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北郡大营

    “真是好大的胆子!”

    “竟然敢将手伸到部曲之中。。。”

    一身戎装的忠勇伯杨林面色冷峻的坐在长案之后。

    刘季面色尴尬的站在前方,不时给曹腾打着眼色,但是曹腾好似视若书包网www.bookbao2.com闻,丝毫没有上前解围的欲望。

    “伯爷!”

    “请听小的解释。。。”

    刘季见曹腾没有施以援手的打算,只能硬着头皮的解释道。

    “哼!”

    “别以为本伯不知你是如何想的!”

    看着唯唯诺诺,满脸谄媚的刘季,忠勇伯杨林的眼睛中不由流露出一丝不满。生硬的打断他的话,满脸讥讽的说道:

    “知北县兵甲冠绝北郡!”

    “现在他们主官司徒刑下落不明,你认为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想要将府兵吞并至自己的麾下!”

    “真是打的好算盘!”

    “这!”

    刘季好似被忠勇伯说中了心思,眼睛不停的闪烁,但是他却不敢反驳,只能耷拉着脑袋,任凭忠勇伯训斥。

    “大人!”

    “刘大人此举的确不妥!”

    “但是,司徒刑至今下落不明,整个知北县府兵群龙无首。。。并非长久之计!”

    就在这时,曹腾好似认为时机已到,不由的从人群中走出,满脸肃穆的说道:

    “刘大人出身北郡豪族,精通战阵。。。。”

    听着曹腾的话,忠勇伯的眼睛中不由的闪现出一丝犹豫。

    曹腾固然是收了刘季的好处,但是他的话也不无道理。

    人无头不走,蛇无头不行。

    没了司徒刑节制的知北县府兵,好似一盘散沙。

    和以前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让刘季去主持大局,未尝不是一个办法。

    但是,他也有自己的顾虑。

    知北县府兵都是骄兵悍将,而且对司徒刑异常的忠心。

    司徒刑只是失踪,并非战死。

    这种情况下,贸然收缴了他的兵权,别说杨寿等人未必会答应,其他将领,县主也会生起兔死狐悲之感。

    所以,忠勇伯的脸上才流露出犹豫之色。

    “此事,让本伯好好想想!”

    虽然心中有着诸多顾虑,但是忠勇伯并没有一口绝曹腾。

    曹腾在忠勇伯杨林心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刘季虽然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忠勇伯没有一口绝,顿时让他看到了某种希望。

    眼睛中的光彩越发的照人。

    。。。。。

    深夜泗水县大营

    一身戎装,脸上带着痞赖之色的刘季斜躺在帅案之后,嘴里咬着一根草芥。眼神幽幽,心里不知在琢磨什么。

    一身员外服,容貌古朴的吕太公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慢悠悠的喝着茶水,好似四周的一切,和他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也不知过了多久,好似银钩的月牙都已经升到中天。

    刘季才好似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有些幽幽的说道:

    “多亏先生,用银钱买通了曹腾,今日如果不是曹腾出来进言,恐怕本官的上早就被驳。”

    “大人言重了!”

    “老夫既然成为大人的谋士,自然要为大人分忧。”

    “那曹腾虽然是一个贪财小人,但是在杨林心中却有很高的地位。”

    “有他出面斡旋,此事易成。。。。”

    吕太公轻轻的捋着自己花白的胡须,摇头晃脑,有些得意的说道。

    “恩!”

    听到吕太公的解释,刘季不由重重的点头,满脸的认可,但是他心中还是有着几分说不出的担忧:

    “太公!”

    “曹腾虽然出力,但是忠勇伯并未答应。”

    “恐迟则生变,不知为何,本官心中总有几分不安,仿佛那司徒刑即将归!”

    “这怎么可能?”

    吕太公听到刘季的话,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怎么可能!”

    “那个矮胖长老可是无生道的实权长老,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更有无数的秘宝傍身。”

    “司徒刑断无生路!”

    “本官也晓得!”

    “但是不知为何,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安!”

    刘季听到吕太公的解释,脸上的不安之色不仅没有褪去,反而越发的强烈。

    “你说,是不是司徒刑另有机遇,从而侥幸逃生!”

    “毕竟,现在司徒刑和无生长老都没有转。。。。”

    “这不可能!”

    听到刘季略带不安的声音,吕太公的眼睛不停的收缩,无生道长老到现在没有转,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确让他的心很是担忧。

    但是他考虑再三,将所有情况进行推演。最后还是认为,司徒刑断然没有生还的可能。

    毕竟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是笑话。

    他实在是想不出,司徒刑有什么手段能够逃生。

    想到这里,吕太公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大人,不用担心,那司徒刑断然没有生还的可能。。。”

    “大人只需要安心等待就好!”

    “知北县府兵定然会是大人的囊中之物!”

    “可是,忠勇伯那里。。。。”

    听到吕太公斩钉截铁的话语,刘季的脸色多少有些好看。但是他的心中多少还是有几分担忧。

    “大人不用担忧!”

    “忠勇伯现在不答应,并非他对大人的提议不感兴趣,他之所以没有立即答应,是担心其他将领生出兔死狐悲之感。”

    “但是三军不可一日无帅。。。。”

    “知北县府兵主帅之位,空悬日久,再不解决,恐怕生出祸端!”

    “而大人在北郡素有贤名,而且和知北县主将私交甚密,是接管府兵的最佳人选!”

    “就算忠勇伯现在迟疑,但是他迟早会答应的!”

    吕太公轻轻的颔首,满脸智珠在握的说道。

    “只要大人耐心等待,定然能将知北县府兵尽数收归麾下。”

    “到了那时,我们的实力,不仅没有折损,反而会大增!”

    “如果在会战中展露头角,说不得大人日后能够有更大的造化!”

    听着吕太公的分析,刘季的眼睛慢慢的亮了起来。到最后更是好似灯泡一般明亮,嘴角更是上翘,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司徒刑麾下大将,樊狗儿,曹无伤,曹刿等人都和本官有着深厚的渊源,现在,司徒刑又是下落不明,只要本官前去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定然能够将军权接过!”

    “到了那时。。。。”

    “司徒刑怎么也想不到,他在知北县的一切,都是给本官做了嫁衣!”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