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北郡张家大营

    一身戎装,面目威严的张玉阶端坐在帅案之后,虽然未曾言语,但是身上的喜色,却是掩盖不住。

    “太好了!”

    “实在是太好了!”

    “恭喜公子!”

    “贺喜公子!”

    “只要将北郡府兵尽数剿灭,公子必定能够破开枷锁,成就大业!”

    石崇坚的脸上也流露出一丝难掩的激动,声音颤动的说道。

    “恭喜公子!”

    “贺喜公子!”

    其他诸将,见张玉阶和石崇坚脸上都流露出兴奋之色,不由的几步上前,大声的恭贺道。

    “好!”

    “好!”

    “好!”

    张玉阶为众将领围拢,面色越发的红润,眼睛中更是精光闪烁,不停的轻轻颔首,手掌更是下意识的拍打。

    “没想到那忠勇伯竟然如此的昏庸,竟然自断臂膀,倒是让本公子捡了好生大的一个便宜!”

    “还是公子洪福齐天!”

    “这是天意!”

    “是天意想让公子成就一番伟业。”

    石崇坚的反应虽然不如张玉阶那么剧烈,但是眼角早就笑开,脸上更有着难言的兴奋之情。

    和张家大营的喜笑颜开不同,对面的忠勇军营却有着说不出的压抑。

    头发花白,精神却异常旺盛的忠勇伯面沉似水的高居上方,一个个将领面色难看的分列左右。

    就连那最受重新的曹腾,也理智的闭上嘴巴,不敢发言。

    “怎么都不说话了!”

    “都哑巴了么?”

    忠勇伯杨林好似鹰隼一般锐利的眼睛,在每一个人的脸上划过,最后重重的落在刘季的脸上,声音异常冷漠的说道。

    众人感受到忠勇伯杨林心中的怒火,哪里敢插言,都眼观鼻,鼻观心起来。更有人直接将目光落在地上,做出思索之色,仿佛地面之上有着什么难解之谜。

    刘季本来也想如此蒙混过关,但是忠勇伯杨林却不打算如此。

    只见他的目光闪烁,好似刀锋一般打量半晌之后,这才继续说道。他的声音非常的沙哑,甚至好似磨刀石一般。

    让人全身上下瞬间鸡皮疙瘩浮现,心中更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让人说不出的难受,如果是以往,得了众人好处的曹腾不定会上前劝慰,平息忠勇伯心中的怒火。

    但是,今日,不论是他,还是其他将领,都不敢上前。

    仿佛生恐激怒忠勇伯杨林,遭受池鱼之殃。

    刘季眼睛落在地上,不停的游离,身上的筋肉更紧绷,好似惊弓之鸟一般,仿佛稍有风吹草动,他就会窜射而出。

    不过,刘季也是明白。

    中军大帐看似守卫松懈,实则是外松内紧。

    别说他只是一个先天武者,就算是武道宗师,也不敢擅闯。

    如果杨林真的要治他的罪责,就算他逃跑也是徒劳的。还不如老老实实的认罪,以图后效。

    想到这里,刘季身上的肌肉慢慢的放松下来,脸上僵硬的表情,也变得活络。

    “刘季!”

    “你可知罪?”

    “下官知罪!”

    听着忠勇伯怒气勃发的斥责,刘季没有任何犹豫,急忙走出人群,双手交叉一躬身倒地,声音真诚的说道:

    “哼!”

    看着刘季那真诚的目光,忠勇伯杨林不由的冷哼一声,不过话语中的怒气却是减弱了不少:

    “刘季!”

    “你身为泗水县县尉,却算计同僚,导致知北县府兵差点哗变!”

    “幸亏本伯处置妥当,这才镇压下去!”

    “但就是如此,知北县府兵和大营也有了隔阂,在司徒刑营之前都是听调不听宣!”

    “下官有罪!”

    “下官该死!”

    “是下官处置不当才引起诸多事端,还请大人责罚!”

    刘季见忠勇伯杨林态度有所缓解,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喜色。并且十分隐晦的给曹腾使了一个眼色,希望他能够从中斡旋,帮他度过难关。

    曹腾看到刘季求救的眼神之后,,脸色不由的就是一滞。他不是不想出面斡旋,而是没有想好,应该如何出面。

    毕竟,现在是战时,最重稳定。

    就算刘季有再多的理由,也不应该贸然算计知北县府兵,更不应该影响到大局的稳定。

    正如忠勇伯杨林曾经说的一句话。

    这个世上本来就没有对错。

    凡是对战事有利的事情,就算是错的也是对的!

    凡是对战事有害的事情,就算是对的也是错的。

    刘季贸然算计樊狗儿,想要和曹家兄弟里应外合收缴知北县府兵的指挥权。

    这个事情在曹腾看来,本没有对错。

    但,他错就错在,不仅没有将樊狗儿斩杀,反而让他杀了曹家兄弟,逃脱营。

    更让知北县府兵对中军有了戒心。

    以后不论是刘季,还是忠勇伯想要剥夺知北县的兵权,都是困难。

    这个结果是,忠勇伯杨林不能接受的。

    也正是这个原因,忠勇伯杨林必定要惩处刘季。

    想到这里,曹腾的眼睛不停的闪烁,显然他的内心十分犹豫,不知是不是应该出面。

    “既然你也认罪!”

    “那么本伯就罚你。。。。”

    听着忠勇伯杨林那肃穆的声音,刘季的脸色不由的微变。

    显然,被惩处已经成为定局。

    到了此时,刘季再也顾不得其他。

    只见他丝毫不避讳他人,好似传递信息一般,手指突然有规律微微曲伸。

    其他人的眼睛不由的圆睁,但是任凭他们想破脑袋,也不会明白刘季这个手势究竟是什么意思。

    因为这套手语,只有曹腾和刘季才懂得。

    “这!”

    “万两黄金,这怎么可能?”

    曹腾的眼睛顿时收缩,脸上更是流露出难以置信的之色。他怎么也想不到,刘季为了自己的前程,竟然会下这么大的血本。

    不过,他哪里来的万两黄金?

    曹腾对刘季的家世还是有所了解的,北郡豪族刘家的嫡子,排行老三,所以得名刘季。

    从小就是一个好吃懒做的浪荡公子,前年因为得罪司徒刑,被发配泗水县。

    在那里不仅没有收敛性子,反而越发的胡作非为。

    这次如果不是范进喜大攻心,得了癔症,其他人疏于战阵,他是绝对没有机会领军的。

    说实话,曹腾虽然是一个佞臣,但是从内心,他对刘季这样的人还是看不上眼的。

    如果不是他孝敬还算及时,他绝对不会在忠勇伯杨林面前为他美言。

    今日,刘季惹了纰漏,杨林想要杀鸡儆猴,他本不想出面。

    但是刘季的动作,让他的心中升起了一丝迟疑。

    “不过是一浪荡公子!”

    “谅他不敢骗曹某!”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曹腾的眼睛中顿时浮现出一丝垂涎,心中暗暗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