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你是李斯李相国?”

    听到那中年男人自爆身份,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收缩起来。嘴巴微张,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

    “你不是早就死了么?怎么可能还活着?”

    “什么!”

    “你说什么?”

    “你竟然敢诅咒本相国,我看你活得不耐烦了!”

    司徒刑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李斯耳目却极其的灵敏。还没等话音落地,李斯那种大脸已经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的身体更是被好似小鸡一般,被李斯直接捏着脖子一把抓起。

    咳!

    咳!

    咳!

    因为气管被捏住的关系,司徒刑的呼吸顿时变得困难起来,因为缺氧的关系,脸色更是变得铁青。

    他用拳头捶打,试图挣脱李斯手掌的束缚。但是,李斯的个子虽然不高,体型也不壮硕,但是他的手掌却异常的有力,好似老虎钳一般死死的攥住司徒刑的咽喉。

    任凭他如何的挣扎,都没有一丝松开的迹象。反而因为他激烈的反抗,导致身体内氧气饱和度急剧下降。

    “松手!”

    “松手!”

    “快松手!”

    “你快掐死我了!”

    司徒刑用自己的拳头重重的砸在李斯的手臂之上,但是李斯的手臂好似精铁一般坚硬,任凭如何捶打,也没有丝毫放松的迹象,反而越来越紧,司徒刑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就在他即将昏厥之际。

    李斯的手掌竟然慢慢的松开一丝。本来将要昏厥的司徒刑,也因为这一丝松动,变得精神起来。

    “小子!”

    “看在咱们都是法家一脉的份上!”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本相国!”

    “否则,本相国定然让你魂飞湮灭!”

    李斯的声音很轻,但是在司徒刑耳边却好似炸雷一般,不过也让他看到某种希望。他的嘴巴张合,从肺腔中,有些艰难的发出一声异常沙哑好似呢喃的声音:

    “相国!”

    “你已经失败了!”

    “秦王政陨落,大秦早就已经灭亡,现在的朝廷是九百年后的大乾!”

    “什么!”

    “这怎么可能?”

    “九百年了!”

    “怎么可能过去九百年了?”

    李斯听到司徒刑的话,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不对!”

    “定然是你在骗我!”

    “本相国感觉不过是几日,怎么可能已经过去九百年?”

    “你这个小贼,竟然敢欺骗本相国,该杀!”

    李斯好似想到了,眼睛陡然变得锐利起来,手上的力度也陡然加大不少。本来脸色又些恢复正常的司徒刑,眼睛顿时一滞。呼吸更是变得急促起来。

    “真的!”

    “这是真的!”

    “纵横家离间了秦王政和诸皇子,以及法家的关系,从而导致宦官赵高和公子胡亥献城投降。”

    “秦王政被百家围攻而死,就连李相国你也。。。。”

    “本相国!”

    “本相国怎么了?”

    听到和自身有关,李斯的表情顿时变得狰狞起来,有些急促的问道。

    “手!”

    “手!”

    “手!”

    不过,司徒刑却没立即答他的问题,而是有些困难的用手指着自己的脖子,脸色赤红,好似呼吸不通畅。

    “快说!”

    “我劝你不要和本相国耍滑头。。。”

    “否则本相国定然会让你生不如死!”

    李斯看着司徒刑艰难呼吸的表情,也不感到担忧,轻轻的松开手掌,让他双脚落在地面之上,眼睛冰冷的威胁道。

    “知道!”

    “知道!”

    司徒刑使劲的揉搓着脖子,大口,有些贪婪的呼吸着四周的空气。他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的轻松,原来自由呼吸竟然是一件这么幸福的事情。

    “快说!”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本相国为什么会陨落?”

    见司徒刑气息稳定,脸色变得正常之后,李斯有些忍不住的大声追问道。

    “相国帮助秦王政锻造的十二金人,可以说的冠绝天下。”

    “就算百家用尽心机,也不是对手!”

    司徒刑平复自己的心情之后,幽幽的说道:

    “那是自然!”

