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诺!”

    “诺!”

    听到随侯田璜冷冽肃杀是声音,武士统领夏继光不由重重的点头,没有任何犹豫的应道。其他随行的武士,眼睛之中也陡然的多了几分说不出的肃杀。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知北县,数千兵马,竟然敢不尊上令,违逆侯爷的命令,真是不知死活!”

    轰!

    轰!

    轰!

    随着青铜大鼓被人重重的擂响,一个个身穿黑色锦袍,面色红润的武士,好似狼群一般冲出,气势惊人的扑向知北县府兵所在营盘。

    知北县的人也早就有所准备,箭矢翎羽攒射,在空中形成一片片箭雨。

    。。。。

    “这是!”

    留守中军,居中调度的忠勇伯杨林看着战场上陡然发生的变故,以及从未见过的武士,眼睛不由的就一缩,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难道,张家的人还有援军?”

    “也不对啊!”

    “如果这些武士是张家的外援,应该攻击火牛阵才是。。。”

    “为什么要攻击留守的知北县府兵呢?”

    “伯爷!”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看那些人的身手,都是难得的精锐。”

    “知北县的府兵虽然可以借助地势,以及防御工事和他们周旋,但是如果我们不支援,被推平只是时间问题!”

    曹腾眼睛微眯,看着动作好似矫兔一般的武士,脸上不由的浮现出几丝担忧。

    “好精锐的武士。。。。”

    “虽然数量不多,但是每一个都是先天境界!”

    “莫说北郡,就算是大乾,拥有这样武士的府宅也不是太多。。。”

    “难道是宗门的人忍受不住寂寞,悍然出手?”

    忠勇伯杨林眼睛圆睁,嘴巴微张,有些喃喃自语的说道。

    “不可能。。。”

    “宗门之人这时候出手,又能得到什么?”

    “如果本伯是宗门之人,定然会等双方两败俱伤之时,再坐收渔翁之利!”

    “现在出来厮杀,只会白白便宜了张家。。。。”

    “宗门是不可能做出这等事情!”

    忠勇伯杨林想到了一直引而不发的宗门,但是很快,他就将这种想法否决,并且抛之脑后。

    宗门中人也不是傻子。

    也懂得审时度势,他们怎么可能做这种替别人做嫁衣的傻事?

    那么,既然,这些并不是出身宗门,那又会是谁呢?

    难道,朝中真的有人和张家逆贼达成了协议同盟?

    如果真的是这样!

    本伯的兵马是不是早就落入算计之中?

    正因为这种迷茫,忠勇伯杨林竟然愣在那里,不知是不是应该出兵救援。。。

    。。。。

    “这是什么?”

    “那里来的武士?”

    “他们为什么要冲击北郡大营?”

    “和我等究竟是敌,还是友?”

    战场上,突然多出的这一支武士。

    张家阵营也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要知道,战场之上瞬息万变。

    作为一个合格的统帅,必须将所有的变化都掌握在股掌之间。

    忠勇伯杨林这样!

    张玉阶也必须如此。。。

    “崇坚!”

    “这一支武士的来历,你可知晓?”

    看着好似猛虎出笼一般的武士,张玉阶的眼睛不由的扩张,精锐!

    难得的精锐!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张玉阶心中对他们的实力,还是有了几分认识。

    全部都是先天之上的武者,统帅之人,更是武道圣人。

    这样的实力。。。

    就算自己调动最精锐玄甲军和他们对垒。恐怕也要沾不得便宜。。。

    这么一支不知来历的军卒陡然出现在战场之上。

    不论是谁,心中都会充满忌惮。所以,他现在比谁都想要知道这一支兵马的身份。

    “还请公子稍等!”

    “崇坚这就进行演算!”

    石崇坚自然明白张玉阶心中的忌惮,急忙从怀中取出“紫薇金斗”,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随着他的摆弄,本来看起来,没有任何特殊之处的紫薇金斗竟然慢慢的变得明亮,好似被激活,又好似被唤醒,本来沉寂,好似陨石一般的星斗好似被蜡烛点燃一般,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发光发热,最后更是绽放出让人感到难以置信的光芒。

    “斗转星移!”

    “星宿归位!”

    石崇坚看着紫薇星斗的变化,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喜色。

    随着张玉阶命格的提升,以及星命之人的聚集,紫薇金斗的力量也变得愈发强横起来。推演能力也大大的提升。。。

    也正因为紫薇金斗力量的加强,石崇坚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迷之自信。

    他坚信,没有人能够摆脱命运的束缚。

    嗡!

    嗡!

    嗡!

    一个个白色的星斗拖着长长的尾巴,在黑暗的星空中摇曳。

    一道道好似彗星的白痕,在黑暗的星空中交织出一个个复杂却又神秘的图案。

    “快了!”

    “快了!”

