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到底是什么宝物,竟然能够让阴阳家改变自己的立场?”

    乾帝盘听到李德福的话语,表情不由的就是一滞,眼睛中更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丝好奇。

    要知道,阴阳家虽然历史悠久,最早可以追溯到上古,但是,自古以来,阴阳家都十分的分散。

    如同阴阳家的名字一样,总体说来,共有占卜,堪舆两脉。

    占卜一脉,懂得大衍之数,最擅长推演国运,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多为王族,豪族服务。

    也正是这个原因,有人也将他们成为阴阳家的显宗。

    现在的钦天监孙星官一脉,就是阴阳家的显宗。

    而和占卜一脉的显耀不同,堪舆一脉却是非常的低调,或者是说是隐秘传承。

    他们不高居庙堂,而是深入百姓之间,寻龙点穴,为人造福,被世人称之为地仙!

    阴阳家两个主要的传承,手段各异,思想更是南辕北辙。

    一个高居庙堂!

    一个身在江湖!

    就算中古的阴阳家圣人邹衍在世的时候,也没有办法将这两脉完全融合。

    邹衍之后,阴阳家在也没有圣人诞生。

    两脉的关系,变得越发的微妙,甚至是隐隐有些对立。

    乾帝盘实在想不出来,究竟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两个流派摒弃隔阂,并且用让朝廷将这两支力量收为己用!

    “这样宝物,对陛下来说,不值一文,但对阴阳家来说,却有着难以替代的意义!”

    李德福轻轻的抿嘴,笑着说道。

    “速速说来!”

    乾帝盘听到李德福的话,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脸上浮现出几丝焦色,急声问道。

    “诺!”

    李德福被乾帝盘追问,不敢隐瞒,急忙上前一步,用好似捏着嗓子的声音低低的说道。

    “据奴才所知,阴阳家中,不论是推演之派,还是堪舆之派,对朝廷的观星台都十分的垂涎。”

    “只要陛下以观星台作为奖赏,奴才想阴阳家中,不论是堪舆之派,还是推演之派的人都定然不会拒绝!”

    李德福眼睛闪烁半晌之后,声音幽幽的说道。

    “观星台!”

    听到李德福的话,乾帝盘的眼睛陡然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李德福,过了半晌这才声音沙哑,好似追忆的说道:

    “观星台可是上古时期就存在的重宝。”

    “据说此台乃是上古人王伏羲的重器,测量日月,推移星斗,蕴含了阴阳造化之功,具有难以想象的威力。”

    “也正是这个原因!”

    “观星台历代以来,都是伏羲一族的重器!”

    “不是人王继位等隆重之事,绝对不允许开启!”

    “直到后来。。。。”

    “后来怎么样了?”

    听着乾帝盘的讲述,李德福的念头好似到了上古那个波澜壮阔的时代。

    人王伏羲!

    人王轩辕!

    人王颛顼!

    人王少昊!

    一个个上古人王的身形出现在他的脑海当中,一段段被尘封的往事,浮上他的心头。

    乾帝盘突然停住讲述,他不由满脸诧异的追问道。

    “后来发生炎黄之战,伏羲败退,黄帝一统天下,观星台也因为战争的关系,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导致品级大跌,但自古有传言,此观星台中蕴含了上古天道的传承。”

    “什么!”

    听到乾帝盘的话,李德福的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乾帝盘。

    他实在是想不到,乾帝盘竟然能够说出这么一段秘密。

    而且,这个秘密,完全颠覆了他心中以往的认知。

    “这怎么可能?”

    “人王黄帝和伏羲不是兄弟么?”

    “黄帝怎么可能进攻炎帝伏羲,并且将伏羲族全部诛杀。。。”

    “这怎么可能?”

    “呵呵!”

    “历史都是由胜利者写成的!”

    “朕当年看到这段秘闻的时候,也是满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

    “他不会因为时间的流矢,也有所改变。。。。”

    “寡人只能说,先人们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看着李德福表情变化,乾帝盘的嘴角也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丝苦涩。

    “人王伏羲陨落!”

    “天道文明崩塌。。。。”

    “观星台这等重宝也被打碎,传承尽是失去!”

