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翌日寅时

    轰!

    轰!

    轰!

    北郡城楼上的青铜大鼓,准时被敲响。

    巨大的鼓声在瓮城中折返,声音异常的宏大。

    如果是平常,张家军营中的士卒必定会好似受惊的蚂蚁,蜜蜂一般骚动起来。

    但是,经过数次的动荡。

    他们好似适应了这种节奏。

    或者是他们已经理所当然的,将这次鼓声,和以往的鼓声联系在一起。

    诺大的营盘,除了站在岗哨之上的斥候外,竟然没有任何动静,出奇的诡异。

    “哼!”

    一身蛟龙服饰的成郡王站在高大的城墙之上,目光好似鹰隼一般在营盘上空萦绕,而张家大营除了几个早起的伙头兵,正在做饭以外,竟然没有任何的动静。

    “一个!”

    “两个!”

    “三个!”

    “四个!”

    。。。。

    一身青衣,好似道人打扮的玉藕道人眼睛不停的收缩,嘴里更是念念有词。

    成郡王也不阻止,其实他的眼睛也是一刻没有闲着。

    和众人想象的不同,两人清点的不是士卒,而是炉灶。

    高明,有经验的将领,从敌方炉灶的数量上,就能推断出,对方真实的兵马总数。

    要知道。。。

    兵者诡道也。

    几万兵马,号称数十万的,大有人在。

    所以,掌握对方兵马准确数字,也就尤为重要。

    “大约有三百个炉灶!”

    “此处,只有数万兵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鼓声即将结束的时候,一身青衣的玉藕道人给出了一个明确的数字。

    “三万到四万人!”

    “根本不是张家对外宣称的十万兵马!”

    成郡王并没有立即复,而是闭上眼睛,思索半晌之后,这才豁然睁开,一脸笃定的说道。

    “恩!”

    “根本数量推算!”

    “留在此地的兵马,应该是张家精锐部队玄甲军!”

    “这只军队战力惊人,普通军队十万人未必能够战胜。”

    “想来,这也是张家放心,让三万人牵制我等的原因。”

    “王爷!”

    “我等应该如何处置?”

    “强攻,还是。。。。。”

    玉藕道人看着下方身穿黑色皮甲的兵卒,眼睛中不由的闪出一丝迟疑。

    要知道,玄甲军可是一只强军。

    普通兵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就算他们利用计谋,偷袭,稍有不慎,也有可能被他们反杀。

    所以,他的心中才升起一丝犹豫。

    “现在后退,已经来不及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都城被围困,士卒士气本就衰弱。”

    “如果在有迟疑,必定挫伤军心。”

    “到了那时,就算张家父子不来攻打,我等也难以维持。”

    “我们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就算是块硬骨头,也一定要给本王啃下来!”

    “再说,也不只是我们一家!”

    “城外的忠勇伯也会乘机出手,到了那时,就算是玄甲兵战力惊人,也断然没有逃脱的可能。。。。”

    “没了玄甲军镇压的张家,就是一盘散沙,乌合之众,不足为虑了!”

    成郡王眼睛在张家大营的上空划过,又落在自己家跃跃欲试的兵甲身上,不由重重的摇头,否定了玉藕道人的想法。

    “恩!”

    “希望忠勇伯杨林能够派出自己的精锐!”

    “这样我等兵合一处,借助偷袭,才有战胜的机会。”

    “只可惜,那忠勇伯欲令智昏,又被小人挑拨,竟然趁着司徒刑生死未卜,算计他的部曲。”

    “导致知北县府兵听调不听宣。。。。”

    “大营战力受损严重,否则凭借司徒刑的才华,以及知北县府兵的强悍,我等必胜!”

    玉藕道人目光落在城外大营之上,有些悻悻,又有些不满的说道。

    “哎!”

    “本王虽然一直和司徒刑不睦!”

    “但是,这次,本王的确比谁都希望,司徒刑能够安然无恙!”

    “如果将来,本王有机会登上大宝,定然要重用于他。”

    成郡王顺着玉藕道人的目光看去,仿佛想到了什么,也是一脸的唏嘘。

    就在两人议论的时候,本来巨大的鼓声陡然一停。

    成郡王本来有些塌陷的身体陡然挺直,目光之中更是射出希冀的光芒。

    整个北郡,好似被从晨曦睡梦中唤醒。。。

    北郡那本来紧闭的城门,竟然十分诡异的露出一条缝隙。

    数百个身穿牛皮,头上带着长角,好似斗牛一般的士卒,好似潮水一般冲出。

    “火牛阵!”

    一身将军铠甲,头上带着牛角,打扮十分怪异的田错在其他人的拥簇下站在城墙之上。

    手中的红旗晃动!

    说来也奇怪!

    本来十分普通的牛皮,牛角,在红旗的映衬下,竟然发出一丝淡淡的红光。

    而且这些红光越来越炽热,最后竟然好似火烧,空中更形成火烧云一般的奇景。

    到最后,更是好似一头头被点燃了的公牛,不停感到狂奔。

    干草,枯木,营帐,只要是被他们碰触到的物体,都会被烈火点燃。

    最终形成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奇观。

    “这是?”

    “不好!”

    “敌人偷营!”

    张家大营,站在高处瞭望的士卒,看到好似火焰滚动的士卒,眼睛顿时收缩,嘴巴大张。

    但是,他们虽然惊讶,但是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

    “嗡!”

    “嗡!”

    “嗡!”

    牛角号的声音,好似闷雷一般在营帐中荡。

    一个个正在睡梦中的士卒被惊醒,有些慌乱的整理自己的铠甲和兵器。

    “北郡城中已经率先发难!”

    “我们也应该紧随其后!”

    一身戎装,须发张开,好似雄狮一般威武的忠勇伯杨林听着外面的战鼓声,喊杀声,以及空中好似火烧云一般浮动的红光,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兴奋之色。

    “传本伯爵的命令!”

    “辕门大开,营中所有的兵甲如数冲杀!”

    “配合北郡府兵,冲散踏平张家营地!”

    “诸位将士用命,本爵爷定然亏待不了尔等。”

    “等班师朝之后,定然上奏天子,降下恩赏!”

    “诺!”

    “诺!”

    “诺!”

    听到忠勇伯杨林的命令,换好甲胄,手持兵刃蓄势待发的将领,脸上顿时流露出兴奋之色,大声应诺道。

    前两天应客户邀请,去沈阳看了个风水,耽误了更新。还请大家原谅。。。。现在已经返烟台,恢复正常更新。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