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洪玄机听到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的允诺,本来古井无波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淡淡的喜色。

    李德福十分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丝喜色。本来有些悬着的心,顿时落到了肚子里。

    “此言当真?”

    洪玄机眼睛直视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定定的问道。

    “你又有什么资格,来称诺此事!”

    “这是自然!”

    “本公出京之前,乾帝盘曾经亲自授予令牌。”

    “所有之事,皆可决之!”

    李德福看着洪玄机,满脸肃穆的说道。

    “乾帝有明令,只要先生肯出山,但有所求,无有不允!”

    周围的人看着两人,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希冀的光芒。

    洪玄机现在代表的不仅仅是他自己,更是理学一脉,更有无数学子。

    所以,当他们看到洪玄机和李德福达成共识之后,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振奋之色。

    。。。。

    神都皇宫

    紫色的龙气垂下,形成一道道好似垂幕的存在。

    一身明黄色龙袍,面目峥嵘,好似人中之龙的乾帝盘高居上首,眼睛中精光闪烁。在他的面前,放着数本手札,手札上都些了一个大大的急字。

    八百里急报!

    这几份手札的分量,非常的重,就算乾帝盘是人道之主,也不得不慎重对待。

    “北郡的形势还没有好转么?”

    “禀陛下,忠勇伯正在不停的增兵,和张家逆贼在城外对峙。”

    “在需要一段闪时间,定然能够将逆贼肃清!”

    听到乾帝盘的询问,兵部尚于成道急忙走出人群,将玉笏高举,声音肃穆的说道。

    “很好!”

    “朕在给你们半个月的时间。。。”

    “一定要将逆贼肃清!”

    听到兵部尚肯定的答,、乾帝盘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满意之色。

    重重的点头,声音肃穆的说道。

    “诺!”

    兵部尚虽然知道战场上局势瞬息万变,但却不敢表现出为难,急忙上前叩首,肃穆的领令。

    “天下大旱,庄稼歉收,无生道的人趁机作乱,裹挟无知百姓四处流窜。”

    “诸公可有对策?”

    见兵部尚退下之后,乾帝盘这才从文案上拿起第二份急,好似鹰隼龙眸一般的眼睛在户部众人的脸上划过,等所有人表情都变得肃穆之后,他这才声若炸雷的说道。

    “陛下!”

    “百姓无知,又被生计所困,这才从贼!”

    “只要我等救济黎民,让百姓不再担心生机,再也儒家礼仪教化,自然不会有人从贼。。。。”

    “无生道的灾祸也会消除于无形。。。”

    就在乾帝盘话语刚落,身穿赤色官袍的礼部尚李光洙急忙走出人列,声音清脆的说道。

    “没错!”

    “陛下!”

    “李大人的建议可行。。。”

    “只要打开各州郡的府库赈灾,在以礼仪进行教化。”

    “百姓必定会对朝廷感恩戴德。”

    “到了那时,就算有无生道的贼人蛊惑,也不会有人从贼!”

    听到礼部尚李光洙的话,不论是乾帝盘还是其他几位大臣,都是不由的轻轻点头。

    釜底抽薪!

    如果真的按照此法实行,必定能够起到釜底抽薪的效果。

    不过和各位大人的兴奋不同,身为户部尚的牛根生却是一脸的苦涩。

    “户部!”

    “按照此法执行。。。。”

    乾帝盘好似猛虎蛟龙一般盘坐在龙椅之上,好似鹰隼一般的眸子落在牛根生的脸上,声音肃穆的吩咐道。

    不过,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户部尚牛根生并没有立即领旨,反而一脸苦涩的看着乾帝盘。

    “哦?”

    “为什么不领旨?”

    “可有什么事情?”

    乾帝盘看着牛根生,眼睛中不要有的流露出几分不渝,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启禀陛下。。。”

    “臣有话要说。。。。”

    牛根生被乾帝盘盯着,身体不由的就是一僵,虽然心中有些不情愿,但还是不得不站了出来,高举玉笏,一脸苦涩的说道。

    “讲!”

