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总理山河!”

    “镇压日月!”

    洪玄机的拳头伸出,空中陡然出现一个巨大的轮盘,更有四个神灵战在轮盘四周,不停的推动,让这个轮盘缓缓的旋转。

    众人虽不知这个轮盘机的具体名讳,但他们却感受到了一种镇压天地的力量。

    “这是?”

    “诸天轮盘!”

    梦神机看着空中那个好似银轮,却又有着说不出威能的轮盘,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洪玄机的拳头越发的霸道了!”

    “看来他虽然人在山中,心还在朝堂之上!”

    “是名副其实的山中宰相,否则也不会有总理山河,镇压日月的拳意!”

    梦神机的眼睛再不停的收缩,九王爷的脸色变化更剧烈。

    要知道!

    镇压天地,总理山河,向来是皇家独有的拳意。

    今日,洪玄机竟然打出这样的拳意,怎么让他心中不感到诧异。

    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反而眼睛深处流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兴奋,仿佛他对洪玄机的野心一点都担心,反而好似找到了他的弱点一般。

    “不怕你有野心!”

    “就怕你无欲无求!”

    “既然你想要做山中宰相,那么本王就让你总理山河就是!”

    九王爷的眼睛不停的闪烁,好似喃喃自语,又好似说给有人听。

    正在和太祖龙尸进行对抗的洪玄机,耳朵微不可查的颤动几下。但是他拳头上的霸气更加的浓郁。

    就算是太祖龙尸,在他的压制下,也隐隐落入下风。

    嗷!

    嗷!

    嗷!

    太祖龙尸被洪玄机压制,久久不能脱身,脸上顿时流露出一种愤怒之色。

    只见他好似龙形的嘴巴大张,发出一声声充满怒意的嘶吼声,他那布满鳞片,好似龙爪的手掌不停的挥舞。

    坚韧的空间,在他面前好似纸张一般脆弱,一丝丝黑色的裂痕瞬间布满四周。

    巨大,好似虫洞,又好似威尼斯漩涡的吸力传来,不论是稀薄的空气,还是破碎的衣甲,瞬间被吸入裂缝之中,最终湮灭于无形。

    几个武士因为离着虫洞太近,身形不由踉踉跄跄的前进几步,好在四周的人及时出手,将他们拉住。这才没有被虫洞吸入其中,从而避免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

    但就是如此,他们每一个人的眼睛中都流露出一种难言的后怕和惊惧。

    “太可怕了!”

    “这就是大宗师的实力么?”

    “举手投足之间,就可以让天崩地裂!”

    看着一道道空间裂痕,好似蛛书包网.bookbao2,又好似长蛇多足蜈蚣一般不停向四周延伸。

    每一个的人眼睛里都流露震惊后怕之色。

    无他!

    大宗师的实力,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他们甚至有一种直觉。

    大宗师虽然只是半步虚空,和武道圣人差距看似不大。

    但是就算是十个武道圣人同时围攻一位大宗师,恐怕也难以取胜。

    因为他们掌握的不仅仅是技,而是道!

    甚至说,某种程度上,他们就是大乾最接近于道的人。

    轰!

    轰!

    洪玄机的好似一尊神灵,总理山河,镇压日月。

    太祖龙尸则是王者无敌,霸者无双,两人都是半步虚空高手,战力相仿。

    两者大战,四周数百米范围内,顿时形成某种静止的真空,不论是势指挥使,还是气运大涨的九王爷,亦或者是阴阳家的诸位高手。

    竟然没有人胆敢越雷池一步。

    因为他们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种非常强烈的直觉。

    那就是,洪玄机和太祖龙尸交战区域周围几百米范围,看似风平浪静,和往常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实际上却暗流涌动。

    危险异常,只要不小心踏足其中,必定会被汹涌的暗流撕成碎片。

    所以,他们只敢站在远处,丝毫没有前进的意思。

    梦神机隐藏在人群之中,看着两个不停大战,天地崩裂,日月无光的两人,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种羡慕的神色。

    仿佛,他对眼前的大战十分感兴趣,而且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但,梦神机十分理智的将这个念头湮灭。

    他的本尊真身并没有在此。

    凭借马良的肉身修为,恐怕还没等接近二人,就被汹涌的暗劲击碎。

    想到这里,他不由暗暗的后退几步,眼睛微眯,仔细的观察起来。他虽然修为因为肉身的关系受到了限制,但是他的眼睛尚在。

    所以,他看的比其他人更加的专注,更加的仔细。

    “洪玄机在山中静修,气势收敛了不少,但是拳意却越发的霸道了!”

