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有意思,一切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龙生九子,各不相同,没想到平日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九王爷,也有这样的一面。”

    “原来,以前的一切,都是他的伪装,为的就是保住自己的性命。”

    “现在他接受了龙气灌体,孱弱的身体恢复了正常,甚至的强壮。”

    “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还会甘心做一个任人摆布的傀儡?”

    “没想到,这次,乾帝盘真的看走眼了!”

    “皇家中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物。”

    洪玄机看着全身气势不停上升,眼睛中流露出倨傲,唯我独尊之色的九王爷,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诧异。

    不过他并没有出手将九王爷斩杀,也没有将他制伏,更没有上报乾帝盘的打算,反而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看好戏的神色。显然,他和乾帝盘的关系。

    也并不像外界看到的那么融洽。

    或者说,乾帝盘和洪玄机的关系,也仅仅局限于合作。

    如果非要用一个恰当的关系来形容,乾帝盘,梦神机,洪玄机三人的关系。那就好比三国时期的魏蜀吴。

    梦神机在三人当中实力最强,宗门的力量也是凌驾王朝之上。

    这时候,不论是乾帝盘还是洪玄机,为了保护自己,以及身后的势力,最好的办法就是合作。

    通过合作来聚集力量,从而摆脱来自梦神机的威胁。

    但是两人毕竟不是一体。

    行事方法上难免有些差别,冲突,日久天长,间隙日生。

    过了蜜月期,就再也没有当初的信任了。

    这也是梦神机一直没有各个击破的原因,他在等。等洪玄机和乾帝盘,自己翻脸。

    虽然时间比较长久,但是他总算是等到了。

    “有趣!”

    “这盘棋局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洪玄机明显是发现了什么,但是他却没有任何表现。”

    “显然洪玄机和乾帝盘的同盟已经形同虚设。”

    “也对!”

    “如果不是如此。。。”

    “洪玄机也不会在发现自己潜伏之后,不仅没有揭发自己,更偷偷的给自己传音,和自己秘密达成共识。”

    “这么说来,这位九王爷暂时动不得。。。。”

    隐藏在人群当中的梦神机看着洪玄机表情中微妙的变化,以及九王爷眼神的转变,嘴角顿时微不可查的上翘,流露出一个了然诡异的笑容。

    “上!”

    “上!”

    “一定要将大虞太祖斩杀!”

    “一定要将他身上的龙气全部掠夺!”

    一个个武士在功名利禄的诱惑下,在势指挥使和九王爷的督战下,好似猛虎一般冲出。

    但是那个身形高大,好似巨人,全身已经大部分龙化的大虞太祖,可不是以前那些龙尸能比的。

    他的一举一动,都有着难以想象的威力。

    轰!

    大虞太祖长满鳞片,好似龙爪一般的手掌伸出,皇陵之中本来就异常稀薄的空气陡然炸裂。无尽虚空中更是出现一道道黑色的裂痕,好像是一块布满裂痕的玻璃,又好似被敲击过的冰面,仿佛随时都可能崩溃破裂一般。

    不过空间的强度,修复力,要远超众人的想象。

    不论空间如何的破碎,瞬间都会被修复如初。

    这也是半步虚空高手的厉害之处,如果是武道宗师,恐怕就是费尽全身的力气,也仅仅能让空间出现一丝微小好似蛛书包网.bookbao2的裂痕。

    怎么可能形成这么巨大,好像随时可能崩溃的空间裂缝。

    但是,就算是半步虚空,无限接近破碎的高手,也没有办法彻底的打碎虚空,摆脱空间的束缚。

    只有更进一步,成为真正的破虚高手,他们才能真正的打碎虚空,见到神灵。

    这也就是常人所说的,打破虚空,即可见神。

    这里的神灵,说的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神灵,而是自己内心的本性。

    亦或者是可以说是人的本源。

    。。。。

    轰!

    随着一声巨响,几位武道宗师还没等靠近太祖龙尸,就被他的拳意击溃。

    剩下的先天高手,在太祖龙尸的威压之下,更是丧失了战斗的欲望。好似鹌鹑一般低着头,任凭太祖龙尸肆虐。

    “这!”

    “这就是半步虚空高手么!”