    “但是。。。。”

    “只要能参悟透其中的秘密,必定能够重新获得上古的传承!”

    “这也是历代帝王,都将观星台放在皇宫大内之中的原因!”

    “否则那孙星官也不会不理会朝中之事,整日蜗居观星台。。。”

    “如此重宝,怎么可以轻易授予他人?”

    乾帝盘看着远处,他的目光仿佛打破了时间空间的束缚,直接落在皇宫之中,那个无比神秘的存在。

    观星台之上的孙星官好似心有感应,落在星空中的目光第一次发生了闪烁。

    “陛下!”

    “观星台虽好,但是和大乾的基业比起来,又算的了什么?”

    见乾帝盘有些舍不得,李德福的眼睛不由的闪烁了几下,幽幽的说道。

    “是啊!”

    “观星台虽然是上古时期的重宝,虽然贵重,但是和朕的江山比起来,又算的了什么。。。”

    听到李德福的话,乾帝盘的脸色不由的就是一滞,眼神幽幽,好似思索,又好似在权衡,半晌之后,他好似想通了什么,眼睛中的犹豫之色顿时尽去。

    剩下的只是说不出的清明,显然,在刚才那段时间,乾帝盘做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

    。。。

    “该死!”

    “你竟然敢暗算本官!”

    司徒刑看着凭空消失的城池,以及被法术迷晕的士卒,那里会不知自己中了埋伏。

    “不错!”

    “司徒刑,任凭你奸猾似鬼,也绝对想不到,本长老手中有着璃龙珠这般神物!”

    身穿青衣,体态矮胖的长老白皙的手掌中托着赤色的璃龙珠,满脸自得的说道。

    “璃龙珠!”

    司徒刑看着矮胖长老手中,那好似玛瑙雕琢,里面隐隐有着白龙游动的宝珠,眼睛不由的收缩起来,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不错!”

    “正是璃龙珠!”

    “你别看这颗宝珠不显眼,但是里面却囚禁了一条璃龙的龙魂!”

    “只要催动咒语,就能制造出一片足以以假乱真的幻境。”

    矮胖长老看着满脸震惊的司徒刑,眼睛中不由的升起几分得意,用手指轻轻的转动璃龙珠,里面的龙魂配合着他的手指,上下翻滚说不出活灵活现,更有一种说不出的目眩。

    见司徒刑目瞪口呆这才有些自傲的说道。

    “没想到本官已经加倍小心,最终还是招了你们的阴谋诡计!”

    司徒刑看着眼睛空洞,明显是陷入幻境的樊狗儿等人,不由有些气急的说道。

    矮胖道人的手段实在是狡猾诡异,如果不是他身上恰巧有东珠这等宝物,恐怕也会遭了算计。

    “哼!”

    “任凭你奸猾似鬼,也绝对想不到,幻境的范围并不是只有大城河流!”

    “确切说,城外的黄沙戈壁,早就已经是幻境范围!”

    “这也是璃龙珠的强大之处,无声无息,让人防不胜防!”

    矮胖道人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司徒刑,心中的得意更胜,不由的嘴角上翘,流露出好似老狐狸一般的笑容,奸诈的说道。

    “长老英明!”

    “任凭他们奸猾似鬼,最后,不还是中了长老的计谋!”

    “现在数千兵甲被璃龙珠迷惑,陷入幻境,不能自拔!”

    “仅仅剩下一个司徒刑,不足为虑!”

    面色赤红的清风道人看着形单影只的司徒刑,以及满脸得意的矮胖道人,不由的竖起大拇指,满脸夸奖的说道。

    “哈哈!”

    听着清风道人那十分明显的拍马,矮胖道人的脸上虽然没有明显的表情流露,但是他的眼角已经出卖了他的内心。

    “上!”

    “杀了他!”

    “为在知北县陨落的人报仇!”