    “幕后之人,即将浮出水面。。。。”

    “没有人能够摆脱紫薇金斗!”

    看着空中的变化,听着紫薇金斗的嗡鸣声,石崇坚眼睛中的喜色越来越浓。他的嘴角更是轻轻的上翘。。。

    就在石崇坚算计随侯田璜之时,田璜好似也是心有所感,他有些诧异的抬头,看着张家大营的方向。

    他虽然不精通命理,也不会斗数,但是因为武道修行的关系,他却有着一种难以想象的直觉。

    “竟然有人在背后算计本侯!”

    “张家之人,也不尽是草包!”

    “你们推算一下,究竟发生什么事情?”

    “本侯爷,为什么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

    虽然感觉到不妥,但是随侯田璜并没有流露出惊诧担忧之色,反而毫不在意的吩咐道。

    “诺!”

    随行的阴阳家弟子,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并且跪坐在地上,取出龟甲,铜钱等物,开始演算起来。

    这也是权贵出门喜欢携带阴阳家弟子的原因。

    稍有风吹草动,就可以推算前后因果,从而达到趋吉避凶的效果。

    啪!

    啪!

    啪!

    赤铜铸造的钱币在百年老龟的遗蜕中,不停的撞击,发出清脆好似金铁的声音。

    阴阳家的弟子嘴巴不停的开合,好似在祈祷,又好似在喃喃自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那个阴阳家弟子紧闭的双眼竟然陡然睁开,本来清澈的眼睛中竟然布满了赤红血丝,他嘴巴开合,有些恐惧,又有些震惊从喉咙深处发出一种嘶哑的声音:

    “这怎么可能?”

    “张家怎么可能有。。。。紫薇。。。”

    噗!

    说来也是奇怪。。。

    那几个字好似是某种禁忌。

    就在阴阳家弟子说出的瞬间,一股巨大的力量陡然从天而降。

    那个年轻的阴阳家弟子嘴巴竟然被某种力量强行封住,任凭他如何挣扎,如何的努力,竟然都发不出一丝声音。

    “紫薇!”

    “什么意思?”

    “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阴阳家长老看到眼前的景象,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凝重。急忙追问道。

    “赫赫。。。”

    那个弟子听到长老的询问,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焦急之色,喉咙不停的蠕动,但是任凭他如何的努力,都发不出一点声音。

    只能发出一种类似于野兽嘶吼时的赫赫声。

    “究竟什么了什么事情?”

    “你究竟占卜到了什么?”

    看着阴阳家弟子的表现,就算是再愚钝的人,也会发现不妥。

    何况随侯田璜是天之骄子,论智慧手段远超常人。

    所以他也是第一时间上前,耳朵扩张,试图捕捉到那微弱的声音。

    但是。。。

    天机反噬,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快,还要爆裂。

    阴阳家弟子的眼睛陡然扩张,脸上更浮现出绝望恐惧之色,他那本来健壮的身体,在某种力量的撕扯下,竟然好似泥塑一般瞬间四分五裂。

    “这。。。。”

    “这。。。”

    看着满地的血腥,以及死不瞑目的弟子,不论是随侯田璜,还是阴阳家的长老,眼睛中都流露出一种难言的震撼。

    以及难以置信!

    反噬?

    天机反噬?

    这怎么可能?

    这名弟子究竟发现了什么?

    竟然被天机反噬而死?

    想到这里,随侯田璜的眼睛下意识的落在阴阳家其他人身上。

    被他目光扫视的阴阳家弟子只感觉全身就是一僵,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恐惧害怕哀求之色。

    显然,他们读懂了随侯田璜眼睛中的意思。

    那就是继续占卜。。。

    继续占卜,就意味着要承受天机反噬的危险。

    想到这里,每一个人的脸色都瞬间变得灰白。

    。。。。

    “这是怎么了?”

    看着不停震动,好似被激怒的紫薇金斗,张玉阶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茫然。

    “有人试图窥测公子的命数!”

    “紫薇金斗神器有灵,自动护主。。。。。”

    “那人也在命运的反噬之下,陨落!”

    石崇坚双手紧抱紫薇金斗,感受着紫薇金斗上传来的震动以及愤怒,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了然,声音肃穆的说道。

    “真是不知死活!”

    “本公子乃是紫薇命格,命运之子。”

    “不知哪方狂徒,竟然胆敢窥视,活该被反噬而死!”

    听到石崇坚的表述,张玉阶的嘴角不由的上翘,脸上更是浮现出不屑的冷笑。

    嗡!

    嗡!

    嗡!

    紫薇金斗并没有因为窥视之人反噬而死就停止震动,反而震动的频率越来越快。到最后,更是发出好似昆虫震动翅膀的嗡鸣之音。

    “这是?”

    张玉阶和石崇坚的脸色顿时大变,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怀中,已经略微有些发烫的紫薇金斗。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