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陛下,您的意思是。。。”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眼睛不停的闪烁,有几分试探的问道。又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

    “是不是要老奴亲自出手,将随后田璜斩杀在北郡。让那厮不了南疆。。。。”

    听到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的话,乾帝盘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他并没有立即答,更没有颁布口谕之类。

    只是他的手掌,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倒扣过来,好似五指山一般落下,

    龙案上的一个御笔,被拍落在地,瞬间断成两截。

    看着乾帝盘的动作,李德福的眼睛中顿时浮现出一丝了然,只见他陡然转身,好似一阵风消散在空中。

    只留下乾帝盘一人端坐在龙椅之上。

    本来就静谧的大殿,变得更加的阴森恐怖。。。。

    站在大殿之外,不论是宫女还是太监,都感觉身上不由的就是一阵恶寒,就连高高悬挂在天上的太阳,好似也失去了温度。

    每一个都好似行尸走肉一般站在那里,眼睛恐惧的看着大殿门户,仿佛里面有一条恶龙正在慢慢的苏醒。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们仿佛看到一层白色的寒气,从门下缝隙中透出,让雕龙的红木大门蒙上一层寒霜。

    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目的光芒。让人顿时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而李德福黑色斗篷张开,整个人则好似蝙蝠一般在空中滑翔。

    一个个脸色白净,没有胡须的小太监满脸肃杀,轻轻的抿着嘴唇,脸色刚硬的紧随其后。

    。。。。

    “怎么了?”

    看着豁然色变的道士。随侯田璜的眉头不由的轻皱,有些诧异的问道。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道长,可是出现了什么变数?”

    “侯爷!”

    “不知为何,老道刚才有一种心惊胆战之感。。。”

    老道红肿的眼睛费力的睁开,眼眸中有着化不开的血红,有些心惊的说道。

    “心血来潮,难道即将有什么不利我等的事情发生?”

    随侯田璜听到老道的担忧,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脸色上也浮现出一丝担忧。

    “速速推演!”

    “定然要算出事情的因果。。。。”

    “诺!”

    “诺!”

    听到随侯田璜的吩咐,他身后几个身穿阴阳家服饰的老年人急忙上前行礼,然后从容不迫从随身物品中取出五十根耆草。按照一定的顺序排列。

    如果有阴阳家的人在此,一定会惊讶异常。

    因为这些人,竟然擅长大衍之数。

    大衍之法,传自上古,中古孔丘也擅长此道。

    但是大衍之法,占卜异常的繁琐,而且必须要文王诞生之地,西岐的耆草才能进行。

    而耆草的数量又非常稀少,这也导致,就算是阴阳家内部,也没有多少人能掌握。

    所以,此法时间传承虽然最是悠久,反而流传反而不如其他法门广泛,江湖中知道的人也不是很多。

    但是,在庙堂之中,此法却有着别的预测术取代不了的地位。

    占卜国运,国家大事,战争军阵,都是此法。

    也正是因为如此,大衍之法某种程度上是掌握在皇家手中,民间难得一见。

    谁也没有想到。。。

    随侯田璜身边也有这样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足为奇。

    田家是上古大族,中古王族,虽然衰败了,但是论底蕴,恐怕就连现在的皇族杨家,也不能和他相提并论。

    毕竟杨氏一门,发迹于中古,而且只能算是一个豪族,根本算不上王族。

    客观说,别说和田家,就算是和吕家也是有不少差距的。

    如果不是时来运转,出了太祖这么一位天骄,恐怕根本没有资格染指江山。

    “杨家!”

    “哼!”

    “在中古以前不过是一个破落户。。。。”

    “就算到了前朝,也不过是一个草莽豪族。”

    “如果不是机缘巧合,诞生了太祖这般风流人物,哪有今日的大乾王朝?”

    “但是,破落户就是破落户,传承早就断绝,太祖虽然惊才艳艳,但是终究出身贫寒,学识不丰。。。。”

    “在宗门的蛊惑之下,竟然一口气敕封数十个天师。”

    “导致王朝气运耗尽,六百年的国祚,竟然被硬生生的变成了三百年。”

    随侯田璜看着黑山大营眼神幽幽,好似想到了什么,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丝不屑嘲讽的笑容。

    “天授不取!”

    “必遭其殃!”

    “这是老天想要本侯爷问鼎大宝。。。。这是老天想要我们田家重新成为王族!”

    随侯田璜眼睛中冒出一道奇光,满脸兴奋的说道。

    “没错!”

    “天授不取!”

    “必遭其殃!”

    “大乾三百年国祚将尽,天下诸侯蠢蠢欲动,更有宗门煽风点火,现在大乾乱象已显。。。。”

    “纵观天下,不论是草莽之中,还是庙堂之上,能够和侯爷相提并论者,不过数人。”

    “田家从太祖年间就雄踞天南,已经数百载!”

    “这数百载,我们虽然蛰伏在杨家之下,但是一刻都没有放松军备。休养生息,操练兵马,要说天下兵锋之盛,当属我天南!”

    “一旦天下大乱,我等即可迅速出兵,从南到北,将整个诺大的大乾,好似桑叶一般蚕食!”

    “大乾很大,底蕴也是深厚,不怕鲸吞,就怕蚕食!”

    “只要我等依次蚕食,用不了十数年,就能够将整个天下据为己有。”

    “到了那时,侯爷就是天下之主。”

    老道重重的点头,一脸认同的说道。

    随侯田璜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眼角眉宇之间,却充满了说不出的喜意,显然,对老道的话,他也十分的认同。

    “先生之才,远超当世!”

    “如果田璜有那一日,必定重重敕封,更会将先生背后的宗门立为国教,享受气运庇护!”

    就在两人心照不宣之时,正在推演的阴阳家部众也有了结果。

    “侯爷。。。。”

    “属下用大衍之法进行仔细推导,总算有了结果!”

    “怎么事?”

    “是谁想要暗害本侯!”

    听到阴阳家的启奏,随侯田璜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凝,面色狰狞,声音有些肃杀的问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