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除了这个,我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可能!”

    吕四娘眼睛中流露出几分迷茫和难以置信,但她还是认真的说道。

    “司徒大人,定然已经踏入了宗师之境!”

    “或者说的他境界还没有抵达宗师之境,但是他的战力已经不亚于任何一位武道宗师!”

    “那可是武道宗师啊!”

    “就算在武道昌盛,宗师满地走的中古时代,也能被称作武道的脊梁!”

    “更何况是现在。。。”

    “老爷这次看走眼了。。。。”

    “一位年轻的,潜力无限,可能成就武道圣人的宗师,论价值,丝毫不在潜龙之下!”

    “毕竟潜龙就是潜龙,可能未来成就大业,但是被斩杀,沦落为草莽的更多,哪有一个必定成为武道圣人的宗师安稳!”

    吕四娘看着站在战车之上,全身好似白玉的司徒刑,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艳羡,小声的嘟囔道。

    “要我说,还是小姐有眼光!”

    “恩!”

    听到吕四娘的夸奖,吕雉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幸福和难为情。下意识的凤眼上挑,偷瞄站在战车上好似战神一般的司徒刑。

    司徒刑好似心有感应,轻轻的扭头,两人恰巧四目相对。

    吕雉顿时只感觉心如鹿撞,脸上更是好似蒙上了一层红布,手指轻轻的绞着衣角,有着说不出的羞涩。

    司徒刑虽然不如吕雉那般面皮薄,羞涩。但也是目光躲闪,眼睛中透露着一种幸福和惊喜。

    吕雉有些羞答答的垂着头,想要上前将窗帘拉上,但是心中又有些不舍。

    脸庞发烫的坐在那里,不知这么应对。

    还是吕四娘眼疾手快,将窗帘拉上,隔绝了司徒刑和吕雉的目光。

    司徒刑看着青色的窗帘被拉上,和吕雉再也没有办法眉目传情,心中难免升起几分可惜。

    但是他并没有太过在意。

    毕竟,这段时间的相处,两人虽然都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但是,心中却早就有了答案。

    那就是非君不嫁!

    非卿不娶!

    一个有情,一个有意。。。

    。。。

    轰隆!

    轰隆!

    大军好似钢铁洪流一般前进,所过之地,不论是山石,还是被烧焦的草木的,都瞬间变成飞灰。

    不过慢慢的,山石上红色的痕迹,越来越浅,黑色的灰尘,也越来越少,到了最后,更是自剩下一层白色粉末。

    有些灰头土脸的李陵,有些欣喜的看着前方。

    因为在前方数百米的地方,他竟然看到了一抹翠绿。

    这也预示着,大军即将走出鹰嘴崖!

    荒芜!

    死寂!

    鹰嘴崖虽然安全,但是那里一切都是灰蒙蒙的,好似地狱,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荒芜死寂之感,更让人从心底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和绝望。

    再次看到绿色,竟然让人从心底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喜悦。

    在李陵看来,那一抹绿色,代表了生的希望,也表明,他们已经慢慢的接近鹰嘴崖的边缘。

    只要在行进一段距离,就会彻底脱离那个荒芜,死寂的世界。

    噗!

    噗!

    噗!

    啪!

    全身被黑色颗粒覆盖,看起来好似泥人的士卒眼睛呆滞,有些麻木的机械性的向前。

    他们的脚步落在厚厚的灰尘,灰烬上,发出一种噗噗的闷响。

    一缕缕灰烬升腾起来,萦绕在他们的衣甲之上。

    好在,士卒全身早被灰烬覆盖,所以他们也毫不在意,确切说,就算在意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毕竟他们不是樊狗儿,不是吕四娘,更不是司徒刑!

