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泗水县大营

    一身戎装,眼睛中透露着疲惫之色的刘季,有些慵懒的躺在帅椅之上,眼睛发直。

    心中有着说不出的苦闷。

    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次行动,不仅没有将樊狗儿斩杀,反而折了曹家兄弟。

    更让知北县府兵有了戒备,成了惊弓之鸟,难以算计。

    想到这里,他胸中的抑郁之气变得更加浓郁。

    吕太公坐在下首,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脸上多少挂着几分愁容。

    两人都没有说话,枯坐大半时辰之后,吕太公才好似试探的问道:

    “大人,可是为给曹腾的银钱担忧?”

    说到这里,吕太公好似想到了什么,脸上不由的流露出肉疼之色。

    那可是一万两黄金啊!

    就算是吕府富庶,一时间拿不出如此多的银两。

    “什么!”

    听到吕太公的话,刘季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带着几分茫然的问道。

    “难道大人不是因为曹腾的事情忧心?”

    看着刘季茫然的表情,吕太公的心不由的就是一突,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担心?”

    “刘某为什么要担心!”

    刘季眼睛流转,看着吕太公惊讶的表情,有些呆愣的问道。

    “大人,你可是答应曹腾,送他一万两黄金!”

    “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就算我等全力筹措,恐怕也是杯水车薪!”

    吕太公有些难以相信的表情看着刘季,怔怔的说道。

    “给他一万两黄金!”

    “为什么要给他?”

    刘季横了吕太公一眼,抿着嘴,满不在乎的说道。

    “在中军本官只是蜷缩了几下手指而已!”

    “本官可是什么都没有说。。。。。”

    “这件事,其他校尉可以为某作证!”

    “这。。。。”

    看着刘季那满不在乎,近乎赖皮的表情,吕太公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但是。。。”

    “曹腾那边!”

    “哼!”

    “本官就是不给他。”

    “他曹腾又能奈我何?”

    “你真以为忠勇伯杨林改变主意,没有重罚于我,都是他曹腾的功劳吧?”

    “现在大战将近,正是用人之际。”

    “知北县司徒刑下落不明,知北县府兵有哗变的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忠勇伯杨林怎么可能重罚于我?”

    “曹腾的进言只是恰逢其会,给了杨林一个台阶罢了!”

    看着吕太公担忧的脸色,刘季的嘴角不由的上翘,嗤笑一声,满脸不屑的说道。

    “可是。。。”

    “可是你毕竟答应了曹腾!”

    “现在出尔反尔,恐怕不是君子所为。”

    “那曹腾毕竟是忠勇伯杨林的亲近之人,得罪了他,恐怕。。。”

    虽然感觉刘季说的有道理,但是吕太公心中多少还是有几分犹豫。

    “恐怕什么。”

    见吕太公心中犹豫,脸上更流露出纠结之色。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屑,毫不在意的说道。

    “谁能够证明,本官要给他万两黄金。”

    “出尔反尔?”

    “朝令夕改?”

    “这就是对了!”

    “这说明本官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且勇于改正!”

    “这才是大丈夫,大豪杰所为。”

    听到吕太公的质疑,刘季的脸上不仅没有任何羞赧,反而有些恬不知耻的大声说道。

    “这。。。。”

    看着刘季那恬不知耻的表情,吕太公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

    但是他的心中虽然有些不舒服,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刘季有做大事的潜质,脸厚心黑,一般人学不来。

    “那大人还在担心什么?”

    “本官真正担心的是。。。”

    “吕家小姐对于司徒刑的事情甚是维护。”

    “也正是因为吕家小姐的出手,刘某才功亏一篑,更让曹家兄弟惨死!”

    刘季眼睛古怪的看了吕太公一眼,这才幽幽的说道。

    “什么!”

    “此事竟然和雉儿有关?”

    听到刘季的话,吕太公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有些难以置信,又有些担心的问道。

    “刀枪无眼,雉儿没有受伤吧?”

    “太公过滤了!”

    “本官对吕小姐满心的仰慕之情,怎么可能舍得让他受伤!”

    “小姐好着呢!”

    刘季看吕太公的脸上浮现出少有的紧张,不由微微的一笑,好似满脸真诚的说道。

    “没事就好!”

    “没事就好!”

    吕太公眼睛直直的看着刘季,没有从他的眼睛中看到躲闪,紧提着的心这才落到了肚子里,不过他的心中还是有几分迷惑:

    “这怎么可能?”

    “雉儿虽然自幼跟老夫学习强身健体的功法,但是战力很弱。”

    “根本不可能是你们的对手。”

    “她怎么可能阻止的了?”

    “吕家小姐战力是不高!”

    “但是他那个侍女不仅已经成就先天,而且动作也十分的生猛,招式更是诡异。”

    “虽然看起来,好似美女梳洗打扮,但是威力却是不弱!”

    刘季眼睛幽幽,好似陷入了忆,又好似仔细揣摩半晌之后,这才面色古怪的说道。

    “那是美人拳!”

    “是我吕家先辈在宫廷典籍中发现的一套拳法!”

    “姿势虽然柔软,但是却能够起到出奇制胜,以柔克刚的奇效!”

    “那吕四娘本是我家家生的奴婢!最是是忠心,又因为骨骼清奇,这才传授。。。。”

    “她也争气。不过几载,就成就了先天。”

    “老夫这次离开家,因为担心雉儿的安危,这才命令她随身侍奉!”

    “没想到他竟然敢违背老夫的命令。。。。”

    听着刘季的话,吕太公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有些难以置信,又有些气愤的说道:

    “反了!”

    “真是反了!”

    “等这次见到她,定然要重重的责罚,从而给公子一个交代。”

    刘季看着吕太公的表情,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古怪。

    因为吕太公的表情虽然愤怒,语气更是义愤填膺,但是却没有明显的表示。显然是想要和稀泥,有意照顾,将此事化于无形。

    看着刘季的表情变化,吕太公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尴尬,但是他并没有改变自己的主意。

    不论是吕雉,还是吕四娘,对吕家来说都十分的重要。

    就算是撕破颜面,也不能真的斩杀。

    “太公严重了!”

    “吕小姐只是年少无知,又被歹人蛊惑!”

    “本官怎么会怪罪呢!”

    不过刘季也是聪明人,看破不说破。只是嘴角轻轻上翘,竟然真的再也不提此事。

    仿佛刚才的生气,悲愤,也都只是他的表演。

    吕太公看着刘季表情的变化,嘴角也是不由的上翘,两人目光交错,竟然同时流露出心照不宣的表情。

    看上去就像是一老一小两个狐狸,在无形中完成了某种交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