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侯爷!”

    “吕家之女,必定藏身知北县军营之中!”

    老道看着远处血气煞气冲天的知北县营盘,目光中透露着坚定,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你真的确定?”

    随侯田璜看着军营中高耸的旗杆,以及随风飘扬,不知用什么材质做成,看似轻盈却有着说不出厚重的军旗,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欣赏,声音肃穆的说道。

    “好重的军威!”

    “好重的煞气!”

    “虽然只有几千人,但是论气势,却一定不亚于万人大营!”

    “知北县虽然只是一个边陲小城,但是因为临近外域和蛮荒的关系。”

    “是一块百战之地!”

    “知北县府兵也是天下少有的精锐。”

    “如果没有必要,就连本侯也不想他们发生冲突!”

    “老道愿意用项上人头做保!”

    老道看着空中那一面好似铅云一般沉重的军旗。眼睛不停的收缩,他是道人,又擅长望气,发现的自然要远超随侯。

    这个旗帜,材质十分的轻盈,之所以有沉重的感觉。。。

    那是因为里面有着无数战死的军魂。

    军旗不倒!

    战魂不灭!

    如果静心倾听,甚至能够听到战魂发出的咆哮怒吼声,以及战鼓轰鸣声,马嘶龙卷声。

    军魂!

    没想到,知北县府兵竟然凝聚了军魂,战魂!

    真没有想到。。。。

    虽然心中充满了惊诧,但是老道面对随侯田璜的询问,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的重重点头,满脸郑重的说道。

    “好!”

    “为了吕家之女,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听到老道那肯定的答复,随侯田璜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眯,本来轻轻敲打的手指也陡然停住。过了半晌,他才从喉咙深处,牙缝中挤出一句干巴巴,充满冰寒的话语。

    “让武士们准备!”

    “如同知北县的人不识相,就铲除他们。。。。”

    “可惜了。。。。”

    “从此天下,再也没有知北雄兵!”

    “希望他们不要逼本侯,否则就算万般不舍,本侯也只能痛下杀手!”

    不知是不是真的痛心,还是做给他人看,随侯田璜的眼角竟然真的浮现出一丝荧光。。。

    看着唱念做打,样样俱全,好似鳄鱼眼泪一般的随侯田璜,老道的后背的不由的就是一紧。

    真是一个可怕的人。

    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笑面虎!

    吕雉有些坐立不安的走下机关车,面带忧色的看着远方。

    不知为何,她心中的不安越发的强烈。。。。

    不仅是她,就连吕四娘等人也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一身戎装,好似铁塔一般的樊狗儿有些诧异的抬头,面色僵硬的看着随侯田璜的方向。

    虽然心中诧异,也没有发现随侯田璜的踪迹。。。。

    但是,感应却是差不了。

    那说不出的危险感觉,让樊狗儿顿时有一种坐立不安之感。

    究竟发生了什么。。。。

    。。。。。

    “不好!”

    “雉儿有危险。。。。”

    “东躲西藏十几年,最后还是要面对么?”

    藏身刘季泗水军营中,整日下棋为乐的吕太公脸色陡然大变。手指快速的掐动指诀,半晌之后,他的眼睛陡然收缩成了一条直线。

    有些难以置信,又有些松了一口气般,喃喃的说道。

    “随侯田璜。。。。”

    “该面对的,始终都要面对!”

    “不过,这次,老夫定然不会逃跑。。。。”

    “吕家和田家的恩怨是时候了解!”

    世人常说母女连心。。。

    殊不知,父亲和女儿同样如此。

    更何况,吕太公乃是吕家当代家主,精通命理玄学,感应自然比一般人更强。

    所以在吕雉陷入危险之时,他心中顿时有了感觉。

    “吕太公!”

    “可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刘季看着吕太公表情的变化,眼睛也是陡然一滞,有些奇怪的问道。

    “还请大人救救雉儿!”

    吕太公听刘季询问,脸色顿时变得苦涩起来,一躬到底,有些哀求的说道。

    “现在恐怕也只有大人能够救雉儿性命!”

    “如果大人愿意伸出援手,小老儿无以为报,吕家世代愿意效犬马之劳!”

    看着一躬到底,面色苦涩的吕太公,刘季的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讶,和诧异,急忙上前将他扶起来,面色缓和的问道。

    “田家之人来了!”

    见刘季没有马上推辞,吕太公的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希冀。声音有些苦涩的说道。

    “田家!”

    “那个田家?”

    看着吕太公那希冀,又充满苦涩的脸颊,刘季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愣,在他的心目中,吕太公是一位难得的智者,虽然和他的上古远祖吕尚,中古远祖吕相国都没有办法相提并论。

    但是在当世,也绝对能算的上一流的谋士。

    从泗水县初见到现在,吕太公都一直是胸有成竹,老神在在。

    怎么也没有想到。。。

    今天的吕太公竟然有如此狼狈紧张的一面。

    也不难看出,这个田家定然不是一般,所以声音中难免出现了几分惆怅和迟疑。

    “田家!”

    “天南田家!”

    吕太公是何许人,自然能够听出刘季语气中迟疑。

    心中难免有几分失落。。。

    要知道,在刘季身上,他可是下了重注的。

    但是,他还是如实说道。

    “天南田家!”

    “随侯!”

    “那个中古王族,本朝开国异姓王的田家?”

    刘季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除了随侯田家,还有什么人,能够让老朽如此紧张,如临大敌?”

    “中古王族。。。。”

    “哼!”

    “不过是乱臣贼子罢了!”

    “当年吕家先祖吕尚辅佐上古人王建立大周王朝,并且因为功勋,被敕封为王。。。”

    “后世子孙世袭书包网www.bookbao2.com替,一直都是王位继承者!”

    “那田单本来只是我吕家的一介家奴。”

    “因为资质优异,被我吕家先祖重点培养,并且将自己的掌上明珠下嫁,谁知道那田单却包藏祸心。。。趁着手握兵权之时,豁然造反!”

    “我吕家一族反应不及,差点遭受覆巢之祸!”

    听到刘季称呼田家为中古王族,吕太公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过是一个背信弃义,反主的奴才,有什么资格称为中古王族?”

    “我吕家才真正的王族。。。。”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