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司徒刑好似天神一般站在空中,静静的看着下方不停厮杀的人群。

    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出手。

    他相信,樊狗儿,薛礼等人必然能够取胜。

    真正让他感到心忧愁的则是阴间之战。

    前朝大将李射虎被他敕封为兵主,经过本朝龙气的洗礼,缠绕撕咬李射虎前朝龙气全部被清除。

    李射虎的实力也恢复了大半。

    但是,张家始祖毕竟是北郡的城隍,存在已经数百年。。。

    虽然因为张家子孙造反的关系,被大乾龙气反噬,自身实力降低不少。

    但也不是一个知北县能够抗衡的。。。

    想到这里,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焦急。

    “这么办?”

    “不将张家在阴间的势力连根拔起,就不可能将张玉阶赶尽杀绝,如果一不小心,还有可能遭到反噬!”

    。。。

    “王爷!”

    “阴间之战已经打响。。。”

    “知北县这边不容乐观。”

    青衣老道用手指轻轻抹在眼上,他的视线中的世界陡然大变。

    厮杀的战场慢慢的退去。。。

    光明慢慢的熄灭。。。

    黑暗幽深的色调慢慢的变成了主色调。

    一座高大,发着幽光,不知几千刃高的神山映入他的眼帘。

    一座座宫殿,一个个建筑,被长长的御道连接,就好似一条被丝线穿在一起的明珠珍珠项链,让本就高大的神山变得更加的雄伟瑰丽。

    不过,最吸引他目光的还是那高高的山顶。。。

    在山顶之上,有一座占地广大,开墎几千里的巨城。一道道夺目的圣光升腾,在空中凝聚成一根通天光柱。

    无数的鬼卒,无数的战将,好似潮水一般涌出。

    黑压压的,让人看不到边际。。。。

    反观知北县这边,则要显得薄弱不少,虽然也有很多战将,鬼卒,但毕竟只是一个郡县,论底蕴,根本没有办法和北郡相提并论。

    “哦。。。。”

    “阴间战场情况如何?”

    成郡王是武道圣人,更是乾帝盘的幼子,气运浑厚,修行的更上古人道至尊拳法,一身气血浩荡,不亚于老牌的圣人。

    但他也有短板。

    因为龙气的关系,固然万法不沾,但也让他不能修行任何法术。。。。

    也正是这个原因,成郡王虽然天子聪敏,底蕴深厚,但是至今都没有打开灵窍。

    更看不到隐晦世界的情况,所以他只能询问别人。

    “知北县的战魂,在前朝大将李射虎的带领下,开始攻打,双方更有损伤。。。”

    “不过知北县的底蕴和北郡城隍还是差上不少。”

    “如果没有新鲜血液加入,最后必定会失败。。。”

    正因为看到了两者之间的差距,青衣老道这才有些希冀的请示道。

    “还请王爷下令。。。”

    “让咱们阵营的神灵加入攻城。”

    “一鼓作气,将张家逆贼拿下!”

    要知道,成郡王虽然不是口含天宪的帝王。

    但他和常人也有着很大的不同,因为他是乾帝盘的幼子,自身更是潜龙之尊,气运之强,仅在少数几人之下。

    所以他的命令,虽然不是金口玉言,但某种程度上也能够影响到龙气,更能直接影响到阴间。

    “这。。。。”

    成郡王虽然不是修士,但也明白其中的诀窍。所以,听到青衣道人隐晦的话语之后,他瞬间明白了过来。

    知北县阴间之战,并不是太顺利!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正常,毕竟张家上面还有一位太祖城隍。

    张家盘踞北郡几百年,怎么可能没有安排后手。。。

    所以,知北县失利,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下一道王令,调动北郡上空的龙气进行支援。。。

    更能号令忠于大乾的鬼神。

    只要自己下达王令,眼前的局势必定会大为缓解。。。

    但是,一想到司徒刑好似天神一般的战力,以及性格中的强势跋扈,成郡王心中难免升起几分犹豫。

    如果,司徒刑再次获得大胜,镇压了张家,解除了北郡之围。

    他的声望必定大增,到了那时,就算自己身为郡王,也难以钳制。。。

    “再等等。。。。”

    “再等等!”

