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

    “这真有可能。”

    吕雉眼睛不停的收缩,嘴巴微张,满脸难以置信的说道。

    “怎么不可能?”

    “田家狼子野心,乾帝盘怎么可能不知道?”

    “毕竟,乾帝盘不是一位昏庸之主,自然不会没有防备。”

    “这么说来,恐怕我吕家,都在乾帝盘的算计之内!”

    吕雉听到吕四娘的话,眼睛不由的收缩,吕四娘的话虽然是无心之言,但是却让她感动一种恶寒。

    思之极恐!

    真是思之极恐。

    一想到,吕家和自己,恐怕早就被乾帝盘算计,她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全身的皮肤上更是冒出一个个细小,好似鸡皮的疙瘩。

    乾帝盘,不愧是老谋深算。。。。

    吕雉不知为何,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大帝,心中竟然有着说不出的恐惧。她下意识环顾四周,仿佛有无数双眼睛,正在隐晦的目光偷偷的打量。

    想到这里,吕雉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的难看,仓皇。。。。

    就在吕雉和吕四娘窃窃私语之时,张家玉树张玉阶和他的谋主石崇坚登高远眺,将整个战局尽收眼中。

    “可惜。。。。”

    “可惜知北县府兵没有入毂!”

    “否则,北郡精锐必定被我等一书包网.bookbao2打尽!”

    张玉阶站在高台之上,借助熊熊火焰,打量四周,当他的目光落在远处按兵不动,好似黑云一般的知北县府兵身上时,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可惜之色。

    “公子不要惋惜。。。”

    “火牛兵和忠勇军被我等剿灭,就算那知北县府兵精锐还在,也定然是孤掌难鸣!”

    “只要玄甲军几个冲锋,就能将他们如数绞杀!”

    石崇坚心中何尝没有惋惜,毕竟司徒刑,知北县府兵,一直以来,都是他们的心头大患,一日不除,一日难以安眠。

    但他还是强颜欢笑,主动安慰道。

    “希望如此吧。。。。”

    “希望司徒刑会给我们时间!”

    张玉阶听到石崇坚的话,脸上紧绷的肌肉,不由的松弛下来,但是他眼睛中,隐隐还是有着几分担忧。

    司徒刑真的会给他们足够的时间么?

    他抬头看着天空,寅时的虽然太阳已经出来,天上已经放亮,但是仔细看,还能看到星宿的影子。

    张玉阶眼睛收缩,直勾勾的看着空中某个方向。

    一颗斗大的星宿,正在散发出幽光。

    说来也奇怪,都已经临近日出时分,那颗星宿的光芒不仅没有减弱,反而愈发的明亮。

    要知道,太阳乃是众星之主,拥有绝对的权利,只要他出来,不论是紫微星,还是天相星,都得避让。

    这也是白日,星宿都收敛光芒,好似没有生气一般悬挂空中的原因。

    但是空中那颗象征司徒刑的命格的星宿,不仅没有陨落暗淡,反而变得越来越发明亮。

    这是脱离大难的迹象。气运如虹的迹象。。。。。

    想到这里,张玉阶眼睛中的神色越发的焦急。

    “难道,司徒刑即将脱离牢笼?”

    “真是。。。。。”

    。。。。。。

    神都皇宫大内

    一丝丝赤色的龙气好似龙蛇一般垂下,头戴平天冠,面色威仪的乾帝盘高高的坐在龙椅之上。

    面色阴沉铁青,放在龙椅上的手背,更是有根根青筋浮起,一个个小太监宫女,全都跪倒在地,低垂着脑袋,面色惶恐苍白的看着地面。

    生恐遭受池鱼之殃。

    一身黑色大氅的李德福跪在地上,头上的冠帽被打掉,花白的头发散乱,眼神空洞,说不出的狼狈,再也没有了以往的从容。

    “陛下!”

    “还请陛下治老奴的死罪!”

    “老奴该死。。。。没有早日发现九王爷的狼子野心,老奴有失察之罪。”

    “哼!”

    乾帝盘看着好似被抽掉脊椎,丧家之犬一般的李德福,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忍,但这一丝不忍心很快就消失于无形,剩下的更多的却是冰冷,以及压抑的愤怒:

    “你这个奴才,的确是该死!”

    “三法司监视天下,黑石甄别宗族,大乾所有的王公贵族都在你们的严密监视之下。”

    “那老九早就有狼子野心,你们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

    “现在他吸收了前朝龙气,自身气运,已经脱离了凡胎,更因为在神都之外,又有洪玄机等人拥护,就算是朕想要处置他,也是鞭长莫及!”

    “陛下。。。”

    “的确是老奴失察。。。。”

    感受着乾帝盘那压抑的愤怒,李德福脸上的惶恐之色更浓,跪倒在地上,不停的叩首,哀求道:

    “还请陛下赐老奴一死。。。。”

    “老奴愿意以死谢罪!”

    乾帝盘面色冷峻,眼睛冰冷的看着不停叩首,声音凄凉的李德福。

    “你真的以为,寡人不敢处置你么?”

    “既然你执意想要找死,那么寡人就成全你!”

    乾帝盘的声音很低沉,但是却有着说不出的肃杀,不仅太监宫女们吓得大气不敢处一声,就连皇宫外面的天气,也好似受到了影响,陡然变得阴沉起来,因为乌云的关系,阳光也变得斑驳,温度也瞬间变得阴寒不少。

    “这是怎么了?”

    “刚才还是艳阳高照,怎么瞬间变得寒风刺骨!”

    旁人看着陡然变得压抑的天气,眼睛中多少都流露出诧异之色。虽然绝大数人看着空中,脸色中透露着迷茫。但还是有不少人脸色大变,眼睛恐惧的看着皇宫高墙。

    陛下发怒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竟然让陛下如此的震怒。

    外面的人,都有如此的体会,在太极殿的人感受更加强烈,一个个的全身发抖,不敢出声。就在众人以为,李德福断然没有即将处决之时。

    乾帝盘的脸色竟然诡异瞬间变得和煦起来。。。。声音也变得缓和了不少。

    “这事说起来也怪不得你。”

    “毕竟老九也是心机深陈之辈,别说是你,就连朕也被他迷惑了!”

    “不过,老九虽然觊觎朕屁股下的皇位,但毕竟是我杨氏子孙。”

    “说到底,还是我大乾的天下。”

    “所以,他并不是朕的心腹之患。”

    “朕真正担心的,还是张家父子,以及田家。。。。”

    乾帝盘的声音越来越轻,到最后,更是弱不可闻,就算离他最近的太监,也听不清楚,但是跪在地上的李德福却是听明白了。

    田家!

    这个,随侯田家。。。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