脸的狰狞。。。

    争龙之道,有进无退。

    司徒刑只要将张玉阶斩杀,就能吞噬他的气运,壮大自身。

    同样道理,如果有朝一日司徒刑战败,那么他的气运也会被别人无情的吞噬。

    正是这个原因。

    不论是圣君,还是仁君,都不会容忍自己的对手存活于世,很难善终。

    就算是开国之时因为种种没有诛杀,并且敕封王侯,锦衣玉食的供养。

    但是到了一定的时候,也会让他们莫名其妙的,却有合情合理的死亡。。。

    比如得了瘟疫,死于劫匪,或者是偶感风寒,不治而亡。。。

    这些解释看似合理,但却都掩盖不了一个真相。

    那就是,他们的死,和高高在上的帝王,或多或少,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为什么会这样呢?

    那就是气运!

    没有一个帝王,会放任潜龙不管。

    毕竟,这些人都是潜龙命格,只要获得合适的时机,就有可能打破命运的束缚,成就真龙。

    到了那时,天下必定又会多事!

    所以,就算他们心中有着不忍,也只能高举屠刀。

    “杀!”

    “争龙之战,有进无退!”

    “要么成,坐拥天下,要么败,遗臭万年!”

    正因为知道争龙之战的残酷,司徒刑才比任何人都不想参与其中。

    但是历史的车轮已经开始缓缓转动。

    没有人能够左右的了大势。

    不论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只能默默的承受。。。

    就在他获得大秦金人的瞬间,就注定司徒刑逃脱不了历史的车轮。

    就算司徒刑心中再怎么不愿,也只能代表先秦加入这场争龙之战。

    而且有进无退,只能胜不能败。

    现在,司徒刑多少才有点反应过来。

    秦王政雄才大略,岂能看不到先秦的结局。

    不过,他也是人中之龙,岂能那么容易的弃子投降?

    所以,这才安排子了大秦金人这个暗手。

    不论是谁得到了大秦金人,都责无旁贷的成为了先秦和法家利益集团的代言人。

    可以预料。。。

    随着大秦金人的出现,以及有心人的传播。

    毕竟会有很多人依附过来,其中不乏先秦余孽。。。

    到了那时,司徒刑的身份就再也不能保密。

    不论是大乾,还是宗门,都会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

    “被算计了!”

    想明白这些的司徒刑,脸色不由的微变,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难掩的恼怒。

    任谁被千年前的人算计一道。

    心中也不会愉悦,但是换个角度想,这何尝不是一种荣耀!

    毕竟算计他的人,可不是无名之辈。

    那可是千古一帝!

    就算几千年后,也被人传唱的存在。。。

    无数人打破脑袋想要被秦王政算计都没有那么资格。

    “既然没有办法躲避!”

    “那就迎难而上,只要斩杀了张玉阶,掠夺了他的气运。”

    “自己的命格必定能脱去青色,正是踏入赤红,而那头不知历来的锦鲤,也会进化成为蛟龙之身!”

    “有了这样的底蕴,自己就有资格和成郡王,随侯田璜等人平起平坐。”

    想到这里,司徒刑不再犹豫,大秦金人的拳头陡然轰出,巨大好似镜面的空间陡然出现一道道黑色,好似蛛书包网.bookbao2一般的裂痕。

    张玉阶脸色不由大变,不过他并没有逃跑。。。

    因为他知道,在大秦金人面前,他的速度就是一个笑话。

    就连有着碧玉葫芦的随侯田璜都差点被斩杀,还是靠着替身傀儡脱身。。。

    他张玉阶就算是在自信,也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的速度远超有着碧玉葫芦的随侯田璜地步。。。

    既然逃跑已经是不可能。

    那么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硬刚!

    “紫薇黄道拳!”

    张玉阶脸色肃穆,眼睛中紫气升腾,好似人王在世,有着说不出的贵气。

    而在他的头顶,更是有一颗紫色的星斗升腾。

    无数的帝王紫气,好似流水一般落下,让本就尊贵的张玉阶,看起来更加的气势惊人。

    在他命格的压制下,众人的心头,不由的升起一种惴惴之感。

    气运更是弯曲,好似遇到帝王出巡,不由自主的做出朝拜之态。

    修为低的,心智不坚定的,受气运影响,更是直接双腿发软,跪倒在地上,如果不是仅存的理智,以及为大乾无孔不入的黑石忌惮。

    恐怕这些人早就山呼万岁。。。

    “哼!”

    感受着来自命格的压制,司徒刑脸色古板,不由的冷哼一声。

    随着他的冷哼,白色的文曲星,赤色的武曲星从他的头顶升腾而起,两颗星宿交缠在一起,白色的光芒和赤红的光芒落下。

    他本来有些惴惴的心,也重新变得安定起来。

    文武合璧,是文曲星和武曲星的终极状态。。。

    正是凭借文武合璧的力量,司徒刑的命星彻底的摆脱了石崇坚手中紫薇金斗的束缚。

    也成了命运中的变数,被张玉阶视若一生之敌。

    虽然不知,张玉阶和石崇坚为什么如此的笃定。但是现在看来,他们的顾虑还是十分有道理的。

    张家造反,虽然仓促,但是却占据地利人和。

    就算是大乾王朝从其他州郡调拨来忠勇伯杨林这样的老将。也一时难以镇压,更因为一是不查,让张玉阶算计,关门打狗,将北郡和他自己本就所剩不多的精锐尽数坑杀。

    就在张玉阶以为大势已定的时候。

    失踪了数日之久的司徒刑,出现了。。。

    而且,是携带着遗失上千年的大秦金人,好似神人一般镇压八荒。

    随手捏死武道圣人凌风!

