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前进!”

    “继续前进!”

    “按照地图上标注,前面不远处有一条河流,那里有清澈的河水,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们还能捕获几头麋鹿,摘些野果,这样大家就可以美美的吃上一顿了。”

    李陵从怀中取出军用的地图,仔细观察四周的山峦形势之后,脸上陡然流露出惊喜之色,笃定的说道。

    “什么!”

    “前方有河流?”

    众人听到李陵的话,下意识的向前,想要看清楚一些。

    好像他们的眼睛能够透过地图,落在

    但是李陵却没有满足他们这个好奇心,身体轻轻侧过,看似十分随意的将兽皮地图折叠好,放进怀里。笑着说道。

    “本将军还能骗尔等不成?”

    “前方的确有水!”

    “水!”

    “前方有水!”

    “太好了!”

    “诺!”

    “诺!”

    本来就有些口干舌燥,眼冒金星的士卒,听到前面有河流,眼睛顿时亮起,一脸兴奋的大声喊道。

    本来异常疲惫的身体,也好似被上满发条的机器,顿时充满了力量。

    看着一个个眼睛亮起,充满斗志好似恶狼一般的士卒,李陵的眼睛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满意。

    只要保持这股心气,定然能够坚持到水源之地。

    不过,事情往往不如意十之八九!

    他心中知道自己的谋划,别人却是不知。

    就在大军即将整装待发之时,一个士卒有些好奇,有些狐疑的说道。

    “真的么?”

    “不可能吧?”

    “俺家一直就在这里住!”

    “没有听说附近有河流啊。。。。”

    “这!”

    “这!”

    听到那有些发闷的声音,周围的士卒的眼睛中不由的闪烁起来,情绪上也不由的出现一丝骚动。

    “不会是骗我们的吧?”

    “这怎么可能?”

    “将军怎么可能骗我们?”

    有的人对李陵十分的信任,认为他绝对不可能欺骗大家,不过也有人对李陵的话感到怀疑,他们看向李陵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不信任。

    “就是!”

    “以前也走过这里,没有发现有什么河流啊!”

    “难道是假的?”

    其他人听到士卒的话语,眼睛中也流露出一种狐疑。

    “就是!”

    “俺家在去知北县以前,也是在附近居住的,那条河流根本没有听人说起过。”

    陆陆续续有人站起来,对李陵口中的河流提出质疑,本来有几分恢复的士气,也开始出现低沉的迹象。

    李陵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是他的脸色并没有任何变化,凡人异常严肃认真的说道。

    “怎么会?”

    “本将军怎么可能骗你们。。。”

    “那里不仅有一条河流,还有一座大城,里面有吃的喝的,只要我们到了那里,定然能够获得补给!”

    “什么!”

    “大城?”

    “这怎么可能?”

    众人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难以置信,有些呐呐的说道,显然,他们心中对此事充满了希望,但又有几分不信。

    “那里离此地不远!”

    “只要你们加把力气,”

    “这里怎么可能有一座大城?”

    “好!”

    “姑且如此!”

    众人心中虽然还有着疑惑,或者是狐疑,但是见李陵说的言之凿凿,也只能姑且信之。

    艰难的从地上爬起身,吞咽着唾液,满脸垂涎的向前。

    不知是不是错觉!

    他们从空气中,竟然真的闻到了一种河流特有的味道。

    。。。

    看着一些嘴唇发干,跌跌撞撞,但是却依然向前的众人。

    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感动。

    同时,对李陵的统帅能力,也有了很大的认可。

    “大人!”

    “前方真的有水?”

    樊狗儿接过士兵递过来的布条,轻轻的擦拭了一把,等布条彻底变黑之后,扔到一旁地上,有些好奇的看着司徒刑,小声的问道。

    看着心直口快的樊狗儿,司徒刑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渝和无奈,但是他并没有发怒,也没有立即答他,环顾四周,见周围的人,都目光炯炯的看着他,这才笑着淡淡的说道:

    “这是自然!”

    “正如李将军所说,此地不仅有水源!”

    “更有一座大城!”

    “这怎么可能?”

    樊狗儿听到司徒刑肯定的答,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茫然,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这怎么可能呢?”

    “俺们来的也从这里经过的,怎么没有见到那个城池?”

    樊狗儿还是有几分不理解,挠着自己的后脑勺,有些憨憨的说道。

    “上次来的时候,只是走马观花!”

    “而且,你看的懂地图吗?”

    “不要在这里捣乱,只要跟着大人走,自然就能够见到那座大城!”

    “北郡地大物博,人烟稠密,在这种地方,有一两座城池也是正常!”

    就在这时,杨寿豁然上前,有些不满的瞪了樊狗儿一眼,大声的呵斥道。

    “某家以前在军营效力的时候,还曾经在那里修整过!”

    “此话当真?”

    听到杨寿信誓旦旦的说道,樊狗儿的眼睛陡然亮起,有些兴奋的问道。

    “自然是真的,某还能骗你不成?”

    杨寿的眉头不由的轻皱,好似不耐烦的挥手。

    樊狗儿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满脸的高兴,四周的士卒,听到杨寿的话,脸上顿时也是浮现出欣喜之色。

    本来有些担心的人,也是在心中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司徒刑和杨寿十分隐晦的交换了一个眼神,嘴角上挑,流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表情。

    “兄弟们!”

    “听到杨将军的话了吧!”

    “都加把劲!”

    “水源,城池就在前方!”

    薛礼趁机高举方天画戟,大声的鼓舞道。

    “到了城里,有吃有喝的,还有柔软的地方睡觉!”

    “再也不用饱受风沙的摧残!”

    “诺!”

    “诺!”

    听到薛礼的话,众人的心中力气更浓。

    每一个人的眼睛都是亮起,如果刚才他们还是半信半疑,那么现在他们已经是百分相信,前方不远处就有一条浩荡的大河。

    在河流的后方则是一座固若金汤的大城。在那里有他们需要的一切,干净冷冽的泉水,热气腾腾的饭菜。

    但是众人不知道的是,一个用符咒做成的纸鹤,非常隐蔽的从草丛中飞起,好似蜻蜓一般向道人所在之地飞去。

    。。。。

    而一直闭目打坐的矮胖道人,眼睛陡然睁开,嘴角更是上翘,流露出胸有成竹的神色。

    “既然你们说这里有河流!”

    “既然你们说这里有大城!”

    “那么这里就真的有河流,就真的有大城。。。”

    仿佛是感知到他的心意,他手中的璃龙珠不停的闪烁起来。迸发出一种淡淡的赤色光辉。。。

    随着他手中璃龙珠的不停闪烁,一栋栋青色的建筑顿时好似雨后春笋一般瞬间,拔地而起。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