    “那十二金人可是搜集天下之兵,融合了法家,墨家,阴阳家,皇家的力量!”

    “其威力可以战天斗地,别说区区的百家,就算天下皆反,秦王政也可以凭借这十二金人力挽狂澜!”

    听到司徒刑的话,李斯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倨傲和得意,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对!”

    李斯好似想到了什么,他的脸色陡然变得难看起来,眼睛中更闪烁着凶光。

    “按照十二金人的强度,就算咸阳被人离间,众叛亲离,秦王政也定然不会落败!”

    “你在骗我?”

    “我没有骗你!”

    看着李斯的脸色大变,眼露凶光,司徒刑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急忙说道。

    “十二金人的确是无人能敌!”

    “但是,就因为太过强大,获罪于天!”

    “天上降下火雷,冰雹,将十二金人击成碎片!”

    “前辈也因为这个原因,修为大损,后被人围杀于咸阳城外。”

    “什么?”

    “获罪于天!”

    “被人围杀于咸阳城外!”

    “对你说的事情,本相国为什么没有一丝印象?”

    “你是不是在骗我?”

    听到司徒刑的解释,李斯的眼睛不由的收缩,其实听到十二金人的时候,他心中已经有了几分相信。

    因为十二金人是大秦帝国最高等级的秘密。

    别说是旁人,就连皇子胡亥都不知道。否则,他也不会在阴人的鼓动唆使下背叛大秦。

    但是,他心中还有着几分侥幸。

    “我知道相国一时难以接受!”

    司徒刑见李斯并没有暴怒,心中不由的升起几分庆幸,有些小声的慰藉道。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相国一生想要打破天地樊笼,做那逆天之举!”

    “天地岂能无所感应?”

    “所以这才有天火,雷霆落下。”

    “十二金人虽然强悍,但是终究是后天之物。”

    “这么说。。。”

    “本相国的逆天之举是失败了?”

    李斯抬头看着和几百年前没有丝毫变化的天空,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有一丝苦笑之色。

    早该发现的!

    自己早该发现的!

    怪不得这里的天地,是那么的死板,没有一丝生机。

    原来,这里根本不是天地。

    而自己也是不是李斯本人,只是一缕不甘心的念头。

    “不甘!”

    “本相国真的不甘心啊!”

    “倾国之力,就这么失败了?”

    “天道竟然降下雷火,将十二金人击溃!”

    “贼老天,究竟要束缚我等到什么时候?”

    李斯看着纹丝不动的天空,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强烈的不甘,全身血管好似青蛇一般浮起,好似疯癫一般仰头怒吼道。天空也仿佛感受到了李斯胸中的怒火,竟然第一次发生了改变。

    蔚蓝色退去,赤红色上升。最后竟然变成了血色,更有一道道闪电好似龙蛇一般在天上舞动扭曲,好似苍天都被激怒。

    但是李斯脸上却没有任何惧怕之色。

    反而身体挺拔,好似标枪,又好似大龙一般直刺天空。

    说来也奇怪。

    刚才还是电闪雷鸣,好似随时都会落下的雷霆,竟然十分诡异的消失,好似刚才的一切都是虚幻,也好似这里的天道就是一个纸老虎。

    司徒刑看着眼前诡异的变化,眼睛陡然圆睁,嘴巴大张,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

    “强悍无敌的天道,竟然被李斯吓退!”

    “如果天道真的如此孱弱,为什么会禁锢天下英雄数千年!”

    “这怎么可能?”

    “什么天道!”

    “不过是一个软蛋。。。”

    李斯眼睛中却没有任何的意外之色,好似对眼前这样的事情早就已经适应。看着畏惧退去的天道,他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不正常的潮红,好似疯癫一般大声笑道。

    天道好似真的被李斯吓到,竟然好似小孩子一般藏起,不敢在出一点声音。刚才还清明的天空,也变得暗淡不少。

    “这里!”

    “这里是李斯的执念所化!”

    “上面的天道,也不是什么天道,只是他的一缕执念。。。”

    看着四周的变化,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你的修为太低!”

