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人!”

    “约定的时间已经快到了,那几位怎么还没有到来。。。是不是路上出了什么问题?”

    在一处隐蔽之处,一身校三法司尉服饰的马良有些焦急的抬头看着四周,见外面没有丝毫动静,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安。

    “淡定!”

    “今日之事,事关重大!”

    “定然不能出现半分纰漏,否则别说是你,就算是老夫也担待不起!”

    势指挥使看着脸上有着焦急之色的百户马良,心中不由的升起几分不喜,用教训的口吻说道。不过他的心中也多少有几分惴惴。

    毕竟,今日之事关乎国祚国运。不容有失。。。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抬头,望向远方,希望能够看到一丝踪迹。

    就在他抬头转动视线的时候,一直低头,看起来有几分唯唯诺诺的马良,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幽色,嘴角更是轻微的上翘,流露出一个十分隐晦,意味深长的笑容。

    乾帝盘,大乾王朝自认为做的十分隐秘,但是殊不知,早就被宗门察觉。

    一直悬而未决,只是时机不到罢了。

    。。。

    也不知过了多久,势指挥使的耳边陡然传来一阵车辙碾压地面的声音。

    几辆不大,外表毫不起眼的车撵,在数十个衣着普通的护卫保护下,由远及近,缓缓的向他所在的方向驶来。

    虽然这几辆车撵看起来十分的普通,甚至有几分破旧,但是势指挥使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脸上反而流露出几分少有的紧张。

    要知道,势指挥使位极人臣,就算面对乾帝盘,也少有这种紧张情绪。

    不是势指挥使心态不稳,而是车厢里的人,身份实在是太过特殊。每一个人都举足轻重,常人几十年也难得一见。

    更何况今日,他们数位同时连抉出现,这样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甚至可以说微乎其微。

    嘎吱!

    嘎吱!

    嘎吱!

    随着车辆越来越近,最后慢慢的停在势指挥使的面前。

    随着青色布帘的慢慢掀开,势指挥使的眼睛陡然亮起。心中更有着说不出的期待。

    洪玄机!

    那可是儒家第一人!

    也是三百年,被人誉为最有可能超越圣人的存在。

    马上就要和这样的人蒙面,他的心中怎么可能没有期待和激动呢?

    就在他聚精会神,眼睛圆睁之时,车辆之中竟然传来一阵十分虚弱,充满痛苦的咳嗽声。

    “咳咳!”

    “咳咳!”

    “咳咳!”

    势指挥使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心中更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迷惑。

    因为据他所知,洪玄机早就成就了大宗师,一身战力当世少有对手,这样的人气息怎么可能微弱?

    不过,他的迷惑很快就有了答案。

    只见一个苍白枯瘦的手掌出现在他的面前,紧接他的眼睛中豁然出现了一抹皇家特有的明黄色。

    “九王爷。。。”

    看着面色苍白,好似大病未愈,身体削弱,全身充满阴柔气息的中年男人,势指挥使的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您怎么来这里了。。。。”

    龙生九子,各不相同。

    九王爷是先帝的遗腹子,尚未出生,先帝就驾崩归天。

    不知是不是因为思念先帝太甚,嫔妃在生下九王爷后,也撒手人寰。

    好在九王爷是先帝骨血,乾帝盘也甚至照顾,他才没有早早的夭折,但就是如此,九王爷的身体从小一直孱弱,旧病难医。

    如果不是身处皇家,有着医术最精良的太医日夜伺候,更有有着无数的奇珍异宝进行滋补调养,恐怕这位九王爷早就英年早逝,魂归福地。

    “九王爷!”

    “外面风大,您要注意。。。”

    看着身体孱弱,好似病秧子的九王爷从车撵上下来,势指挥使急忙上前,用自己的披风为他遮挡寒风。

    看着势指挥使的动作,九王爷苍白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感激的笑容。

    他虽然是天潢贵胄,但是还没有出声,父皇就已经驾崩。

    母妃更是因为思念过度,难产而死,就连他自己也是先天体质极差,如果不是乾帝盘怜悯,派人为他调理,他根本活不到成年。

    想来也是因为他身体孱弱的关系,乾帝盘才能容忍他的存在。

    要知道,乾帝盘可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

    为了登上这个九五至尊的宝座,他的手上可是没少沾同胞兄弟的鲜血。

    如果,他认为九王爷对自己的王位有威胁,定然会毫不犹豫的将他斩杀,兄友弟恭,对皇家来说,只是一个笑话。

    “没事!”

    “指挥使大人辛苦了!”

    “本王奉乾帝王命,来此听候大人调遣!”

    因为陡然见到凉风的关系,九王爷咳嗽的更加厉害,但他还是坚持将这句话讲完之后,这才扭转头颅,重重的咳嗽了起来。

    “咳咳!”

    “咳咳!”

    “咳咳!”

    随行的小太监急忙上前,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小心翼翼的在手心中嗑出几粒赤红色,好似桐梓大小的药丸。

    九王爷对此也不感到陌生,急忙接过,吞咽下去。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那个药丸真的神效。

    吞下下去不过瞬息,本来咳嗽的厉害的九王爷,竟然脸上出现了几分潮红,咳嗽的频率也是大为减缓。

    看着太监手中那个青瓷药瓶,以及九王爷的表现。

    势指挥使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他虽然不是医家出身,但是因为职责的缘故,对医药多少有几分研究。

    药效如此迅猛,必定是虎狼之药。

    九王爷身体本就孱弱,在用这么霸道的虎狼之药,必定会损伤根基,是祸非福。

    宫中的御医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还给他用这么霸道的药丸,其中细节,真是思之极恐。

    让人不得不心惊胆战。

    势指挥使心中不由的大惊,不过他的脸色却没有任何的变化,或者说不敢有任何表现。

    四周看似波澜不惊,谁知道有没有那位的眼线?

    不!

    确切说,四周必定布满了眼线。

    只要他有任何反应,第二日,就会被人记录在案,呈到御前。

    到了那时,就算乾帝盘不处置他,心中也必定有所芥蒂。

    想到这里,他好似没有任何发现一般。笑着和九王爷点头之后,继续向前,一脸恭敬的站在第二辆车架之前。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