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那我也不能背叛大人!”

    樊狗儿沉默了,眼睛中流露出犹豫之色。

    司徒刑的失踪,对知北县府兵来说,有着难以估量的打击。

    士气溃散!

    更有人开始考虑自己的后路。

    这不怪他们背信弃义,而是现实如此。。。

    毕竟,谁也不敢保证,司徒刑一定能够活着活来。

    说实话,就连樊狗儿也曾经动过这样的心思。

    毕竟乱世将近,一切的道德礼仪,都会随着战乱而变得支离破碎。

    在乱世之中,生存才是第一要务。

    为了生存,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值得理解的。

    而且,刘季有着忠勇伯的手令,就算自己投靠,也是大义不失。再凭借以前的交情,必定能够得到重用。

    如此想来,投靠刘季不失是一个好的选择。

    但是想到司徒刑对他的信任,以及知遇之恩。

    刘季也不着急,只是淡淡的看着樊狗儿,希望他能做出最终的决定。也不知过了多久,樊狗儿本来有些游离的眼睛慢慢变得坚定起来。

    “你不背叛司徒刑,难道别人就不会背叛?”

    “要知道,当年和刘某厮混的,可不是你樊狗儿一人!”

    看着樊狗儿不留情面的断然拒绝。刘季的眼睛中不由浮现出一丝危险的光芒,手指轻轻的敲打桌面,好似若有所指的说道。

    “哼!”

    “你可要考虑清楚。。。。后果!”

    “你!”

    看着撕下伪装,暴露出本来面目的刘季,樊狗儿的眼睛不由的收缩,心中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担心。

    毕竟,除了他以外,曹刿,曹无伤等人也和刘季有着很深的交情。

    他虽然不相信,曹家兄弟会无情无义的背叛司徒刑,但是刘季此人虽然无赖,而且做事有时候不靠谱,但却不会假话诓骗于他。

    他说曹家兄弟已经投靠他,那就是定然已经如此。

    并且人心隔肚皮,特别是在这种群龙无首的情况下。。。

    有的事情真的不好说。

    想到这里,他的眼睛不由的向四周打量,希望可以看到曹家兄弟的身影。

    当然,他的内心是极为矛盾的,他既想看到,又不想看到,五味杂陈,一时间说不明白自己的心思,也正因为如此,他的脸上表情出奇的怪异。

    “你不用找了!”

    “曹家兄弟并不在这里。。。”

    刘季好似明白樊狗儿的想法,不由的轻笑一声,毫不在意的说道。

    “三哥!”

    “你将此事告知于我,难道就不怕某家返军营,治他们的罪责?”

    樊狗儿眼睛收缩,满脸难以置信的问道。

    “怕!”

    “怎么会不怕呢?”

    “不过刘某,也实在是没有想到,你对那司徒刑竟然如此的愚忠。”

    “不过想来也是,毕竟他提拔你于微末。”

    “没有他,就没有你今日的地位!”

    刘季眼睛视线落在桌面茶盏之上,声音幽幽,好似感慨的说道。

    “没错!”

    “大人对樊某有着知遇之恩。”

    “就算你今日出再多的代价,樊某也绝对不会背叛大人!”

    听到刘季的话,樊狗儿不由重重的点头,满脸肃穆的说道。

    “其他人也是不会背叛大人的。”

    “天真!”

    听到樊狗儿的话,刘季不由的嗤笑一声,满脸嘲讽的说道:

    “没想到时至今日,你还是如此的天真!”

    “司徒刑是对你有知遇之恩,更将你越级提拔,做了四大校尉之一,位高权重。”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获得如此提拔。你感恩司徒刑,其他人却不这么想。。。。”

    “曹家兄弟论能力,不在你樊狗儿之下,甚至还要远超于你!”

    “但是,因为资历的关系,却一直要被压上一头。”

    “他们可会愿意?”

    “只要你死了!”

    “玄武大营就会被他们掌握。。。。”

    “里应外合之下,就算薛礼,杨寿等人心中不愿意,也只能接受本官的统帅。”

    “所以,为了我们大家共同的将来,今日你必须死!”

    刘季的头颅豁然抬起,眼睛微眯,,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这。。。。”

    听着刘季的话,樊狗儿好似遭到雷击一般,身形不由的倒退几步。脸色更是大变,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刘季竟然对他起了杀心。

    不过樊狗儿也不是一个迂腐之人。

    虽然心中还是有几分难以相信,但是他的动作却一点也不迟疑。

    还没等刘季站起,身形陡然扭转,脚面重重的踏在地面之上,借助巨大的反弹力,好似箭矢一般陡然射出。

    “想走?”

    “没有那么容易!”

    看着好似流矢一般窜出的樊狗儿,刘季的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欣赏。

    当断则断。

    在知北县的这段时间,樊狗儿的确是成长了不少。

    但是,既然今日想要将樊狗儿斩杀于此,他岂能没有准备?

    就在樊狗儿窜出的同时,一道银光好似电闪一般从草丛之中升起。

    “这是!”

    看着那道熟悉的剑光,樊狗儿的眼睛不由的收缩,脸上更是浮现出心痛之色。

    “为什么?”

    “难道前途真的如此重要么?”

    “为了前程,就连兄弟情分都可以抛弃么?”

    “为了所谓的前程,你们竟然敢背叛大人?”

    看着身穿夜行衣,头戴斗笠,只露出眼睛的曹无伤,樊狗儿眼睛不停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大声质问道。

    “这。。。”

    听着樊狗儿的大声质问,曹无伤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犹豫。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不说他和樊狗儿十多年的交情,就是司徒刑,他也是心怀感激的。

    如果是以前,就算刘季如何游说,他都不会背叛。

    但是,现在今时不同往日,司徒刑生死未卜,知北县府兵群龙无首,这种状况下,其他人难免生出一些别样的心思。

    “狗儿,你不要怪他!”

    “常言说的好,断人前程,若杀人父母!”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眼愚忠,你自己不想晋升,不代表别人也是如此!”

    刘季眼神幽幽的看着,有些教诲,又好似挽,充满诱惑的说道:

    “只要你能够弃暗投明!”

    “三哥定然亏待不了你!”

    “到了那时,不仅知北县是我们的,就连北郡也定然会有我等的一席之地!”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