    看着牛根生的表情,以及无奈的语气,乾帝盘的心不由的就是一揪,但他还是轻轻的点头,示意牛根生说出来。

    “启禀陛下。。。。”

    “累年来,朝廷边疆用兵频发,国库早就空虚。”

    “而且这次旱灾波及的范围十分的广,就连几个主要的产粮区域,也是颗粒无收。。。”

    “今年的税赋,根本没有多少。”

    “礼部尚李大人的建议虽好,但是我们户部是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

    牛根生给乾帝盘重重的行礼之后,面色愁苦的说道。

    “什么!”

    “国库已经空虚至此?”

    听到牛根生的话,乾帝盘的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其他储备呢?”

    “陛下!”

    “各地已经有了几分不好的迹象!”

    “军粮此时格外的重要。。。。”

    兵部尚见乾帝盘有调用军粮储备的想法,急忙走出朝班,面色肃穆的说道。

    看着走出朝班好似护食母鸡一般的兵部尚,乾帝盘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几分不悦,但是他也明白。

    现在大乾已经是风雨飘摇,部队更是重中之重,绝对不能出现哗变。

    军粮在这时也就变得格外重要。

    “军粮不能动。。。。”

    “诸位可有什么其他别的办法?”

    “这。。。。”

    听着乾帝盘的询问,诸位臣公的脸上都流露出思索以及为难之色。

    正如户部尚牛根生所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更何况,他们还未必都是巧妇。。。。。

    看着一个个垂头丧气,目光躲闪的臣公,乾帝盘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说不出的失落。

    “青苗法。。。。”

    “我们可以用青苗法。”

    “以官府的名义向当地豪族,富户借贷,发放给当地的百姓。。。。”

    “官府只需要支付一部分利息。。。”

    也不知是那位大臣,眼睛陡然一亮,有些异想天开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

    “朝廷向民间借贷,这成何体统。。。。”

    “再说,青苗法究竟如何,还没有定论。”

    这个建议一出,没想到最先反对不是别人,竟然是提出问题的礼部尚李光洙。

    “没错!”

    “成何体统!”

    “朝廷的颜面还要不要了?”

    其他的大人听到李光洙的话后,脸上也不由的升起几分不满。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但是,和众人的不满不同,乾帝盘的眼睛中却流露出思索之色。

    显然,这个不太成熟的建议,让他想到什么主意。

    就在这时,一个小太监急急忙忙的走进大殿,来到乾帝盘的耳边,小声的嘟囔了几声。

    刚才还老神在在的乾帝盘陡然站起身形,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转身离开大殿。

    “这!”

    “这!”

    看着乾帝盘那匆忙的神色,诸位大人的眼睛不由的闪烁起来。

    心中更是在暗暗揣摩,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让乾帝盘不顾政事。

    虽然不知是什么事情,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在乾帝盘的心中,那件事情的重要程度,远在张家父子造反,无生道蛊惑百姓之上。

    “洪玄机可是答应了?”

    “禀陛下,他答应了,不过他要成为天下理学宗主!”

    低眉顺眼好似老猫的李德福声音低沉的说道。

    “天下理学宗主,真是好大的胃口!”

    “奴才没有办法,只能假意答应!”

    “假意答应?”

    “你代表的可是朕,代表的是朝廷,怎么会有假意答应一说?”

    乾帝盘看着跪坐在地上的李德福,不由的冷哼一声,面色上也浮现出了几丝不渝。

    不过,他仿佛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冷哼之后,就再也没有说些什么。

    “奴才该死!”

    “奴才也实在是没有办法。”

    “那洪玄机可是圣人论实力更是恐怖。”

    过了半晌,乾帝盘的情绪好似全部平复,眼睛不停的闪烁,声音肃穆的说道。

    “有条件就好,就怕他没有条件!”

    “洪玄机可是儒家第一人,有他出手,我们的大事,毕竟会多上几分把握!”

    见乾帝盘明显有几分不满,李德福急忙上前,笑着解释道。

    “恩!”