    “实在是太可怕了,举手投足之间,都有天地之威!”

    看着头颅已经完全化龙,周身布满鳞片,好似有着天地之威的太祖龙尸,不论是洪玄机还是势指挥使的眼睛,都是微不可查的收缩。

    其他的人脸上更是浮现出害怕之色。

    太祖龙尸的强悍,远远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不知为何,他们面对太祖龙尸的时候,心中竟然会莫名浮现出一种和天地为敌的错觉。

    仿佛太祖龙尸就是天地的宠儿,不论是谁,只要胆敢和他为敌,就会被天地排斥。

    “这是?”

    “这是怎么事?”

    “我们为什么有一种被天地排斥的感觉?”

    感受着来自天地的恶意,不论是儒家的弟子,阴阳家的对弟子,亦或者法家的弟子,脸色都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他们每一个人的修为早就突破先天,或者是武道宗师,或者是武道圣人。

    对天地的体悟要远超常人。

    虽然他们有时心中愤恨天地,认为这方天地是一个大大的囚笼。

    限制了众人的未来。

    更人人族数百上千年没有诞生一位破碎虚空高手。

    也正是这种执念的存在,一代又一代的武者,好似疯癫一般,想要真正的破碎虚空,彻底的摆脱这方存在了数千年,数万年的牢笼。

    但是,他们虽然愤恨天地,但是他们却比谁都畏惧天地。

    “没想到,太祖龙尸的修为竟然达到了如此地步!”

    “半步虚空!”

    “更能够借助天地的力量为己用!”

    洪玄机看着周身被天地伟力覆盖的太祖龙尸,眼睛不由的收缩。

    不知为什么!

    他有一种十分特殊感觉。

    或者说是直觉。

    他感觉太祖龙尸在皇陵之中发生了某种奇妙的变化。

    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是太祖龙尸绝对不止一个半步虚空那么简单。

    梦神机的眼睛也是在不停的收缩。

    他出身太上宗门,修炼的是太上无情之道,和天地的联系,要比洪玄机还是敏感,所以他心中的惊讶,要比洪玄机要大的多。

    所以,他表情的变化更为强烈。

    。。。。

    “开!”

    司徒刑眼睛惊喜的看着眼前的变化。

    随着大乾龙气的倒灌,一条条神龙嘶吼,纠缠在在一起,互相的撕咬,撕扯。

    更有一片片硕大的青色的龙鳞落下,一丝丝玄色的鲜血滴落在地上。

    龙战于野,气血玄幻!

    不过让人感到可喜的是,随着大乾龙气和大虞龙气的交战,九龙宝座在两股力量的共同绞杀作用下,开始一点点的提升。

    王座下方的空间也一点点的暴露在司徒刑的眼前。

    “这是!”

    “这是什么!”

    看着一点点的洞开的宝座,以及耸立在黑洞当中,好似小山一般高大,全身由青铜铸造,布满咒文先秦金人。

    司徒刑的眼睛不停的收缩,手背上的青筋一根根的浮现,心中更是有着说不出的震惊。

    “这怎么可能?”

    “此物不是早就毁在天谴之下了么?”

    “怎么可能在这里?”

    轰!

    轰!

    轰!

    就在司徒刑眼睛圆睁之时,他头顶的斩仙飞刀陡然好似感受到了什么,三对翅膀竟然十分诡异的颤动起来,并且发出嗡鸣之声。

    随着斩仙飞刀的震动,埋藏在皇陵底部,不知几百年的金人,也好似感受到了什么。

    竟然好似同步一般,随着斩仙飞刀的震动而震颤起来。

    一丝丝黑色的土壤,一丝丝污秽的黑气,随着金人的震颤开始一点点的掉落。

    本来看起来有几分暗淡的青铜外壳,好似被人用干净的白布擦过一般,陡然变得光鲜亮丽起来。

    不过,最大的变化,还是他的眼睛。

    本来金人头顶那十分暗淡,没有任何神光的眼睛,竟然十分诡异的亮起,射出两道红色好似激光的光线。

    司徒刑躲避不及,顿时被红光罩住。

    更加诡异的是,他的身体好似被某种力量牵引,竟然不由自主的向空中飞去。

    “这是!”

    “这是怎么了?”