    “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本相国是不会把钥匙交给你的!”

    “你还是速速离去吧!”

    看着天道退去,四周变得灰暗。李斯仰头看天,双手背在身后,眼睛迷离的说道。

    “钥匙!”

    “什么钥匙?”

    “难道启动金人的钥匙竟然在这幻境之中?”

    想到了某种可能,司徒刑的眼睛顿时闪烁起来。只见他没有任何犹豫的几步上前,对着李斯的背影重重的行了一礼,面色肃穆的说道。

    “这尊金人劫后重生,是我法家的最后希望,还望前辈成全!”

    “成全!”

    “本相国为什么要成全你?”

    李斯头也不,有些轻飘,有些不屑的说道。

    “本相国既然已经陨落,有这尊金人陪伴也是不错!”

    “还请前辈成全,因为晚辈也想和相国一般,做那逆天之人?”

    司徒刑并没有因为李斯的绝而起身,反而更加真诚的说道。

    “什么!”

    “你要做那逆天之人?”

    “难道你就不怕天道么?”

    “这方天地看似宽广无垠,其实却是一个巨大的囚笼。”

    “人,魔,妖都是生活在囚笼之中。”

    “从远古到现在,不是没有人试图打碎这个囚笼的,但是尝试的人如同过江之鲫,真正成功的不过寥寥几人!”

    “你真的想好了?”

    “要知道,这一步踏出,就再也不能头。”

    “老夫就是最好的例子!”

    李斯有些诧异的看着司徒刑,眼睛闪烁,好似逼问一般。

    “不后悔!”

    “也不能后悔!”

    “因为晚辈是没的选择!”

    听着李斯的大声诘问,司徒刑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苦涩,满脸无奈的说道。

    “没得选择?”

    “为什么!”

    看着司徒刑满脸无奈的表情,李斯的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疑窦,有些好奇的问道。

    “晚辈命格本就薄弱,虽然后天遇到了诸多奇遇,命格变得贵重不少!”

    “但是却遭到命运的反噬!”

    “现在生命剩下的不到三载!”

    “如果晚辈不逆天改命,注定会早夭!”

    “所以说,晚辈才说,不是晚辈愿意逆天而行,而是不得不为!”

    司徒刑满脸苦涩的看着苍天,半晌之后,他才幽幽的说道。

    “什么!”

    听到司徒刑的话,李斯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惊讶之色。

    司徒刑只感觉眼前一花,等他反应过来之时,李斯的洁白如玉的手指已经按在他的血脉之上。

    血脉枯竭!

    生命将尽!

    的确是即将凋零的迹象。。。

    但是看你的面相,不应该如此早天才是!

    李斯眼睛微眯,静静的感受着脉搏跳动的节奏,过了半晌,他的眼睛陡然收缩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是的!”

    “晚辈的状态正如前辈所言,血脉枯竭,如果没有大的际遇,必定会生命将尽。”

    “所以,就算晚辈知道天意难违!”

    “也不得不做那逆天之举!”

    “因为晚辈看不破生死,也真的不愿意这么早的陨落!”

    司徒刑看着李斯闪烁的目光,脸上的苦涩变得更浓。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如果现在让晚辈陨落!”

    “晚辈真的不甘心!”

    “因为晚辈还有很多心愿没有完成。。。。”

    “不甘心!”

    感受着司徒刑心中的不甘,李斯的眼睛不停的浮动。

    “是!”

    “不甘心!”

    “虽然晚辈知道自己修为浅薄,但是还请前辈给晚辈一个机会!”

    “让晚辈替前辈完成没有完成的心愿!”

    “让我们共同逆天而为!”

    司徒刑看着李斯的表情变化,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喜色,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不甘心!”

    “好一个不甘心!”

    “本相国就给你钥匙!”

    “本相国到想看看,你究竟能走到哪一步?”

    李斯眼睛闪烁,犹豫半晌之后,才好似做出了某种决定,重重的点头,一脸坚定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