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白鹿院的花厅建立在僻静幽深之地,远离吵杂。

    也正是这个原因,洪玄机对此地非常的喜欢,每当有闲暇,就会坐在这里温习功课,或者是钻研文章。

    院的人也知道,洪玄机这个习惯,经常有三五之人,在此恭候,询问学业上的困惑。

    洪玄机也来者不拒,细心的解答。

    久而久之,这里也就成了院学生中的圣地。

    但是今日的清幽,却被俗物打扰。

    一身青色大氅的李德福有些霸道的坐在那里,目光冰冷的环顾四周,一个个身穿黑石服饰的武者,好似虎狼一般将整个花厅封锁,任凭儒生们如何不满,都不后退半步。

    “你们是什么人?”

    “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里是白鹿院的花厅,你们有什么资格霸占?”

    “霸道!”

    “实在是太霸道了!”

    “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在白鹿院如此的霸道。。。。”

    看着行事近乎霸道的李德福,众人的眼睛不由的浮现出一丝不满,有些愤怒的大声嘟囔道。

    “就是!”

    “冲进去!”

    “我就不信这些人胆敢在此地撒野!”

    “这里可是白鹿院。”

    “足以媲美稷下学宫,媲美颍川院的存在,天下读人无不仰慕,谁敢在此放肆?”

    “大人!”

    “我们应该怎么做?”

    看着群情激愤,想要上前的众人,站立在四周的黑石武士,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为难。

    面对手无寸铁的百姓,面对朝中的大臣,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屠杀。

    但是,面对白鹿院的学生,他们心中多少有些忌惮。

    毕竟,那位洪玄机洪子,不仅在儒家有着新圣人的名头,更和乾帝盘私交莫逆,甚至说,某种程度上,他和乾帝盘的亲昵程度,还在内侍李德福之上。

    面对这么一位,他们心中要说没有忌惮,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也正是这么一丝说不出的忌惮,让他们的目光中不由的显露出一丝犹豫,并且向李德福投去请示的目光。

    但是,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李德福竟然好似根本没有察觉。

    竟然面色不变,目光直视。

    “这!”

    看着群情激愤,随时可能失控的儒生,以及呆如木鸡,没有任何反应的李德福,他们的手不由下意识的放在了刀兵之上。

    “停下!”

    “贵人在此,莫要放肆!”

    “再有冲撞之举,休要怪我等言之不预!”

    “哼!”

    “不过是一个阉党!”

    “不过是仰仗人王的宠信,竟然敢在白鹿院如此的放肆!”

    “难道你们就不怕天下读人的悠悠之口么?”

    看着言辞激烈的众人,黑石武士的脸色顿时变得僵硬起来,眼睛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领头的李德福。

    但是李德福好似根本不受外物所扰,面色淡然的坐在高处,目光落在窗户外面的天空之上。

    好似真的在看天空云卷云舒!

    “大人!”

    旁边的武士有些为难的看着首领。

    白鹿院的儒生,虽然都是没有功名,更没有官阶在身,但是,他们在朝中却有很强的影响力。

    翰林!

    宰相!

    御使大夫!

    学政!

    很多身居高位,手握大权的人,都是出自白鹿院。

    而且因为这层关系存在的原因,这些人异常的团结,在朝中形成了一股,不容人小觑的力量。

    有人将他们称为东林党!

    也有人将他们成为清流!

    现在他们在白鹿院如此的放肆,恐怕定然会遭到东林党的严酷报复。

    想到这里,每一个人的眼睛中都充满了哀求。

    他们希望首领能够挺身而出,向李德福解释。从而化解这一场冲突。。。

    但是,就算现在首领真的挺身而出,李德福就会收成命么?

    看着装聋作哑,好似深陷在自己世界当中,丝毫没有察觉的李德福,武士统领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无奈。

    这摆明是想要拿他做伐。

    虽然知道此举,必定会激怒东林党和白鹿院,但他还不得不下令拔出刀兵。

    毕竟,他的根在黑石。

    他的命运,始终掌握在李德福手中。

    想到李德福手段的狠辣,武士统领没有任何犹豫的大声说道:

    “出鞘!”

    “保护好贵人!”

    “任何人胆敢冲击,杀无赦!”

    呲!

    呲!

    随着一声声清脆的声音,一柄柄泛着寒光的刀兵慢慢的出鞘。

    本来只是情绪激动的儒生脸色顿时变得僵硬起来。更有甚者,全身文气不停的翻滚,在虚空之中凝聚成一篇篇诗文。

    显然,他们已经准备好口诛笔伐,只要武士们稍有异动,他们也不会手下留情。

    静!

    非常静!

    不论是黑石,还是白鹿院的人,都一种投鼠忌器的感觉。

    两拨人好似木雕石塑一般站在那里,非常默契的不发一言。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种情况只会维持很短的时间。

    此时的白鹿院,就好像是一个装满火焰的木桶,只要稍微有一点火星,就会怦然炸裂,不论是黑石,还是白鹿院都会牵扯其中。

    恐怕,朝野之上,也不会安稳。

    就在这时,空中陡然传来一声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咳嗽声。

    身穿儒服的生,听到那熟悉的咳嗽声,眼睛顿时亮起,脸上更是浮现出惊喜之色。

    本来有些浮动的气息,也因为这声咳嗽,变得安定起来。

    “山长来了!”

    脸上毫不表情,眼神空洞,好似木雕石塑一般的李德福,好似陡然惊醒,混浊的眼睛中流露出忆之色,好似在追忆以前的青葱岁月,又好似在味人生。

    “你到底是来了!”

    “为了大乾的未来!”

    “为了大乾的国祚!”

    “我不得不来。。。。”

    李德福和洪玄机的眼睛在空中碰撞,装若无人,又好似打哑谜般说道。

    “而且这也是乾帝的命令!”

    “既然你想要请我出山!”

    “那就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

    洪玄机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李德福,过了半晌,才幽幽的说道。

    “只要能够度过此次劫难!”

    “理学必定会被大乾立为国学!”

    “而先生也会成为儒家新的领袖!”

    李德福怔怔的看着洪玄机,好似要将他从里到外全部看透,过了半晌,他好似下定了某种决心,声音沙哑的说道。

    “好!”

    听到李德福的承诺,洪玄机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满意之色,重重的点头,笑着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