    感受自己的身体,好似牵线木偶一般向金人头顶飞去。司徒刑的眼睛中顿时流露出一种难言的恐惧之色。

    恐惧来自未知!

    司徒刑虽然胆识过人。

    但是遇到这种前所未有的情况,他心中多少还是有几分担忧。

    但是司徒刑并没有惊慌,更没有反抗,因为他心中对那位法家前辈,有着说不出的信任。

    他坚信!

    那位几百年前的法家巨头,定然不会坑害后辈弟子。

    所以,他并没有挣脱,反而十分顺从的让红光裹挟着他前进。

    也不知飞行了多久。

    也许是一息,也许是一刻,也许是许久,等司徒刑眼前恢复光明的时候,他已经身处某个未知的空间。

    “这是那里?”

    司徒刑看着脚下,好似镜子一般光滑的水面,以及空中静止不动的白云,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疑惑。

    但是他并没有束手束脚,而是迈着坚定的步伐毅然前行。

    也不知走了多久。

    司徒刑的眼睛陡然收缩,因为在他的前方,不知何时竟然站在一位身穿中古服饰,头上梳着发髻,佩带眉宇的中年男子。

    这位中年男子正在仰头看天,眼睛中流露出迷茫之色,好似天空之中蕴含着无穷的秘密。

    “晚辈司徒刑,拜见前辈!”

    “敢问前辈名讳?”

    虽然不知那人身份,但是看其穿着,还有身上的气势,司徒刑顿时断定,此人定然是中古,一位久负盛名的法家巨头。

    而且这人也不是本尊,而是一个念头。

    虽然不知为何,这一个念头在这里存在几百年而没有消亡,但是上前行礼总是没有不妥。

    毕竟,礼多人不怪。

    但是出乎司徒刑预料之外的是,那人仿佛根本没有看到司徒刑。

    反而全部的目光,一如既往的落在天穹之上。

    “前辈一直这么看着天穹,可是有什么秘密?”

    司徒刑顺着那中年人的目光看向天空,有些好奇的问道。

    听着司徒刑的话,一直呆若木鸡,没有任何反应的中年人,脸上第一次有了微妙的表情变化。

    “本相国看着天空!”

    “并非他有什么秘密,而是本相国想要将他打碎,从而摆脱这个巨大的牢笼!”

    “相国!”

    听到这个特殊的称谓,以及那人的服饰打扮,司徒刑的眼睛顿时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中年人。

    “相国!”

    “前辈可是李斯?”

    “哦!”

    “没想到你这个小子还有几分见识!”

    “没错!”

    “本相国就是大秦帝国的宰相李斯!”

    “世人只知道本相国权倾天下,更是法家中仅次于商鞅,韩非子的巨头。但是少有人知,本相国的最终目标,不是成为权臣,也不是称王天下,而是打破虚空,摆脱牢笼!”

    “成为继老冉,孔丘之后的不朽亘古存!”

    李斯抬头看天,眼睛中流露出迷醉之色,好似呢喃的说道。

    “小子!”

    “本相国不知你从哪里来。”

    “更不知你的服饰为何如此怪异,但是你既然是我法家门徒。”

    “本相国自然会提携于你!”

    “本相国府上的食客虽然不如孟尝君那么多,但也是食客过千!”

    “看你还有几分本事,只要你加入,本相国定然亏待不了你!”

    司徒刑看着满脸峥嵘,霸气侧漏的李斯,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难掩的苦涩。

    “怎么?”

    “你不愿意?”

    “现在大秦国力鼎盛,本相国又大权在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让你成为本相国的食客,共同对抗苍天,还委屈你不成?”

    李斯敏感的捕捉到司徒刑眼睛中的那一丝苦涩,有些恼怒,又有些不满的说道。

    “晚辈不敢!”

    司徒刑看着李斯愤怒的表情,心中顿时大惊。

    “既然不敢,你为什么要拒绝本相国!”

    “要知道韩非子已经陨落,商君陨落,现在法家之中以本相国为尊!”

    “而且咸阳乃是天下的首都,龙气炽烈,法书包网.bookbao2恢恢,只要立于咸阳之中,本相国就无敌于天下。”

    “只要你跟随本相国,定然能够完成逆天壮举!”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