    追杀随侯田璜,让他不得不舍弃百宝囊,借助替身傀儡脱身。。。

    更利用大胜,振奋士气。

    一举将张家的优势逆转。

    最后更是和程铁牛捣毁了张家最大的依仗,城隍福地。。。

    可以说,正是司徒刑,一步步让张玉阶从倨傲变成了绝望。

    也正是他,让张家彻底的没落。

    所以,根据种种变现,张玉阶将司徒刑视若一生之敌,还是十分有道理的。

    仿佛是想到了过去的种种,张玉阶的眼睛顿时变得赤红起来。

    他拳头上的力量,因为心情的关系变得更加的强大,拳意更是升腾化形,最后更是仿若实质。。。

    一道长长的,明黄色好似圆环的大道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黄道!

    这个道,就是传说中的黄道。

    也是天地间最尊贵的存在,只有帝王才能踏足。

    轰!

    张玉阶面色潮红,眼睛中流露出一种难言的兴奋。

    他没有想到,今日受情绪的刺激,黄道竟然真的化为实质。

    没有任何犹豫,张玉阶的玉足轻踏。

    他的身姿顿时屹立在黄道之上。。。。

    他本来有些萎靡的气势,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停的拔高。

    最后,在空中更是形成一尊帝王虚影。。。

    “紫薇帝君!”

    看着屹立空中,好似星辰主宰的存在,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微微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在传说之中,有一尊帝王,掌管漫天星宿。

    是仙家的主宰之一。。。

    力量之强,远超远古诸王。

    毕竟,层次不同。。。。

    远古诸王虽然强大,但终究是肉体凡胎,寿享几百载后,就化作尘土。

    而紫薇大帝则不然。

    他早就脱离了肉身,境界更是达到了纯阳,成为不死不灭,亘古不朽的存在。

    司徒刑怎么也没有想到。。。

    本来已经穷途末路的张玉阶,竟然狗屎运的领悟出星辰之道。

    获得了一丝紫薇大帝的投影。

    不要小看这么一丝投影在,再没有阳神镇压的大乾,那可是接近无敌的存在。。。

    不过!

    司徒刑并没有感到畏惧!

    因为他对大秦金人有着近乎盲目的自信。。。

    这可是无限接近半步虚空的存在。

    怎么可能不是一个死虚影的对手?

    “没想到,这个张玉阶竟然有如此的造化!”

    “也对!”

    “他毕竟是潜龙之一!”

    “这种表现也合乎情理,本来还以为在潜龙之中他最过鱼腩。。。现在看来,潜龙的底蕴不容小觑!”

    “只是不知司徒刑,有没有斩杀他的把握!”

    孔长生站在暗处,看着空中的黄道,以及百丈高,好似巨人一般的紫薇大帝投影,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担忧。不过,随即他的脸色陡然变得铁青起来,声音冰冷的说道:

    “不过,不论司徒刑能否将你斩杀,你都注定会成为遗臭万年的存在!”

    “竟然敢如此诽谤诬陷我史家!”

    “真是。。。。。”

    史家因为得罪大乾王朝的关系,最近几百年发展并不是很迅速,门下弟子也不是很多。

    在这种情况下,能够进入史家,无不继承了先辈的意志,十分的强项。不畏强权。

    今日,张玉阶在没有任何证据,依据的情况下,根据主观臆断说史家之人立场不坚定。。。

    污蔑史家的操守。。。

    作为史家的一份子,孔长生的心中怎么会高兴?

    不过孔长生心中虽然不悦,但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只见取出一柄用青铜打造的,款式怪异的判官笔,在一个青色,好似竹简的物品上,一笔一划的写。

    可以想象,他笔下的文字,必定不是什么正面的词汇。。。

    口诛笔伐,刀笔杀人!

    孔长生在用实际行动,向世人证明,得罪史家,会是一个什么下场。

    随着一个个的文字落下,一丝丝看不见的线绳从青史上升腾,在空中不停的交错,最后竟然形成一个十分诡异四的场景。

    坦胸露乳,神情呆滞,好似木头人的张玉阶被绑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无数的人,男女老少不停的用手指轻点,并且大声的咒骂道。

    遗臭万年!

    千夫所指!

    这就是史家的厉害之处!

    站在空中,好似帝王的张玉阶心头不由的就是一颤,他有些恐惧的看向四周,但是不论他如何的探查,竟然都没有任何的发现。。。

    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的心中为什么会有这种惊惧的感觉?

    就在张玉阶满脸狐疑之时,司徒刑的拳头已经彻底的轰出,汹涌的力量,在空中形成一道兵甲洪流,以浩荡之势,冲刷四周的一切。

    张玉阶不敢大意,手中的拳头也是轰出!

    那道帝王虚影也高高的抬起了自己手掌,好似真人一般,镇压诸天。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