    “每一拳轰出,都有总理山河,镇压的日月的豪情!”

    “胸中有乾坤,眼中有日月,论霸道,当世恐怕也只有高居龙椅之上的乾帝盘能够和他一较长短!”

    “不过,两者的拳意虽然都是霸道,但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洪玄机的拳意虽然霸道,但是却缺了一种堂皇浩然之势,更没有王者之气!”

    “显然,他的格局,还是没有完全放开,还被君臣父子的观念所束缚!”

    “恐怕,这也是乾帝盘没有和洪玄机彻底翻脸的原因!”

    看着洪玄机的拳意变化,梦神机心中不由暗暗的点头,好似点评一般说道。

    “可惜!”

    “如果洪玄机放开这些世俗念头,不被君臣父子的关系所束缚,他的成就定然会更大!”

    “可惜现在,他的最大成就,也就是成为一个总理山河的宰相,而不能成为一代霸主!”

    轰!

    就在梦神机在心中暗暗点评洪玄机和乾帝盘的时候。

    洪玄机的拳头和太祖龙尸的拳头再次撞击到一起。

    好似陨石撞击地面,又好似后世的原子弹爆炸,顿时产生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冲击波。

    而且这种冲击波更以众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向四周扩散开来。

    只要被冲击波笼罩,不论是坚硬的岩石,还是柔嫩的小草,亦或者是跌落的兵甲,都瞬间被湮灭于无形。

    更有几个武士撤离的动作慢了几分,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身体就被瞬间分解成一粒粒,好似砂砾的存在。

    不过说来也奇怪。

    就是这样,那些人竟然还屹立在那里,不论是表情,还是动作都好似生前。

    一阵微风吹过。。。

    那些好似雕塑一般站立的人,事物,瞬间化为飞灰,彻底的消失于无形。

    “撤!”

    “赶紧撤离!”

    “这两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武道宗师的肉体强度,根本承受不住两人战斗的余波!”

    “以前是我们坐井观天了!”

    “大宗师的实力,根本不是武道圣人能够比拟的!”

    “真是夏蝉不可语冰!”

    皓首童颜的阴阳家大长老看着瞬间分解,消失于无形的众人,他的眼睛不由的收缩,脸上更是流露出恐惧之色,没有任何犹豫的转头吩咐道。

    “诺!”

    “诺!”

    武士们心中早就被恐惧所占据。

    武道大宗师的出手,给他们心中打开了另外一片天地。

    当然,还有更多的就是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以前,他们一直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的强者,是佼佼者。

    但是今天,洪玄机和太祖龙尸给他们上了非常生动的一棵。那就是,在真正的强者面前,不论是先天武者,还是武道宗师,亦或者是武道圣人,都好似婴儿一般脆弱。

    只要大宗师愿意,随时可以好似捏死蚂蚁一般,将他们捏死。

    九王爷的眼睛也是不停收缩,心脏更是不停的抽搐。

    他突然有一种非常颓废的感觉,那就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不论皇家皇权,还是兵甲战阵,都是那么的可笑。

    他甚至有一种非常沮丧的想法。

    如果大宗师愿意,甚至可以在一念之间更换王庭。

    乾帝盘虽然久居宫中,但是,他却是天下三大宗师之一。

    江山社稷拳!

    天子龙拳!

    这两门强大的拳法,就算是梦神机,洪玄机,也不能奈何于他。

    只要乾帝盘不陨落。

    就算他吸收了全部龙气,位格提升,登上那宝座,又能如何?

