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个吕家之人也是狡猾!”

    “将吕雉放在军营之中,利用血气煞气遮盖命格。”

    “的确是另辟蹊径,如果不是老道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还真被他们瞒了过去!”

    眼睛紧闭,脸上露出痛苦之色,脸上青筋更好似蚯蚓一般浮现出来,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言语中的得意。

    “那是。。。”

    “在狡猾的狐狸,也不会是老猎人的对手!”

    随侯田璜心情不错,难得的开玩笑说道。

    “老道不敢居功!”

    “都是侯爷洪福齐天。。。”

    “这也说明天意在我,任何人都没有办法阻挡侯爷的崛起。”

    “只要侯爷采摘了此女的红丸。。。必定能够将她身上的青鸾命格吞噬,到了那时候,就会形成龙凤和鸣的奇观。。。”

    “到了那时,别说张家父子不是侯爷对手,就算那养尊处优的太子,气运也不会有侯爷浑厚!”

    眼睛紧闭的老道好似想到了什么,脸上顿时浮现出兴奋的神色,有些激动的说道。

    只要采摘了吕雉的红丸,将她的气运掠夺。

    只要。。。到了那时候,恐怕就是朝中的诸多皇子气运也必定没有自己深厚。

    到了那时,只要乾帝盘御龙归天,自己就是天下最强大的诸侯。

    没有人能够阻挡自己的崛起。

    只要自己愿意,这个天下唾手可得。

    到了那时,什么样的财富,什么的权势,什么的人美人,都是任自己攫取!

    想到这里,田璜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淫邪,以及说你不出的贪婪。

    所以,吕雉对他格外的重要。。。

    “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要么,你们将吕家大小姐带,要么你们就自裁当场。。。。你们的亲族,也会受到牵连!”

    随侯田璜眼睛阴郁的看着四周,好似刀锋一般的目光在每一个人的脸上划过,不知为何,众多武士竟然有一种刺痛之感。

    仿佛田璜的目光真的好似刀锋一般锐利。。。

    他们虽然知道,这只是一种感觉。

    但是却没有人胆敢将田璜的话当做耳旁风,因为,他们都知道田璜的性格。

    说杀你全家,那就绝对不会漏过一个。

    如果,这次任务真的失败。。。。

    他们除了自杀谢罪以外,没有别的办法。

    也正是这个原因,他们绝对不能失败,也不敢失败。

    “诺!”

    “诺!”

    “请侯爷放心!”

    “小的们一定会将吕大小姐,安然无恙的送到塌前!”

    “很好!”

    “古人有温酒斩华雄,今日本侯也在这里温酒,静待各位的好消息!”

    看着众人坚定的眼神,随侯田璜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满意,并且重重的拍打手掌,几个小厮打扮的人听到掌声,急忙上前,将烧红的炭火炉放在显眼的位置,,并且在上面放置了青铜酒具,数杯美酒更是被搁置在温水之中。

    众多武士,看着那一杯杯青铜色的酒盏,眼睛中不由的流出一丝振奋。

    这种酒盏,因为材质坚硬,不惧怕磕碰,所以在军中用的比较广泛。

    配上炭火炉更能进行加温。

    深受军营里将士的喜爱。

    不过,这个炭火炉并不是无限制的加温,看其炭火情况,这个酒樽最多加持半个时辰。

    也就是说,随侯田璜,在通过这个小的细节,向他们下达命令。

    那就是半个时辰内,一定要将吕雉抓到帐前。

    “诺!”

    诸位武士虽然感觉有些困难,但是更多的却是被激起了心中的斗志。

    知北县边军精锐,那又如何?

    这次可是出动了四位武道圣人。

    这也就是田家是中古王族,底蕴深厚,才能一次性派出如此多的武道圣人。

    若是普通家族,派出一两位已经是困难重重。

    派出这么多武道圣人。

    断然没有失败的可能。。。。

    想到这里,随行的武道强者眼睛中都流露出期盼之色。

    。。。。

    正在知北县府兵大营忙碌的吕雉身形不由的就是一僵,她有些惊惧的看着四周。

    不知为何,她心中竟然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害怕。

    仿佛自己已经沦为某人的猎物,或者说是玩物,虽然不知,这种感觉是因为什么而来。

    如果是常人,必定会不以为然。

    但是吕雉却是不同,因为气运异于常人的缘故,她的六感出奇的明锐。

    所以,她往往能够提前预知危险。。。

    吕家在神都逃脱大难,和吕雉的预知危险,也有很大的关系。

    所以她却十分相信自己的预感。

    “小姐!”

    “怎么了?”

    看着脸色大变,凤眸之中刘流出担忧之色的吕雉,吕四娘的脸上不由浮现出一丝诧异。

    “不知!”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

    “刚才我的全身汗毛都根根炸立,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恶寒。。。。”

    “一切仿佛是十几年前的那个黑夜。”

    “他们来了。。。。”

    “他们又来了。”

    “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了,他们还是没有放弃!”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吕雉的嘴角不由的浮现出一丝苦涩,脸色有些发白难看的说道。

    “小姐是说。。。。”

    “随侯的人。。。。”

    吕四娘听到吕雉那好似呢喃的声音,她的脸色不由的大变,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他们怎么可能追到此地?”

    “虽然不知他们是如何找到我的。。。。”

    “但是那些恶魔的确是追来了!”

    和十几年前相比,吕雉已经长大成人,不再是一个年幼懵懂无知的孩童。她自然明白,随侯的人为什么一直揪着她不放。

    说到底还是因为她体质特殊,气运浑厚的关系。

    那随侯不知从哪里得来消息,知道她是鸾凤命格,就动了心思,想要利用阴阳和合之法,采摘她的红丸,从而将她体内的气运窃为己有。

    想到,接下来可能面对的场景,吕雉的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眼睛中更浮现出无助和绝望之色。

    任凭一个花季少女,想到自己即将被人强行采摘。

    心情恐怕都会愉悦不到那里去。。。。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