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轰!

    轰!

    轰!

    翌日寅时,北郡大营当中陡然传来一阵阵急促的鼓声。

    张家大营的士卒陡然惊醒,他们有些慌乱的穿衣,寻找兵器。整个营地顿时好似炸开锅一般,到处都是一片乱象。

    张玉阶面沉如水的站在中军大帐,眼睛好似刀锋一般在每一个将领的脸划过。

    “乱什么!”

    “都乱什么?”

    “你们身为将领,竟然都如此慌乱。成何体统,都速速到自己的位置上,收拢兵甲,,莫要被人偷袭!”

    “诺!”

    “诺!”

    几个衣冠不整的将领,见张玉阶发怒,不敢多言,点头之后急忙转。衣甲摩擦,发出刷刷的声音。

    等众人都消失在营帐之中,张玉阶的脸色才变得柔和起来。

    “忠勇伯倒也不是一无是处的庸才!”

    “竟然也懂得这种痹敌之策。。。。。”

    “哼!”

    “他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连续几日擂鼓,却不见任何动静!”

    “我等心中难免会麻痹,等我等习以为常,以为他们只是扰敌时,北郡城内和外面大营的兵马就会骤然发难!”

    “到了那时,措手不及之下,恐怕我等就算有心,也是无力!”

    一身白衣的石崇坚不知何时从暗处走出,眼神闪烁,有些后怕的说道:

    “幸亏老太爷在敌军大营中留有暗棋。。。。”

    “并且及时将这个情报传递给我等,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恩!”

    “姜还是老的辣。”

    “忠勇伯虽然年过花甲,不负当年的勇猛,但是计谋老辣,非是我等可以比及!”

    张玉阶认同的轻轻点头,眼睛里多少也有一些后怕。

    幸亏。。。。

    过了半晌,他才好似摆脱了那种情绪,头看着石崇坚,有些期待的问道:

    “可都已经准备妥当?”

    “公子!”

    “你就放心好了。。。。”

    “只要北郡方面胆敢偷营,必定让他们落入毂中。”

    “好!”

    “你做事,我放心!”

    “不论他们来多少人,属下都有信心,让他们有来无!”

    “到了那时,不论是成郡王,还是忠勇伯,亦或者是霍斐然,必定会成为公子的手下败将!”

    听到石崇坚自信满满的答,张玉阶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满意。轻轻的颔首,嘴角更是上翘。。。

    。。。。。

    北郡大营

    一身戎装,头发已经花白,但身体却比年轻人还要强壮,好似雄狮一般卧在高处的忠勇伯眼睛如刀的环顾四周。

    在他的下手,数十个将领分列两排,挺直站立。

    “大人!”

    “让某出击吧!”

    “某家就不信了,小小的张家能有多少高人,只要我大军压上,必定能够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一身戎装,面色刚毅的刘洪,看着上首的忠勇伯,有些期盼的问道。

    “是啊!”

    “伯爷!”

    “让我等出击吧!”

    “儿郎们早就跃跃欲试了。。。。”

    其他将领,听到刘洪的话,脸上顿时也都流露出赞同之色,满脸兴奋的说道。

    “就是!”

    “就是!”

    “我等前来讨伐逆贼,就是为了建功立业!”

    “哪能整日都窝在军营之中,做那缩头乌龟!”

    更有人在下面小声嘟囔道,显然对忠勇伯的收缩战策并不是十分的认可。

    “哼!”

    那些人说的虽然小声,但是在场的众人,哪一个不是耳聪目明?

    众人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众人能够听到,坐在上首的忠勇伯杨林,修为更高,自然不会听不到。

    但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因为他知道,这种议论并不是今日才有。

    现在下面的将领,虽然表面上没有说些什么,但是心中对他的不满是由来已久。

    并不是靠单纯的禁止,镇压能够奏效的。

    或者说,禁止,镇压只会起到坏的效果,反的作用。

    所以,他并没有发言,也没有驳斥。

    只是暗暗将那人的身份记在心中。。。。。

    “大人,这次让末将等前来,所为何事?”

    看着忠勇伯杨林那阴郁的脸色,刘洪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他可是跟随忠勇伯杨林数年的老人,对他的性子,自然有着了解。

    狠狠的瞪了那个乱说话人一眼,这才上前,笑着恭敬的说道。

    那人也自知失言,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嘴巴颤动,心中惴惴,不敢再发一言。

    “此次喊你们前来,是担心敌方偷袭!”

    “尔等近日一定要全部留在营地当中,收拢兵甲,但有闪失,提头来见!”

    忠勇伯杨林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的点头,和将领眼神交错之后,这才声音肃穆的说道。

    “诺!”

    “诺!”

    “诺!”

    看着忠勇伯肃穆的表情,众人心中虽然还是充满狐疑,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胆敢阳奉阴违,急忙上前说道。

    “大人!”

    “最近可是有什么动作?”

    听着忠勇伯的吩咐,刘洪的眼睛顿时亮起,上前一步,小声期待的问道。

    “哪有什么动作?”

    “本伯只是担心,张家偷袭营地!”

    听着刘洪的询问,忠勇伯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但是他并没有承认。反而声音有些不悦,阴仄仄的说道:

    “怎么?”

    “本伯爷老了,说话不管用了?”

    “怎么可能?”

    “伯爷误会了!”

    “属下怎么敢有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

    见忠勇伯脸色发青,声音不渝,刘洪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跪倒在地,声音恐惧的说道:

    “没有就好!”

    “量你也没有那个胆子!”

    “你们都下去吧,曹腾留下!”

    忠勇伯的眼睛在刘洪的脸上划过,见他满脸的恐惧,这才轻轻的颔首,自信的说道。

    “诺!”

    “诺!”

    有了刘洪这个前车之鉴,自然不敢多言,急忙行礼转身到自己的营地,操练兵马,准备战事。

    “大人!”

    “为何不告诉他们,这样他们心中也好有几分准备!”

    “毕竟,我们面对的将是一场大战,一场恶战!”

    等所有人都出去之后,又过了半晌,确定所有人都已经离开中军营帐范围,看着上首好似狮子一般强壮,气血翻腾的忠勇伯杨林,曹腾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小声的问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