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王爷,恐怕参不了他。。。”

    “忠勇伯杨林这个老匹夫虽然狂妄,好大喜功,但却不是等闲之辈。”

    “既然他敢如此,必定会有后手。”

    “如果王爷真的上人王,他完全可以将此事推到士卒身上。。。。。”

    “到了那时,只会成就他的名声。”

    “就算,人王心中不舒服,也不能追究。”

    “反而是王爷会因此和他结仇,着实不值得!”

    玉藕道人看着成郡王悻悻的表情,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苦笑,好似无奈的说道。

    “罢了!”

    “这个老匹夫!”

    “如此狂妄!”

    “早晚有一天,必定会有人收拾他。。。”

    “本王就不信了。。。。他还能一直如此狂妄下去。”

    想到了某种可能,成郡王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虽然心中不愿意,但声音却是慢慢的低沉。

    “不过。。。”

    “本王和忠勇伯杨林只能算是意气之争!”

    “张家逆贼现在才是心腹之患!”

    玉藕道人知道成郡王心中有所顾虑,也就不在多言。静静的站在那里,也不知过了多久,成郡王好似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眼睛中重新出现了清冷之色。

    他的目光也从忠勇军方向收,落在冲锋在前,身形好似火牛的士卒身上,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感慨之色,声音有些后悔的说道:

    “没想到,北郡军中竟然有田家的后裔!”

    “倒是本王之过,这等人才早就应该重用!”

    “王爷何必自责!”

    “现在重用田错也为时不晚!”

    玉藕道人听着成郡王自责的声音,急忙宽慰道。

    “大乾能人异士太多,而且他们大多喜欢藏拙,王爷没有发现,也是正常。”

    “今日,田壮士主动报效!”

    “也是王爷往日的威名福德所致。。。。”

    “哈哈!”

    “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溜须拍马了!”

    “这样很是不好。。。。”

    成郡王听着玉藕道人有些谄媚的话,脸上不由的升起几分不悦,有些训斥的说道。

    但是,玉藕道人却从他身上隐晦的感觉到一丝欢喜。

    显然,对于田错的主动投靠,成郡王心中是充满得意的。

    田单火牛阵,那可是在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军阵。

    虽然田错并不是田家嫡系,更没有完整的阵图,但是只要发挥出二三威力,也足以让外人刮目相看。

    而且整个军阵看起来火光冲天,好似有无数的火牛在崩腾。

    敌人不知就里,必定会慌乱。

    到了那时。。。。

    忠勇军在趁机杀出,张家焉有不败之理。

    “杀!”

    “杀!”

    “杀!”

    田错站在城头之上,不停的摇晃红色旗帜,一个个身披牛皮,头戴牛角的士卒,在他的鼓舞下,眼睛顿时变得赤红,好似疯牛一般冲出。所过之地,无不化作火海。

    “敌人袭击!”

    “敌袭!”

    站在高塔之上,不时瞭望四周的士卒,看着对面那赤红好似火焰的兵甲,眼睛顿时收缩,有些惊恐的大声嘶吼着。

    嘭!

    嘭!

    嘭!

    被架在高处的床弩更是发出阵阵咆哮。

    但是,敌人骤然发难,张家这边明显有些准备不足。

    虽然借助地利优势,击杀了不少士兵,但还是阻止不了大兵压境。

    更何况,那火牛阵出奇的神奇。

    不仅让士卒全身赤红,好似火烧,最重要的是,他们所过之地,地面竟然变得焦黑,干枯的草木更是被引燃。

    一个个火焰连在一起,竟然形成好似火海的存在。

    汹涌的火焰!

    刺目的烟气!

    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威力绝对不仅仅是一加一。

    “攻击!”

    “一定要将贼寇的大营击垮!”

    田错站在高处,看着火牛兵在空地上横冲直撞,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好似被烈火烧过的焦黑,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兴奋之色,明显有些昂奋的大声喊道。

    “诺!”

    “诺!”

    其他人也是如此,没有任何犹豫的大声应诺。

    看着明显有些慌乱的张家大营,他们仿佛已经看到胜利女神再向他们招手。

    “杀!”

    “寨门即将被攻破,难道你们就希望那唾手可得的功劳,被别人摘取么?”

    “随着本将一起杀过去!”

    “一定不能被成郡王的人拔了头筹!”

    刘洪看着摇摇欲坠的寨门,以及全身包裹红光,好似火牛一般的士卒,眼睛顿时收缩,有些不忿的大声吼道。

    “诺!”

    “诺!”

    其他人自然明白战功的重要性,听闻刘洪怒吼,再也顾不得其他,身形前倾,好似洪水一般倾泻而下。

    。。。。

    “杨大人。。。。”

    “我们是不是?”

    樊狗儿看着远处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可能崩塌的大门,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垂涎,还有着说不出的跃跃欲试。

    “我们干什么?”

    “看看。。。。”

    “不论胜负都和我等无关!”

    杨寿眼睛微眯,看着交战的双方,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好似嘲讽的说道。

    “忠勇伯杨林以军令大义压我等,认为我等必定没有办法拒绝。”

    “的确,我等不论心中如何不愿意,也只能前来。”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我等却可以作壁上观。。。”

    “现在胜局已定,正是出击之时。。。”

    樊狗儿看着倒塌的大门,眼睛中多少有些失落。

    “这可是功勋!”

    “哼!”

    “欲令智昏!”

    “为将者,最重要的就是冷静!”

    “你感觉官兵的进展实在是太顺利了一些么?”

    杨寿的嘴角不由的上翘,满脸不屑,又有几分训斥的说道:

    “大人常说,事有反常必为妖!”

    “此事必定有古怪,我等还是小心为妙!”

    一身银白色铠甲,手持方天画戟的薛礼不知何时,来到两人近前,看着冲入营地,如同进入无人之地的官军,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担忧狐疑。

    “没错!”

    “此事必定有鬼!”

    杨寿也是重重的点头,赞同的说道。

    樊狗儿虽然没有看出究竟哪里有鬼,但是出于对杨寿和薛礼信任,他还是将心中的蠢蠢欲动压下。眼睛四周张望。。。。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