    还不是要仰人鼻息。。。。

    想到这里,他眼睛中的亮度顿时变得暗淡起来,争权夺利的心思也减弱了不少。

    但是,九王爷能够隐忍到今日,就说明他并不是一个简单人物。

    所以,他的心思动摇几下之后,瞬间又重新变得坚定起来。

    甚至是,在他的心中生出一个疯狂的计划。

    那就是让洪玄机成为自己的臂膀,只要洪玄机帮助自己。

    借助他大宗师的力量,以及儒家在朝廷中的影响力。

    恐怕,就算乾帝盘的,也只能无可奈何。

    想到这里,九王爷的眼睛顿时变得明亮起来。并且有一种蠢蠢欲动之感。

    。。。

    司徒刑看着自己手掌,好似一头猛虎的青铜令牌。

    大秦虎符!

    司徒刑他虽然没有见过大秦的虎符。

    但是他对龙气却异常的敏感。

    看着那岁月特殊的印记,以及国祚龙气特有的厚重。

    司徒刑没有任何犹豫的断定,这个定然是大秦皇帝用来调动千军万马的虎符。

    想到这里,他的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百感交集的神色,谁又能想到,在这个暗无天日的陵寝之中,竟然埋藏着一头沉睡了数百年,异常完整的大秦金人。

    不论是宗门,还是洪玄机,亦或者是势指挥使,九王爷等人,都被乾帝盘玩弄于股掌之间。

    不!

    不应该这么说!

    而应该说,这些人都被大乾太祖算计。

    斩杀龙尸,积累龙气,延长国祚,只是他释放出的一个烟雾弹。

    大秦金人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只要能够将大秦金人掌握在手中,大乾的国力,战力必定会得到质的飞跃。

    到了那时,就算是外有强敌,内有叛乱,大乾的国本也不会动摇。

    不过,大乾太祖虽然精美,算计无双,但是他终究漏算了几点。

    第一,他没有想到,司徒刑能够误打误撞的进入大虞皇陵,并且因为法家传人的关系,并没有被守卫的龙尸斩杀。

    第二个他没有想到的是,早就陨落的大秦相国李斯竟然早就在大秦金人中暗暗做了手脚。

    如果不是法家的弟子,没有获得他留下那一丝执念的认可。

    就算乾帝盘亲临,也拿不到大秦金人的钥匙。

    到了那时,大秦金人就是一堆废铁。

    大乾太祖的所有谋划也都会落在空处。

    这也说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人算不如天算。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就算大乾太祖智谋无双,更有诸多臣子帮忙运筹帷幄,也终究有算不到的因素。

    不过想想也是。

    天下没有不变的江山,更没有万年的王朝。

    这是天道流转,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意志而转移的。

    所以,天道是最不希望大秦金人落在乾帝盘手中的。

    也正是这个原因,这件事注定要经历无数的波折。。。。

    现在看来,大乾太祖终究是棋差一招,落败给天道。

    这也是司徒刑如此顺利获得李斯认可的原因。

    如果仔细想想,大乾太祖,相国李斯,司徒刑,洪玄机,梦神机,乾帝盘,这些人虽然都天之骄子。

    但是,却没有完全摆脱天道的控制。

    就好似一颗颗棋子,本来毫无交集,但是在天意的作用下,命运最终非常奇妙的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个波澜壮阔,或者精彩,或者悲壮的画面。

    以天下苍生为棋子,也天地江山为棋盘。

    天道好似一个异常高明的棋手,在亿万年来,主宰天地的一切。

    也正是这个原因,无数的人试图打破天地囚笼,跳到另外一重天地!

    但是,只是不知,另外的天地是否也是如此?

    司徒刑眼神幽幽,好似失神,又好似陷入了沉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的眼睛这才恢复了明亮。

    司徒刑眼睛明亮,好似朝圣一般,将手中充满岁月斑驳,象征大秦最高权力的虎符重重的安放在凹处。

    说来也奇怪。

    本来没有任何反应,好似破铜烂铁一般的先秦金人,竟然好似被从沉睡中唤醒一般。

    每一个零件,每一个部分,都开始慢慢的苏醒。

    轰!

    轰!

    轰!

    随着一阵非常有规律的机关咬合声,整个大地都好似震颤起来。

    埋藏在地底,不知几百年,大虞耗费了无数天材地宝,才修复成功的先秦金人巨大的眼睛开始一点点的亮起。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