    “王爷。。。”

    “现在可是难得的机会,只要将北郡城隍的势力连根拔起,张玉阶等逆贼也就不足为虑!”

    青衣道人听到成郡王的答,脸色不由的一滞,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再等等!”

    “不着急。。。”

    成郡王没有正面答,好似敷衍,又好似心中另有打算的说道。

    青衣道人见成郡王表情敷衍,心中不由的升起几分不满。不过他也不是愚笨之人,静心思考几息之后,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讶。

    看着站在空中好似战神一般司徒刑,他的目光中不由的多了一丝说不出的惊讶。

    成郡王一直没有行动,就是因为这个好似魔神一般强大的男人么?

    让成郡王忌惮到这种程度,连唾手可得的生理,都能忍痛放弃。。。

    真不知应该是喜,还是忧愁。。。。

    “都督!”

    “知北县黑山大营已经和张家逆贼短兵相接。。。。”

    “而且形势一片大好。”

    “只是。。。。”

    一身赤红官袍,头戴冠帽,头发花白的总督霍斐然在陈平的拥簇保护下,走上城头,看着下方好似绞肉磨盘的战场,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兴奋,还有这一丝说不出的得意。

    兴奋是因为司徒刑的强势出手,一扫前面的颓势,不仅避免了官军的大败。并且力挽狂澜。。。

    想到司徒刑的身份,以及和自己的私交,总督霍斐然心中就有着说不出的得意。

    中流砥柱!

    忠臣良将!

    成功发掘司徒刑这么一块璞玉,也从侧面印证了自己的眼光老辣。

    北郡之战结束后,司徒刑立下如此大功,必定会得到提拔。

    或者为政一方,或者统帅三军。

    想到自己在北郡即将有这么一位强力的外援,本来因为被成郡王夺取兵权的不悦,瞬间一扫而空。

    听到旁边的人窃窃私语,总督霍斐然的眉头不由的轻皱,面色肃穆的问道。

    “只是那北郡城隍经营日久,实力浑厚。。。”

    “司徒刑虽然是大才斑斑,但毕竟为官日短。。。”

    “知北县阴间战斗失利。。。恐怕会影响到阳间的战局!”

    旁边的人见总督霍斐然的脸色变得阴沉,心中不由的就是一突,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还请都督早作决断。。。”

    “什么。。。”

    听到随从的汇报,北郡总督霍斐然的脸色陡然就是一僵,他这个随从自幼和常人不同,能够看到常人看不到的存在。

    也正是这个原因,霍斐然一直将他留在身边,以高官厚禄笼络之。

    这人也算是争气,数次提前预警,让霍斐然躲过了数次危险。

    经过这么多年的相处,霍斐然对他的话语早就深信不疑。

    想到阴间战斗的情况,他下意识的扭头看向成郡王方向。因为他坚信,成郡王身旁必定也会有这样的能人异士存在。。。

    过了半晌,都没有见成郡王那方有什么反应。

    霍斐然本来柔和眼睛顿时变得冰冷起来。。。

    “到了这时候,还在争权夺利!”

    “怪不得乾帝盘对他会失望透底!”

    “格局太小,没有容人之量,就算成为帝王,也不会是一位明君。。。”

    听着霍斐然那铿锵的话语,每一个人都下意识的将头颅低下,仿佛根本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

    那可是一位手握实权的郡王。

    霍斐然耄耋之年,是乾帝盘信任的老臣,更是儒家的大儒,更做过朝中皇子的座师,整个北郡也只有他有资格,有胆量批评成郡王。。。

    随着霍斐然的怒声斥责,他头顶气运中的麒麟陡然眼睛圆睁,鳞甲怒张,浑身被火焰包裹,金光四射,并对着城头方向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声。

