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哼!”

    “紫薇金斗!”

    “原来,张家掌握的竟然是紫薇金斗!”

    “这么说来,跟随张家的,定然是紫薇派的余孽。。。。”

    阴阳家长老眼睛闪烁,脸色铁青的说道。

    “紫薇派!”

    随侯田璜看着阴阳家长老咬牙切齿的表情,有些好奇的问道。

    “没错!”

    “正是紫薇派的余孽!”

    “紫薇派本是阴阳家中的一支,最擅长推演。。。”

    “但是紫薇门崇尚紫薇星,认为紫薇命格的人才能成为天下共主。。。”

    “所以,一旦发现紫薇命格的存在,他们就会倾巢而出,进行辅佐。。。”

    “也正是这个原因,紫薇门不被各朝帝王所容。”

    “经过数次大规模的清剿,紫薇门已经销声匿迹,据说,他们隐藏在海外某个孤岛之上,苟延残喘,没有想到,在这北郡之中,竟然重现他们的踪迹。。。。”

    “而且,还有紫薇门一脉相传的重器,紫薇金斗!”

    “想来。。。。此地必定有紫薇命格的人。”

    听着阴阳家长老的解释,随侯田璜的脸色不由的就是一滞,看向张家大营的目光也变得古怪起来。

    “你的意思是,张玉阶竟然是紫薇命格?”

    “虽不中,但是想来也是不远。。。”

    阴阳家长老看到田璜的表情,脸色也是不由的一滞,眼睛中神光闪烁之后,还是重重的点头。一脸肯定的说道:

    “隐藏的真是够深的。。。。”

    “竟然能够瞒得过三法司和黑石的眼睛。。。”

    “如果不是张家贸然造反,谁又能想到张家竟然隐藏了这么大的秘密。”

    听到阴阳家长老肯定的答,张玉阶脸上的古怪之色更加的浓郁,过了半晌,他才好似幽幽的吐出一口长气,满脸感慨的说道。

    “不过。。。。”

    “既然他是紫薇命格。”

    “迟早要和本侯爷对立,还是早早除去的好。。。”

    就在两人对话之时,随侯田璜陡然感到一股强横的神念降临。这股神念并没有攻击性,反而好似雷达触角一般,在随侯隐身之处不停感到窥测。

    “想要推算公子的身份,真是痴心妄想!”

    头发花白的阴阳家长老也好似感觉到了什么,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嗤笑。

    “颠倒阴阳!”

    “蒙蔽天机!”

    随着他的语音落地,随侯田璜身体四周陡然多了一层看不见的气罩,也正是这个气罩的存在,那股强大的神念如何窥测,竟然都无功而返。

    。。。

    “杀!”

    “杀!”

    “杀!”

    面色带赤,眼睛中流露出贼光的刘季隐身在暗处,看着下方交战的双方,嘴巴上翘,不停的发出啧啧之声。有些戏谑的说道:

    “知北县府兵不愧是精锐。。。”

    “借助地势,以及阵法,竟然在武道宗师的冲击下,不落下风。。。。”

    “不过这样也好!”

    “鹤蚌相争,才能渔翁得利!”

    一身黑袍,眼睛明亮的萧何看着刘季那好似无赖的做派,眼角不由的就是一跳,满脸的无奈,最终更是苦涩的一笑。

    这位刘使君那里都好。。。

    就是性格太过无赖。

    那里像是预言中的真龙之主?

    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

    随侯田璜的武士和知北县府兵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军气凝聚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好似被彻底的激怒,体型暴涨,不停的对着天空嘶吼咆哮。。。

    在军气的加持之下,本来有些疲惫的士卒顿时好似被打了鸡血一般,眼睛猩红的冲出。

    “这。。。”

    “这。。。”

    “这。。。”

    “都是因为我。。。”

    “都是因为我。。。”

    看着一个个士卒倒下,看着鲜红的血液染红地面。吕雉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自责。

    “小姐!”

    “我们快走吧!”

    “敌人实在是太强大了。。。”

    “就算知北县府兵悍不畏死,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更何况,对方还有武道圣人!”

    吕四娘看着对面那道直冲云霄,狂风吹不散的气柱,眼睛中顿时流露出恐惧绝望之色,有些哀求的说道。

    “走。。。。”

    “我们可能走的脱么?”

    吕雉看着对面异常强大,好似摧枯拉朽之势的武者,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绝望,脸上更是流露出惨淡的笑容。

    “小姐!”

    “奴婢就算是死,也要将您救出去!”

    吕四娘看着对面如狼似虎的武者,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心悸。但是,她并没有因为困难而放弃,反而一脸郑重的说道:

    “老爷的军营就在对面!”

    “只要我等冲出,他自然会想办法接应。。。。”

    “而且,随侯的势力虽然强大,但这里毕竟不是南疆。。。”

    “这片土地名义上的主人还是成郡王。”

    “只要随侯不想立即造反,他都要收敛。。。。”

    “我们是可以走。。。”

    “他们也可以走么?”

    “就因为我,诺大的知北县府兵竟然毁于一旦。。。”

    “司徒县主归,我又有什么面目和他相见。。。。”

    “那还不如死在这里,这样,倒也其所!”

    吕雉看着前方好似摧古拉朽般的杀戮,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凄凉。

    知北县府兵虽然强悍。但是那对常人而言。。。

    在先天武者,武道宗师面前,他们就好似婴儿一般脆弱。

    虽然,杨寿,樊狗儿等人战力也是不弱。

    但是在武道宗师围攻之下,也是左躲右闪,借助军阵的力量,只仅仅能维持不败。

    一身白袍的薛礼,站在高台之上。

    看着一个个府兵战死,不由的眼角崩裂。恨不得跳下高台,和对面的武士决一死战。

    但是,他也明白,战争避免不了伤亡。。。

    他现在,最重要的是,指挥军队,形成阵势。

    蛇盘大阵!

    这是知北县府兵唯一的希望。。。

    只有结成蛇盘大阵,借助战阵的加持,知北县的人才有可能顶住冲击。

    但是,随侯田璜,会允许他们结成阵法么?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就在薛礼摇晃战旗,通过旗帜,调动兵马之时,对面一直做眼睛下垂做壁上观武道圣者陡然踏步。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