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启禀侯爷,根据臣等推算,杀机来自神都。。。。”

    “而且,气势非常恢宏,并且隐隐有着黄道之气,应该是皇宫大内发布了某种对侯爷不利的政令!”

    头发花白,身上穿着青色布衣,好似隐者的阴阳家部众急忙上前,满脸肃穆的说道。

    “可能推测出,究竟是何等事情?”

    听到阴阳家部众的禀告,随侯田璜的脸色不由的就是微变,有些诧异,又有几分担忧的说道。

    “还请侯爷见谅!”

    “属下无能。。。。。”

    “皇宫大内有钦天监,更有观星台这等上古重器,对天机屏蔽十分厉害,就算我等借助耆草这等上古之物,也只能仅仅窥视二三!”

    头发花白的老者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为难之色,但是最后还是咬牙如实说道。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这个耆草只有圣人出世的时候,才能生长。。。。”

    “周文王时期生于西岐,孔丘圣人在世时,长在狐首。。。。”

    “这种耆草,最善于占卜。”

    “就连鬼神之事,也能够占卜出二三。今日为什么会失灵?”

    “是不是尔等不尽心?”

    随侯田璜听到阴阳家部众的汇报,眼睛不由的一翻,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不敢!”

    “不敢。。。。”

    “属下着实不敢!”

    “还请侯爷明察!”

    “观星台可是上古人王观察星宿变化,阴阳轮转之地。”

    “也是阴阳家最重要的神器之一。。。。”

    “有这样宝物,常人根本不可能窥测出皇宫大内任何变化。”

    “属下也是凭借耆草这等中古奇物,才窥测到一二。。。。。”

    看着随侯田璜脸上的表情变化,阴阳家部众心中不由的就是一突。

    做臣子的,最怕的就是被上位者怀疑。

    随侯田璜,将这种不满表达出来,说明他并没有真的怀疑,也没有怪罪的意思。

    但是,他们却不敢任由事情发展,毕竟不信任都是一点一滴累积的。等爆发不可挽之时,就算他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楚。

    所以,他不敢让随侯田璜的心中产生这种怀疑的想法,哪怕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念头。

    “侯爷!”

    “宿老说的是。。。。”

    “皇宫大内不仅有钦天监坐镇,更有观星台等神物,神物自晦,断不能窥视。以大衍之法,能够窥测到一二,已经是非常难得。”

    “更何况,这次还是窥测到了三四!”

    “所以老道认为,宿老等人不仅无过,反而有功!”

    一身青袍,风采照人,好似仙人的老道看到宿老的求救的眼神,急忙上前半步,面色肃穆的解释道。

    “原来如此!”

    “倒是本侯着急了!”

    听到道人的解释,随侯田璜脸上的表情稍缓,有些歉意的说道。

    “此事也怪不得侯爷。。。”

    “皇宫大内是天底下最神秘的地方,别说侯爷常年在天南,就算是神都本地人看到的也仅仅是他的冰山一角!”

    道人见随侯田璜满脸的歉意,急忙笑着说道。

    “不过,侯爷也不能掉以轻心!”

    “毕竟此地不是天南,我等随从也不是太多。”

    “神都之人,不得不防!”

    “恩!”

    “尔等说的有道理!”

    “本侯这就联系扈从,定然不能让宵小得逞!”

    随侯田璜也不是无脑之人,听到道人的进谏,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说道。

    。。。。

    啾!

    啾!

    啾!

    一个巨大,好似山峦的飞艇在空中划过,硕大的阴影落在地上。不论是野兽,还是行人,都下意识的抬头看天。

    当他们看到那宏伟,好似山峦的外域飞艇之后,眼睛都下意识的收缩,嘴巴更是蠕动,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液。

    飞艇他们见过,但是如此宏大的飞艇,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的乖乖!”

    “究竟是那位贵人出行。。。”

    “竟然有这么大的排场?”

    “难道是神都中的皇子,亦或者高官权贵?”

    身穿布衣的百姓目视飞艇消失之后,下意识的将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神都高墙之上,有些艳羡的想到。

    “不知什么时候,我等也能有如此威风。。。。”

    “那贵人砍柴的刀斧,恐怕都是用黄金做成吧?”

    “如果自己有朝一日成为了贵人,也定然要用黄金锻造一把柴刀!”

    一个樵夫打扮的百姓,将自己手中豁口的柴刀放在眼前,好似期盼,又好似喃喃自语的说道。

    四周的人听到他的话语,都流露出戚戚然的神色。

    等以后自己发达了,粪耙都要换成黄金的。。。。

    。。。。

    飞艇之上

    一身黑色大氅,面色清冷,看起来好似寒冰的李德福,身体笔直,眼睛冰冷的坐在高大椅子之上。

    数十个同样打扮,脸色阴柔,没有胡子的太监环绕在四周,眼神阴郁。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子肃杀。

    不知是不是错觉。。。

    因为这些太监的存在,就连四周的空气都变得稀薄,寒冷了不少。

    “丢人那。。。。”

    “真是丢人!”

    “黑石乃是朝廷的黑暗基石,本应是陛下的眼睛,耳目,结果倒好。。。”

    “南疆黑石全部被人腐化,渗透,秘密杀害!”

    “如果不是陛下告知,本都督至今都会被蒙在鼓里,这真是耻辱!”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手掌重重的拍打在座椅之上,面色冰冷,声音肃杀的说道。

    “这。。。。”

    看着狂怒,好似冰块一般的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每一个太监都下意识的低垂下头颅,不敢和他对视。

    这些小太监,都是从小净身,被李德福看重并且一手培养。每一个人的武道修为都已经突破先天,更有的已经成为武道宗师。

    在李德福的带领下,锐利异常,势不可挡。

    在乾帝盘有意的均衡之下,就三法司这个庞然大物,有时候也会被他们抢了风头。

    黑石,这个普通的名词,也成了王公大臣,皇子侯爷的心头噩梦。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

    替乾帝盘监察宗族,还有权贵的黑石,竟然被人从内部腐化,最后竟然蒙蔽了乾帝盘的眼睛。

    如果不是乾帝盘早就有后手,恐怕真的会铸成大错。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