    “洪玄机的确是天下少走的高手,论实力,当代仅在梦神机,朕之下。”

    “的确有资格和朕说条件!”

    “你继续说他还有什么条件?”

    乾帝盘听到李德福的话。眼睛闪烁半晌以后,这才淡淡的问到。

    “他还希望陛下能重用白鹿院的人”

    “恩!”

    “洪玄机此人,朕还是十分了解的。存天理,灭人欲,本就是清心寡欲之道。”

    “他对人间的功名利禄以及其他,都不放在心上。”

    “如果不是为了宗门,他是不会妥协的!”

    “陛下,洪玄机是当代儒家理宗之主,也是儒家当今实力最强者,有他出手,定然没有问题。”

    李德福满兴奋的说道。

    “恩!”

    “不过开启密藏,除了要有儒家之人外,还要有法家,墨家,阴阳家的通力合作!”

    “法家的人,朕打算让三大指挥使共同出手!”

    “至于墨家的人,朕会给他们亲自下旨,以他们和朝廷的关系,想来他们也不敢拒绝。”

    “就是这个阴阳家,行踪莫测。。。。”

    “而且堪舆一脉,向来和朝廷关系。。。。”

    乾帝盘听到李德福的话,眼睛不由的微眯,流露出思索之色,过了半晌才幽幽的说道。

    “阴阳家堪舆一脉向来是听调不听宣。”

    “而且朝廷现在和宗门关系十分的微妙。他们恐怕并不是真心向着朝廷,恐怕会做出那种阳奉阴违之事。。。”

    李德福思索了半晌,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无奈。

    “哼!”

    “宗门之人皆该杀!”

    “朕真应该让镇魔大军,将他们全部诛杀。。。。”

    听着李德福的话,乾帝盘有些负气的说道,不过他也知道,这只是负气的话。

    镇魔大军虽然是朝廷最精锐的部队,由武圣率领,攻山伐庙无有不克。

    但是宗门也不是易于之辈。

    他们的触角早就渗透到大乾的每一个角落。。。

    如果他真的将宗门连根拔起,最后的结果只会是两败俱伤。

    更何况,今时不同往日。。。

    大乾国祚将尽,宗门蠢蠢欲动。

    大乾的土地上更到处都是烽火,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朝廷很多重臣态度也都变得十分的暧昧。

    更有人和宗门联系频繁,让乾帝盘恨不得将他们如数诛杀,方能解开心头之恨。

    但是,就算乾帝盘在强势,也不得不承认,大乾对宗门的掌控力度,的确是大不如以前。

    “不过,陛下也无须担心。。。。”

    李德福听到乾帝盘的话,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精光,脸上的表情松弛,故作轻松的说道。

    “不担心?”

    “朕怎么可能不担心?”

    “那处密藏可是大乾最后的希望。。。”

    “如果出现一丝纰漏,我大乾三百年江山就会葬送在朕的手中。”

    “朕百年之后,有什么颜面去面对大乾的列祖列宗!”

    听到李德福的话,乾帝盘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幽幽的叹息一声,有些担忧,有些无奈的说道。

    听到乾帝盘的话,李德福的表情也不由的就是一滞。

    大乾国祚本有六百年,但是因为太祖被宗门算计,大肆敕封真人,真君等,硬生生的消耗了三百年国运。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大乾的国祚只有三百载。

    不过,朝廷对此也不是没有对策。

    只要将那处密藏打开,让本朝龙气吞噬了前朝的遗留的国运,必定能够将仅剩无几的国祚延长。

    想到这里,他眼睛中的神光更加的炽烈,没有任何犹豫的继续说道:

    “正因为重要,所以我们才更不能吝惜财物!”

    “据奴才所知,朝廷中有一物,是阴阳家拒绝不了的。”

    “因为有朝廷中有一样东西,是他们没有办法拒绝的!”

    “哦!”

    看着李德福那笃定的表情,乾帝盘的表情不由的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他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这奴才,这个时候,就不要卖关子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