    随着矮胖长老的命令,一个个宗门道士,手掌中陡然射出一道道光柱。

    或者是化作火焰,或者是化作寒冰,或者是化作雷电,密密麻麻,好似天罗地书包网.bookbao2一般罩了下来。

    看着空中那好似海浪高山一般的法术,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阵收缩。

    这些宗门中人,虽然是精锐,但是境界都不算太高。

    就算里面最强大的清风道人,也不过是一个鬼仙巅峰。

    这样的实力,根本不被司徒刑放在眼里。

    但是,这些人聚集在一起,迸发出的力量,却是十分的惊人。

    这也是量变引发的质变。

    就是司徒刑也不敢硬撼!

    轰!

    轰!

    轰!

    司徒刑的拳头好似流星一般砸落,并且随着他的拳头落下,他的背后总会出现一条吞天巨蟒,在不停的对天咆哮。

    “星辰摇曳!”

    一个矮胖的道人,手指轻点,他的手指指肚上发出刺目的强光,看起来就好似一颗星斗。

    随着他的手指轻弹,一道道白光脱离他的手指,形成一个个椭圆形的存在,就好似一颗颗星斗从天而降。

    又好似九天之上的银河倒灌。

    一枚枚星斗发出耀眼的白光,拖着长长的尾巴,摇曳着从空中落下,形成一片好似雨幕的流星,在空中形成一幅好似流星雨一般波澜壮阔的图画。

    司徒刑和矮胖长老的实力,远超其他人。

    也正是这个原因,两人的战斗异常的激烈,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插手的。

    任凭清风道人心中如何的不甘,也只能看着两人和众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最后彻底消失在视线当中。

    “哼!”

    感受着空中那汹涌好似银河的光点,司徒刑不由的冷哼一声,手掌握成拳头,好似打桩机一般悍然轰出!

    一拳!

    两拳!

    三拳!

    。。。

    不过是须臾功夫,司徒刑的拳头就轰出了数十上百次。

    而且,司徒刑和普通的莽夫不同,他的每一拳都是含而不漏。

    力量不停的叠加,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气柱,好似大江大河,又好似无数的银鱼逆流而上。

    轰!

    两股同样浩大,但是却截然不同的力量重重的撞击在一起。

    看着空中一颗颗浮动的星斗,毫无神智的通天巨蟒好似被激活,好似灯笼一般的眼睛中陡然伸出一道赤光。并且嘴巴大张,发出好似龙吟又好似老牛的哞叫。。。

    “这是什么?”

    看着嘴巴大张的通天巨蟒,悬浮在空中,手指轻弹,好似神人的矮胖长老,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色。

    不知为何,他心中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惊惧。

    仿佛,这条吞天巨蟒,远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就在他心中狐疑,思索之时,空中的通天巨蟒又有了新的变化。

    只见他的嘴巴大张,形成一个接近一百八十度的存在。

    在他的喉管之处,更是形成了一个黑色的漩涡,随着漩涡的旋转以及轰鸣声,一颗颗星斗好似被某种看不见的力量牵引,竟然不由自主的投向他的嘴巴。

    “咔!”

    “咔!”

    “咔!”

    随着一阵阵清脆的咀嚼声,矮胖长老引以为傲的星斗,竟然被那条通天巨蟒当做饼干一般咬碎。

    随着星核的破碎,一丝丝白色光芒绽放,让整个通天巨蟒都变得通透。

    心脏,血管,骨骼,肌肉等都隐隐可见。。。

    星辰爆炸时产生的力量很大,就连通天巨蟒的体质,也隐隐有几分受不了。

    他的体内有的地方,在星光炙烤下已经有些发黑,更有的地方隐隐有着凸起,仿佛随时可能崩溃一般。

    但是,矮胖长老的心中并没有欢喜之色,反而有着说不出的恐慌。

    因为不知为什么,通天巨蟒竟然对漫天的星斗有着某种说不出的克制。

    也正是这种克制,让他法术产生的破坏能力大大的减弱。

    “这怎么可能?”

    “你背后的不是一条普通的大蛇!”

    “他定然是来自远古的生物,司徒刑你藏的真够深的。。。”

    “所有人都以为,你只是一个运气好的小子罢了,没有想到的是,你竟然有上古的传承!”

    感受着星斗上传来的克制力,矮胖长老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过了半晌,他才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不过这样也好!”

    “只要将你击杀!”

    “不论是什么样的传承,那都会变成本长老的囊中之物!”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