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河流!”

    “城池!”

    “你们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吧?”

    听着手中的纸鹤一字不落的转述,矮胖道人的眼睛不由的收缩起来,有些呢喃的说道。

    “长老的意思是。。。用璃龙珠幻化出一座城池,幻化成一条河流?”

    面色赤红的清风道人听到矮胖道人的话,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有些诧异的问道。

    “对!”

    “既然他们打算效仿魏武帝望梅止渴,那么本长老就成全他们!”

    矮胖长老没有任何犹豫的重重点头,笑着说道。

    “诺!”

    “诺!”

    听矮胖长老如此说,众人再也不犹豫,直直的将自己的手掌伸出,一道道青色的光明好似光柱一般射出直接冲击在赤色的璃龙珠上。

    让本来就瑰丽的璃龙珠,变得更加的光明。

    一道道赤色的光线在空中不停的折射,一堵堵城墙,一个个房屋瞬间好似雨后春笋一般,拔地而起。

    最后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一座无比宏大,无比繁华的城池。

    这也就有刚才众人看到的那一幕,一座从来没被标注过的河流,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城池,竟然好似海市蜃楼一般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真耶?”

    “幻耶?”

    看着那座熙熙攘攘,充繁华之色的大城,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是啊!”

    “行军地图上根本没有标注!”

    “这里怎么可能有一座雄城?”

    “而且看这个城池的外貌,怎么和北郡这么像呢?”

    不仅是司徒刑。

    就连樊狗儿,杨寿,李陵等人也是一脸疑惑。更有人忍不住的取出行军地图,反复的比对。

    但是,虽然他们心中比较疑惑,但是城池就在眼前。

    而且借助夕阳的余晖,他们甚至能够看到城头上来走动的兵卒。

    。。。。。

    北郡大营

    一身戎装,须发洁白,脸色阴沉的忠勇伯好似狮子一样高居上首,冷峻的目光环视,一个个身强体壮,好似小山的将领,在他的气势压制下,竟然好似小媳妇见到公婆一般低垂着脑袋,不敢和他的目光进行对视。

    静!

    静!

    整个中军大帐陷入了一种非常诡异的安静当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忠勇伯杨林的声音好似闷雷,好似寒霜一般从上面传来。

    “你们的意思是说。。。”

    “泗水县刘季的部曲被逆贼刘大洪击溃。现在生死不知?”

    “知北县司徒刑所率部曲,遭遇未知袭击,至今下落不明。。。。”

    忠勇伯的声音很轻,但是每一个都能够感受到他内心的愤怒。

    “本伯派你们去接应!”

    “就是担心出现这等事情,现在倒好。。。一万多兵马凭空消失。真是亲者痛,仇者快!”

    “都是酒囊饭袋!”

    “朝廷养你们干什么用?”

    听着忠勇伯的训斥,下面的将领,都耷拉着脑袋,好似被霜打了的茄子。

    有心解释,但又不知道如何说起。

    毕竟现在双方进入了僵持阶段,每一个兵卒,每一个部曲,对忠勇伯来说,都至关重要。

    更何况,知北县府兵和泗水县府兵都是难得的雄兵!

    “末将无能!”

    “还请伯爷责罚!”

    看着一个个脸色紧绷,眼睛中流露出羞辱之色的将领,面色略带阴柔的曹腾急忙上前,笑着说道:

    “伯爷!”

    “小的有话讲。。。。”

    “这件事和你无关!”

    “你有什么好说的。。。”

    见有人出来,忠勇伯杨林下意识的想要训斥,但是见是曹腾,到嘴边的话又被压了去,冰冷僵硬的脸色稍缓,有了几分变暖的迹象。但是仍然有些负气的说道: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

    “让他们去接应,却出现了这么大的纰漏!”

    “不要替他们开脱,都是一群废物!”

    “伯爷!”

    “小的真不是要为几位将军开脱!”

    “此事,说起来,真怪不得几位将军!”

    曹腾见忠勇伯流露出倾听之色,目光和其他几位将军隐晦的交错之后,收到感激的目光之后,这才微微一笑,继续说道。

    “张家父子在北郡经营数代,更是军中骁将,朝廷诸公少有人能及,论能力恐怕也仅在伯爷之下!”

    “哼!”

    “朝廷中那些,都是酒囊饭袋,不值得一提!”

    “张家父子的确是难缠。。。。”

    曹腾看似是在夸奖张家父子,实际上是借助张家父子,来巧妙的拍忠勇伯杨林的马屁。

    杨林果然没有发现,十分受用的重重点头,好似不满,又有几分骄傲的嘟囔道。

    “伯爷自幼生长在军伍之中,又经过数十年的征战,那张家父子虽然难缠,定然不是伯爷的对手!”

    曹腾见杨林身上的怒气消减了不少,满脸谄媚的说道。

    “不过!”

    “诸位将军,自然是没有办法和伯爷相提并论!”

    “而且贼军十分的狡猾。。。”

    “提前在路上布置了重兵把守,几位将军也是屡败屡战,不是他们不卖命,而是张家父子实在是太狡猾了!”

    站在下首的几位将军收到曹腾的颜色,急忙上前,跪倒在地,满脸肃穆的说道:

    “伯爷!”

    “还请伯爷赎罪!”

    “真的不是末将不卖命,实在是张家父子太过狡猾!”

    “我等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满朝文武,能够压制张家逆贼的,也只有伯爷您。。。”

    “恩!”

    “都起身吧!”

    “此事倒也怪不得尔等,是本伯大意了!”

    忠勇伯杨林受到吹捧,只感觉全身病体都轻松不了不少,不由的轻轻的点头。眼睛中的怒色也退却了不少,众人本来有些提着的心顿时放心。

    对曹腾的援手之恩,也越发的感激。

    “不过!”

    “此事固然怪不得尔等,但是,事情已经发生,理应全力以赴,而且知北县的兵马对我等十分重要。。。”

    “绝对不能放弃!”

    “放出斥候,细作,一定要找到他们!”

    “本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忠勇伯杨林思索半晌之后,声音肃穆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