    别说他们只是一个武徒境界的士兵,就算是统领千军万的薛礼,李陵等人身上也有着淡淡的墨痕。

    不过,这样也让所有人非常直观的发现了战力的高低。

    司徒刑战力比拟宗师,所以他身上的灰尘最少。

    樊狗儿是先天巅峰,半步宗师,身上的灰尘虽然比司徒刑多上不少,但是只有淡淡的一层。

    薛礼和杨寿是先天中期,比樊狗儿略差,身上大部分都被灰尘覆盖。

    李陵,夏海波更差一些,身上的灰尘更多。

    就在中心中暗暗较劲之时,士卒脚下的声音陡然就是一变。不再是那种沉闷,而是有了几分清脆。

    步伐也变得轻快不少,好似脚踝从泥泞中拔出一般,本来有几分麻木的眼睛中顿时流露出一丝欣喜。

    出来了!

    总算是出来了。。。。

    李陵急忙上前,看着脚下青色的地面,以及生机盎然的花草,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几分欣喜。

    紧提着的心也慢慢的放下,全身更有着说不出的放松。

    悬崖林立,怪石嶙峋的鹰嘴崖给了他太多的压力。

    让他的心中一直紧绷着一根线。

    走出鹰嘴崖,脚底踏在坚硬的地面上,看到新鲜靓丽的花草,让他紧紧绷着的那根线,顿时放松了不少。

    也许是久违的安全感袭来,让李陵身体陡然就是一松。

    眼睛中的戒备之色,也变得松动了不少。

    这也是矮胖道人选择在附近设伏的原因。

    人们在危险环境中时间越长,就越渴望安全。

    一但到了他们自认为安全的环境中,紧绷着的思维瞬间就会变的放松下来。

    “渴死了!”

    “谁说不是!”

    “诺大的鹰嘴崖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走了大半天,一口水都没有喝,怎么可能不渴?”

    士卒们舔了舔自己有些开裂的嘴唇,希冀的看着四周,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水源,痛饮几口。

    但是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流水。或者说,就算有流水,也会被烈火烤干。

    “走不动了!”

    “真的走不动了!”

    “实在是太难受了!”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一个个士卒好似多米乐骨牌一般瘫软在地上,张开嘴巴,好似离开水面的鱼,不停的抱怨道。

    这种情绪好似能够传染,不过半刻钟功夫,朱雀营大多的人,都出现了干渴,脱水的迹象。

    “起来!”

    “都给我起来!”

    看着病怏怏,好似脱水的士卒,李陵的眼睛不由的圆睁,有些不满的大声斥责道。

    “大人!”

    “不是兄弟们偷懒!”

    “实在是里面的环境实在是太差了,到处都是飞舞的灰尘,而且因为刚被火焰烧过的关系,出奇的干燥!”

    “别说是他们,就算是末将也是嘴巴喉咙痛,恨不得喝上一桶清水!”

    副将见李陵脸色有几分不渝,急忙上前解释道。

    李陵面色阴沉的环顾四周,他虽然心中有着几分不满,但也不得不承认副将说的有道理。

    士卒经过长期跋涉,耗费了大量的体力。

    又因为火焰的关系,出奇的缺水,现在走出鹰嘴崖,心里的动力松懈,这才好似多米乐骨牌一般一个接着一个摔倒。

    不过作为一个合格的指挥官,除了战斗的时候要英勇之外,还要能够时刻掌控军队的动态。

    善于用谋略!

    这个事情虽然棘手,但是却难不住李陵!

    毕竟他也算是将门出身,对谋略兵也颇有研究。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样的事情,历史上也有先例!

    魏武帝曹操当年帅军征讨的时候,也遇到了这种情况,士卒因为缺水,出现了畏战情绪。

    为了让士卒重新充满斗志,魏武帝曹操告诉他们,前方有一片梅林。

    里面的梅子又大又甜,又好吃。。。只要在走一会,就能有水喝了!

    士卒们信以为真,又重新的恢复了斗志,终于走到了目的地。

    这也就是,历史上非常有名的故事“望梅止渴”。

    李陵现在要在做的也是如此,不过,他不是望梅止渴,而是望水止渴!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