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未料胜,先算败,而且如此处心积虑的在各个地方安插自己的身份。”

    “一有风吹草动,就立马金蝉脱壳!”

    “如此的处心积虑。。。。如此的未雨绸缪。”

    “不得不说。。。。”

    “就连本官现在都有些佩服你了。。。”

    看着恢复真身,面如白玉,容貌俊雅,好似贵公子的张玉阶,以及被他扔在地上,薄如蝉翼真人的面皮,司徒刑不由轻轻的拍手赞叹的说道。

    易容之术,谁都能想的到。。。。

    但是,谁又能想到,张玉阶不仅易容,而且彻底的伪造身份。

    如果不是自己有望气异能,能够看到人头顶的气运,还真发现不了他的身份。

    张玉阶听着司徒刑的夸奖,脸上也浮现出淡淡的得意。

    此举也是他的得意之作。。。

    虽然不知司徒刑如何确定他身份的,但是仅凭这一手,他就足以留名千古。

    “但是。。。。”

    “我却不得不替你感到悲哀!”

    “争龙之战,是天下最残忍的战争。向来是九死一生,有进无退!”

    “你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还敢来争龙。。。。岂有不败之理!”

    “在你安排诸多后手的时候,结果就早就注定!”

    “只是可惜了追随你的那些人。。。。”

    “是你误了他们!”

    “你!”

    司徒刑的话虽然很轻,但是却异常的锋锐。好似刀子一般插在张玉阶的心中,也让他仅剩的那点自豪消失的无影无踪。

    最让他接受不了的是,可以预见,他张玉阶的金蝉脱壳会青史留名,但是和他预想不一样,留下的不是美名,而是骂名,笑名。

    正如曹武帝的赤壁之战!

    司马都督的前队变后队,后队变前队一般。。。

    成为众人调侃的对象。

    张玉阶嘴巴微张,想要反驳。

    但是任凭他搜肠刮肚也不知如何应。就连他仔细想想,也感觉司徒刑说的有几分道理,何况其他人。

    的确是他太过天真了。。。

    没有客观的认识到争龙之战的惨烈。

    不过,就算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不代表张玉阶会承认:

    “你赢了!”

    “随便你怎么讲。。。”

    “我张玉阶不过是一个失败者。。。”

    “是非功过早就不重要。。。”

    “毕竟历史都是有胜利者写的。。。”

    张玉阶脸皮发紧,有些尴尬又有些不忿说道。

    “好一个历史是由胜利者写的。。。”

    “只是不知史家的前辈会如何看待!”

    看着好似一个人形炮台,不停吐槽,大开地图炮的张玉阶,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好笑。

    真是天若让其亡,必先让其狂。。

    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这个世界的史家,可不是前世!

    前世的史家依附在王朝之下,必须遵守人王的命令,所以很多历史的确是歪曲的。。。

    人们吐槽历史是由胜利者写成的,是有情可原的。。。

    但是,当今史家可是独立的。

    他们不仅有自己的传承,有自己的信仰,更有自己的圣人司马公。

    以及神器“青史”。

    史家弟子虽然不多。。。

    但是论影响力,史家丝毫不弱于人。

    并且,史家十分注重自己的名声,张玉阶这般肆无忌惮的抹黑史家。

    真是取死!

    司徒刑能够想到这,张玉阶怎么可能不明白。

    在他的话脱口之后,他就感到一阵后悔。。。。

    但是,说出的话,泼出去的水,岂能容他后悔。。。而且,都到了这幅天地,他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不过,他的心中还是有着一丝说不出的侥幸。。。

    他现在只期望,四周没有史家的弟子。

    但是,这可能么?

    北郡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这次会战,有关乎大乾的国祚。。。以记官自居的史家弟子怎么可能不在场?

    不仅史家弟子在,就连史家的神器青史也在这里。

    张玉阶的话语出口,这位史家弟子的脸色不由的大变。眼睛中更是流露出一种让人感到恐惧的冰冷。

    历史都是由胜利者写成的。。。

    这句话太过诛心了!

    要知道,史家存在,并且有今天的规模。某种程度上就是因为史家的恪守公正。

    不论是胜利者,还是战败者,他们都如实的记录。

    为了这个件事情,大乾开国初年,史家和太祖还曾经硬刚了一。。。

    太祖出身卑微,早年混迹街市,为了生存,用了很多不光彩的手段。争龙之战中,太祖先示敌以弱,博取了霸王的同情,后来羽翼丰满之后,又反叛霸王,这才有今日的大乾王朝。

    虽然,最后的结果是太祖登基。是胜利者。。。

    但是从品德,从人性,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太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复小人,面目可憎,让人发指。。。

    太祖也知道自己的德行,所以托人备厚礼,到史家进行疏通,希望他能够高抬贵手。给他一些正面的评价。

    这种手段,在大乾很多人在做。

    后世做的人更多,文雅点的说法,叫公关,粗俗的说法叫洗地。。。

    如果是一般人,顺水推舟也就答应了。

    毕竟,太祖刚刚登基,气势正旺,而且他也没有逼迫,反而给足了面子,不仅派人说和,并且送了重礼。

    但是,当年的司马公却没有答应。

    反而非常强项的将太祖当年的不光彩事迹,一字不差的写入“青史”。

    并且,将霸王也破格以帝王称之,并且将他塑造成了悲剧英雄。。。

    也正是这件事,史家彻底的开罪了大乾。

    在三百年中,史家一直以来都被皇权所排斥,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掌握青史,顺应民意,恐怕早就被皇家取缔。

    就连他们的圣人司马公,在和朝廷的抗争中,也身负重伤。

    很多人在背后说,史家的人太傻,一根筋,不知变通,和当世人王作对,能有好下场才怪。。。

    不过更多人的却是心中佩服!

    就连大乾的历代帝王,对史家也是又爱又恨。

    爱是因为史家的确很公正,就算和大乾王朝这么多隔阂,他们也能保持本心,历代帝王的功勋,他们都记载的清清楚楚,么有任何的徇私舞弊。

    恨是因为,朝中宫中的荒唐事,也被他们一笔一划的写在青史当中,让他们没有办法翻身。。。

    为了公正二字!

    史家付出了太多。。。

    这也是史家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地方。

    正如李太白拿首诗,天子呼来不上船。

    所以,今天张玉阶在公开场合,讲史家不公正。

    的确是触犯了史家的逆鳞,让史家这些年的血白流。。。

    毫不客气的说,仅凭这一句话他就能直接升级为史家公敌。。。而且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真是作死!”

    “你是招黑体质么?”

    “怪不得成为炮灰,就凭你这张嘴就注定会成为王者先驱的角色。。。”

    感受着来自史家的恶意,看了好似浑然不知的张玉阶,司徒刑的嘴角不由的上翘,轻轻的摇头。

    “张玉阶死定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