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小姐!”

    “你尽管放宽心,这里可是两军交战之地,四周更有知北县精锐府兵保护。”

    “就算那随侯也不敢肆意妄为。”

    见吕雉脸色惨白,眼睛中透露着仓皇,吕四娘的心中不由来的升起一种怜惜,有些开解,又有些好似不服气的说道。

    “不过是一个侯爷!”

    “大乾的侯爷多了去,特别是神都,侯爷更是遍地。有时候,闲散的侯爷,权利还不如一个县尊呢,他还真敢冲撞大军,杀过来不成?”

    “你不懂的。。。。”

    “你不懂得。。。。。”

    “大乾立朝三百载,被敕封的王爷数不胜数,侯爷更是如同猪狗一般遍地。”

    “某种程度上,这些侯爷就是被圈养繁衍后代的存在,手中并没有多大的权柄。”

    “但是,这位随侯却是不同。”

    看着吕雉脸上的苦涩,吕四娘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

    “如何不同?”

    “田家本是上古大家,中古王族,历代以来,都是名门贵族,就算到了本朝,田家也因为战功,位居高位。开国之初更是被敕封为异姓王,掌管天下大半兵马。”

    “权柄之大,一时无双,就算后来君上猜忌,也仅仅是免了王爵。”

    “当代田家族长,更是被敕封为随。。。。”

    “你没有读过,不知这个爵位的贵重。”

    “随对历代来说,都有着特殊的含义。历代君主,轻易不愿意敕封随侯。”

    “也正是这个原因,随侯虽然只是一个侯爷,但是他手中的权柄,却要比一般的王爷都要贵重。”

    吕雉看着一脸茫然的吕四娘,嘴角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苦笑,满脸恐惧无奈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

    “他就算再位高权重,也不过是一个侯爷。”

    “他有什么资格和皇子相提并论,难道他就不怕功高盖主?”

    “他就不怕为上者忌么?”

    听着吕雉的话,吕四娘的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是啊。。。”

    “功高盖主!”

    “为上者忌。。。。”

    “田家树大根深,在大乾经营日久,流露在外面的只是冰山一角,一旦发难,恐怕定然难以收拾。”

    “这样的事情,在历史上并不是没有。。。”

    “要知道田家以前可是齐国的臣子,独揽大权,最后更是忤逆作乱,这才有了今日的田家。”

    “有这样的前车之鉴。”

    “乾帝盘何尝不知田家的害处。。。。”

    “但是,田家羽翼早就丰满,想要将他铲除,可并非易事。”

    “说来也是奇怪。”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位随侯不仅没有任何收敛,反而行事越发的高调霸道。”

    “就连他出行的依仗,銮驾也以超乎常规,逾制亲王的规格。”

    “正是这样霸道的行为,导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好似,随侯田璜想要故意的授人以柄。”

    听着吕雉的讲述,吕四娘的眼睛不由的大睁,脸上更是流露出惊讶震惊之色:

    “这怎么可能?”

    “这个随侯的脑壳是不是坏掉了。。。。”

    “这是找死啊!”

    “谁说不是。。。。”

    “此事在神都传的是沸沸扬扬。”

    “上到王公贵族,下到贩夫走卒,都知晓。”

    “朝中大臣多有非议,更有御史大夫上奏天子,希望能够对他进行处置。”

    “但是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乾帝盘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让人给他送去了半副銮驾。。。”

    “要知道,这可是太子才有的待遇。”

    “也因为这件事,大家对随侯之事情也讳莫如深起来。。。。”

    “随侯的行事也越发的猖狂,路遇太子的依仗,都是寸步不让,最后还是乾帝盘出面,才将异常风波平息。”

    “这怎么可能?”

    “难道随侯田璜和乾帝盘有什么干系?”

    “否则他怎么可能如此的维护?”

    “恩!”

    “神都中,有人风传,乾帝盘和随侯田璜有着某种说不清的关系,更有人称他是乾帝盘遗落在民间的龙子。。。。”

    吕雉听到吕四娘的话语,轻轻的点头,有些认同的说道。

    “难道他真的是。。。。”

    吕四娘眼睛顿时大睁,嘴巴微张,一脸的呆滞。

    “怎么可能。。。。”

    “就算乾帝盘乃是人中之龙,也不可能和田家有什么瓜葛。”

    “如果真有联系,田家也绝对不会让田璜成为田家之主!”

    “要知道,就算是普通家族,对血缘都十分的看重。。。。。更何况田家这等王族!”

    听到吕四娘的疑问,吕雉脸色不由的微红,显的有几分不好意思,但是她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的摇头说道。

    “那既然随侯和乾帝盘没有任何关系。。。。乾帝盘为何如此纵容与他?”

    吕四娘还是心存疑惑,不明的问道。

    “随侯出身田家,世代都是豪族,虽然不是圣人世家,但也是中古王族,这样的底蕴,没有靠实的证据,谁敢轻易动他。。。。”

    “有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随侯就是这样的人,少有不慎,就会酿成大祸,也正是这个原因,乾帝盘只能听之任之。”

    “好在这个随侯,这些年倒也是本分,除了跋扈一些,倒也没有做出什么大逆不道之事。”

    吕雉眼神,她虽然身处边疆,但是吕家的商业书包网.bookbao2络早就遍布大乾,所以,她对朝中之事并不是一无所知。

    “养虎为患!”

    “这不是养虎为患么。。。。。”

    吕四娘虽然是一个女人,但是能够成为先天武者,自然不会愚笨之人。

    经过吕雉的点播,瞬间明白了其中的诀窍,她的眼睛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吕雉,嘴巴微微的颤动:

    “小姐。。。”

    “你说,这一切会不会是乾帝盘刻意为之。”

    “这怎么可能?”

    听到吕四娘的问话,吕雉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这样做,对他又能有什么好处?”

    “圣人有云:欲要让其亡,必先让其狂!”

    “乾帝盘的放纵,未尝不是如此。”

    “等随侯田璜真正做出不轨之举时,乾帝盘自然会以大义坑杀!”

    吕四娘眼神幽幽,目光中流露出一种难言的睿智。一脸笃定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