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张家大营中军大帐

    和北郡大营的气氛压抑不同,整个中军大帐都透露着一种轻松和欢快,一身戎装的张玉阶高坐在上首。

    身体强壮,好似铁塔的刘大洪面色倨傲,脸上挂着淡淡,却充满疏离感的笑容。

    “刘将军!”

    “这次大胜而归,击溃刘季,功不可没!”

    “等来日大业有成,本公子定然要重重有赏!”

    张玉阶明显心情不错,笑着举起青铜酒樽,遥指刘大洪,满脸笑容的说道。

    “末将能够取胜,全赖公子福德!”

    “末将不敢贪功!”

    刘大洪见张玉阶发话,脸上的倨傲之色不由的就是一敛,上前半步,笑着说道。

    “哈哈!”

    “刘将军过谦了!”

    “本公子不是赏罚不明之人,传令下去,记刘将军一个大功。等会战结束后,一并赏赐!”

    张玉阶见刘大洪脸上没有任何倨傲桀骜之色,心中不由暗暗的点头,眼睛也是流露出一丝满意,笑着说道。

    “诺!”

    旁边的记官听到张玉阶的吩咐,急忙点头。用毛笔在竹简上,一笔一划恭恭敬敬的记录。

    众人无不艳羡的看着刘大洪!

    这可是大功一件啊。。。。

    凭此大功,刘大洪定然能够官升一阶。如果在会战中在有亮眼夺目的表现,那么受到的封赏定然会更重。

    想到这里,每一个人看向记官面前竹简的目光都变得炽热起来。

    自己的名讳何时才能被记录在案?

    “不过。。。”

    “刘季那厮侥幸逃脱。”

    “还有无生道的人和司徒刑都没有消息。”

    “本公子心中甚是不安,恐有不好之事发生!”

    等众人都安静之后,张玉阶环顾四周,心中有些不安的说道。

    “公子!”

    “无须担心。。。。”

    “末将虽然没有将那刘季斩杀,但是,他裹挟逃跑的兵卒不过百人,就算他们躲过重重搜捕,来到北郡,也根本不可能掀起大的风浪!”

    听到张玉阶话语中的担忧,刘大洪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以为然的神色。

    “如此甚好!”

    “有劳将军了!”

    “今日大胜,诸位放开痛饮,不醉不归!”

    听到刘大洪的话,张玉阶不由轻轻的颔首,好似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有些兴奋的站起身,大声说道。

    本来有几分沉闷的气氛,也因为张玉阶的话陡然变得欢快起来。

    炙烤金黄色的全羊,被抬了进来,随着进来的还有一坛坛陈年美酒。

    厨师熟练的用刀将全羊切片,撒上孜然,盐巴等作料,白色的肉香气和美酒的气息混在一起,让人顿时垂涎欲滴起来。

    “香!”

    “真香!”

    “这肉烤的真是绝了,火候刚刚好!”

    刘大洪有些贪婪的耸动着鼻子,满脸的垂涎,有些兴奋的嘟囔道:

    “真让人垂涎欲滴,恨不得马上就吃!”

    “谁说不是!”

    “天然居鲍大师傅的手艺,可是城中的一绝!”

    “把他请过来,还废了公子不少周折呢!”

    “天然居,可是那个珍馐迎来天上客,美酒引出洞中仙的天然居?”

    “除了他,整个北郡,还有谁有这等手艺!”

    “而且,你别看这只是烤全羊,实际上也是大有明堂,羊肚子中还有一只大雁,大雁肚子里有一只野鸡,野鸡的肚子里有一只鹌鹑,鹌鹑肚子里有一只鸡蛋!”

    “因为共有五样,所以也被人称为烤五宝!”

    “山羊,大雁,野鸡,鹌鹑,鸡蛋!”

    “这也太精细了吧。。。。”

    听着旁人的解释刘大洪的眼睛陡然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不过是一口吃食,怎么这么精细。。。。”

    “刘将军,你这有所不知了!”

    “有道是食不厌精。。。”

    “饮**细,对我等武道修为也大有好处!”

    “我们的境界还是低了,这些食物看似精细,但终究是后天,听说宗门那些嫡传弟子,吃的都是灵米,喝的都是灵泉水!”

    “只有这样,身体内才不会堆积沉珂!”

    “这。。。”

    刘大洪有些怔怔的看着眼前烤的金黄,透着扑鼻香气的五宝,那样的生活,是他难以想象的。

    不过他也在心中暗暗发誓,这次定然要跟着张玉阶做出一番大事。

    想到这里,他豁然站起,高举酒杯,一脸恭敬的看向坐在上首的张玉阶。

    张玉阶也来者不拒,笑着起身,和刘大洪觥筹交错之后,又和其他几位军中将领满饮。

    等和众人都满饮之后,张玉阶这才轻轻起身,在侍卫的簇拥下笑着离开营帐。

    本来有些克制的武将,见主公离去,顿时放开,气氛也陡然变得炽烈起来。

    石崇坚笑着和众人举杯,过了半晌,他也轻轻的起身,披着衣服来到帐篷之外。

    在清冷的星光下,走了没有多久,就正好遇到正在仰头看天的张玉阶。

    “崇坚,你怎么不在那多喝一会。。。”

    “难道今日放松,以后大战开启,想要这样喝上一顿,也是难得!”

    张玉阶说的很随意,也很轻松,但是石崇坚还是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了说不出的担忧。

    “公子!”

    “你可是在担忧刘季和司徒刑?”

    石崇坚将众人屏退之后,这才好奇的问道。

    张玉阶没有立即答,反而用幽幽的目光看了石崇坚半晌之后,才淡淡好似叹息,又好似担忧的说道:

    “司徒刑是文曲星和武曲星,双星合璧的命格!”

    “也是我命中的劫数!”

    “刘季更是真龙之主,气运浑厚。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应劫!”

    “等他们卷土重来之时,必定会更加的难缠,更加的让人头疼!”

    “这!”

    石崇坚听到张玉阶的顾虑,想要上前安慰,但又不知如何劝说。

    “不论是司徒刑也好,刘季也罢!”

    “终究只是一个小的波澜,他们注定将成为公子崛起的踏脚石。”

    “再说,那无生道的人也不都是酒囊饭袋!”

    “听说这次,他们从总坛请来了一位高功长老,”

    “司徒刑定然没有生还之理!”

    张玉阶眼神迷离的看着空中的星宿,仿佛那里有着无穷的秘密,让他感到发自内心的着迷。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