    成郡王仿佛心有所感,下意识的抬头,他头顶那头黑色蛟龙,好似被激怒一般,微微眯着的眼睛也顿时怒睁,一脸的愤怒。对着霍斐然所在的位置,不停的嘶吼。。。

    一个是乾帝盘倚重的老臣。。。

    一个是乾帝盘最信任的幼子。。。

    因为司徒刑的事情,竟然再次针锋相对起来。

    周边的人虽然看不到气运的斗争,但是他们敏感的发现了成郡王和霍斐然的争斗。。。

    并且下意识的后退。

    生恐遭受池鱼之殃。。。

    毕竟在这两位面前,他们都只能算是小鱼小虾。。。

    这场斗争,他们根本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参与。

    几个平素得到总督霍斐然恩惠的官员,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纠结之色。但是最后他们还是理智的闭上了嘴巴,眼帘下垂,眼观鼻,鼻观心起来,好似刚才他们都什么都没有看到,也什么都没有听到。

    总督霍斐然眼睛闪烁,将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他并没有责怪众人的意思,这也是官场的生存法则,明哲保身。

    好在霍斐然也没有想要他们积极响应。。。

    毕竟这些人不论官职,还是能力手腕,声望,都比成郡王差的太多。

    就算是积极响应,也不会给霍斐然提供什么帮助。。。反而有可能成为总督霍斐然的累赘。

    虽然早就有这种想法。

    但是看着众人的反应,他心中多少还有着几分不高兴。。。

    毕竟,能够站在这里的,大多都是他的亲信。

    诸君,比司徒刑所差甚远。。。

    霍斐然幽幽的一叹,声音萧索的说道。

    听着霍斐然的叹息,众人的脸色不由的微微一变。

    但是他们心中却不敢有任何的怨恨,不说总督霍斐然,就算现在的司徒刑也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

    能够斩杀武道圣者的存在。。。

    光想想就让人感到彻骨的寒意。

    霍斐然没管众人心中的反应,他的目光十分自然的落在司徒刑身上,同样是自己的下属,同样是儒家地方主官,但是两者气势,格局,格局之间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司徒刑还没有获得功名之时,就敢和成郡王对垒,而且不落下风。

    也正是这个原因,自己一直以来,都对司徒刑青睐有加。。。数次帮助他。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没有总督霍斐然的照顾,保举,司徒刑定然不会有今日的成就。

    好在。。。

    司徒刑也是一个感恩之人,数次出手,平藩策,青苗法。。。。直接或者间接的帮了他。

    让总督霍斐然在和成郡王的争斗中,慢慢的站了上风,一扫以前的颓势。

    很多游离的势力也开始慢慢的倒向了他。

    如果不是张家突然造反,北郡政治格局大变,说不得北郡总督霍斐然最后真的能够获得最终的胜利,将军政大权尽数握在手中,最终乾坤独断。

    可惜。。。

    时也命也。。。

    乾帝盘的数次出手,不仅让各地藩王感到了危机。也加速了张家造反的步伐。。。

    北郡张家的造反,扰乱了他全部的计划。

    不仅让北郡动荡,更让成郡王重新执掌兵权。

    也正是因为这些变数,北郡总督霍斐然手中的实力锐减,没了兵权的他,就是一头没了爪牙的老虎。

    别说成郡王不再畏惧,就连他的一些下属,也开始阳奉阴违起来。

    想到近期的窝囊屈辱,北郡总督霍斐然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目光也变得越发的冰冷。

    既然,你不想司徒刑获胜,那么本都督就偏要让他获胜。。。

    本都督虽然被架空,但还是大乾北郡总督!

    不只有你成郡王才能调动大乾的龙气。。。也不只有你才能号令天下鬼神。。。

    想到成郡王暴跳如雷的场面,北郡总督霍斐然嘴角不由的上翘,眼睛中更是流露出一丝难掩的得意。本来有些佝偻的身躯陡然挺直,环顾四周,见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他的深山过之后,他这才面色肃穆,一脸凝重的说道:

    “今日之战,非同寻常,关乎我北郡百姓生死,更关乎我大乾朝廷国运。。。”

    “绝对不容有失。。。”

    “否则我等都是大乾的罪人。。。。”

    “取本都督的官印。。。本都督要册封诸神!”

    众人听到总督霍斐然的话,脸色不由的微变,更有人下意识的扭头,看向成郡王所在的方向,但是,却没有一人胆敢站出来反对。

    虎死不倒威。。。

    何况,霍斐然只是暂时失势,不到最后,谁知道结局会是如何?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