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小姐!”

    “你难道真的不打算去见老爷?”

    看着面色清冷,一个人暗暗生闷气的吕雉,吕四娘眼睛中神光闪烁,有些好奇的问道。

    “去看他作甚?”

    “我是绝对不会嫁给刘季那厮的!”

    吕雉脸色赤红,有些不满的嘟囔道。

    “可是。。。”

    “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既然老爷已经做出了决定,断然没有收的道理。”

    “就算小姐现在不同意,最终也会难免下嫁刘家!”

    看着脸色坚毅的吕雉,吕四娘的眼睛里不由的升起一丝担忧,小声的说道。

    “这怎么可以?”

    “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又不是一个货物,岂能被人送来送去?”

    “再说,那个刘季,就是一个浪荡公子,真不知,父亲被他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认为此人命格贵重。”

    “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听到吕四娘的话,吕雉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起来,但是她并没有屈服,反而用贝齿重重的咬着嘴唇,突然,她好似想到了什么,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吕四娘,声音喏喏,却充满坚定的说道:

    “四娘!”

    “我知道,你对吕家向来忠心。对老爷的话跟更是唯命是从!”

    “但是咱们俩一起长大,虽名为主仆,却情同姐妹。”

    “我心中早就有了心仪之人,不要嫁给那刘季!”

    “你一定会帮我的,对不对?”

    看着吕雉苍白的脸色,以及略带哀求的口气,吕四娘的眼睛中不由的闪烁一丝犹豫。

    “这。。。”

    “小姐。。。。”

    “难道,老爷真的给你下达了什么命令不成?”

    看着吕四娘那犹豫的神色,吕雉的心中不由的就是一突,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这!”

    吕四娘看着吕雉苍白的脸色,直勾勾逼视的目光,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为难。

    “究竟是怎么事?”

    “还不如实说来?”

    吕雉看着吕四娘的表情变化,心中越发的笃定,急忙大声问道。

    “小姐!”

    “你真是为难四娘了!”

    在吕雉的逼问下,吕四娘不敢在隐瞒,只能如实的道:

    “老爷已经下令,让奴婢无论如何,一定要将樊将军,曹将军等人请出军营。。。。。”

    “而且。。。。”

    “而且什么?”

    吕雉见吕四娘吞吞吐吐,心中不由的大急,追问道。

    “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着吕四娘的话,吕雉的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奴婢也是不知。。。”

    吕四娘被吕雉逼问,有些迷茫,又有些心虚的道。

    “哼!”

    “你真的不知?”

    看着吕四娘躲闪的目光,吕雉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不渝,有些不痛快的说道。

    “奴婢真的不知!”

    “还请小姐明察!”

    吕雉看着吕四娘躲闪的目光,眼睛顿时变得锐利起来。脸上更有着说不出的威仪,如果常人,被她如此逼问,定然会心防崩溃。

    但是,吕四娘毕竟是一位先天武者,心境早就锻炼的好似铁石一般坚硬。

    所以,任凭吕雉如何逼问,吕四娘都推脱不知。

    “哼!”

    见吕四娘没有张口的打算,吕雉不由冷冷的怒哼一声,身形陡然站起,拿起披风就要走出机关车。

    “小姐!”

    “你这是?”

    “外面寒凉,莫要伤了身子!”

    看着吕雉的动作,吕四娘的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惊诧,看着外面阴暗的天色,以及刺骨的寒风,不由担心的说道。

    “哼!”

    “本小姐武道境界虽然没有你高!”

    “但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家闺秀!”

    “既然你不说,本小姐只能亲自去。。。找樊将军落实!”

    吕雉穿上外面的斗篷,横了吕四娘一眼,有些不满,有些怒气的说道。

    “小姐!”

    “不是奴婢不告诉小姐!”

    “而是家主有严令,不允许婢女。。。”

    看着吕雉怒气勃发,吕四娘心中不由的一突,急忙解释道。

    “不论是何事。。。”

    “定然不会是好事!”

    “定然司徒县主不再军中,军心涣散,给了他们可乘之机!”

    吕雉见吕四娘的脸上流露出犹豫为难之色,知道她不会说,索性不再问,径直推开紧闭的车门,身形矫健的一跃而出,好似如燕一般落在地上,悄无声息。

    吕四娘见吕雉一跃而出,向中军大帐前行。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犹豫之色,手掌更是紧握拳头,又是松开,如此再三,最后还是幽幽的叹息一声,好似灵猫一般跃出,低眉垂目,好似奴婢一般亦步亦趋的紧随吕雉身后。

    吕雉感受到吕四娘的动作,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暖色,她前进的步伐越发的坚定。

    。。。

    “狗儿!”

    “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三哥定然不会让你吃亏!”

    “以后如果刘某发达,定然和你共享富贵!”

    在知北县军营外,山脚隐蔽处,有一个草棚。

    一身常服的刘季端坐在上位,面色淡然的煮着茗茶。

    樊狗儿面色木然的坐在他的对面,眼神怔怔的看着眼前沸腾的茶汤,过了半晌,他才有些难以置信的抬头。

    “你竟然想要我背叛司徒大人!”

    “这怎么可能?”

    “我樊狗儿本是一个屠户,承蒙大人不弃,才有了今日成就。”

    “狗儿虽然读不多,但也不是那不忠不义之辈!”

    “狗儿!”

    “话不能这么说。。。”

    “这怎么是背叛呢?”

    “司徒刑被无生道的人伏击,已经凶多吉少!”

    “现在整个知北县府兵都是无主之物!”

    刘季被樊狗儿断然拒绝,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不渝。但是他并没有生气,更没有拍案而起,反而脸色异常的柔和,笑着开解道。

    “再说,知北县府兵并非他司徒刑的私有之物!”

    “本官奉忠勇伯的命令接收,何错之有?”

    “这。。。。”

    听着刘季的话语,樊狗儿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犹豫。

    正如刘季所说,知北县府兵乃是大乾朝廷的部曲,并非某一人的私军。如果司徒刑尚在,自然没有人胆敢打他的主意。

    但是,现在司徒刑生死未卜。

    朝廷倘若下令,不论是杨寿,还是他都不敢抗命。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焦急。

    “那也不行!”

    “司徒大人现在生死不知,你们岂能如此瓜分他的部曲?”

    “狗儿!”

    “三哥知道你素来忠勇。”

    “但是,今日之事,乃是朝廷政令,非你能阻拦!”

    “反倒是,三哥要劝你一句,识时务者为俊杰。莫要为了一个死人,耽误自己的前程。。。。”

    刘季见樊狗儿还想要阻拦,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声音更是不渝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