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嘎吱!

    嘎吱!

    嘎吱!

    车轮碾压在灰烬之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一个个士卒好似木雕石塑一般,步伐整齐的上前,迸发出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

    好似钢铁洪流一般,被烈火炙烤的有些发红的地面,瞬间变得支离破碎。

    轰!

    轰!

    轰!

    士卒的步伐十分的矫健,好似重重的锤子一般落在大地之上。

    他们和出口的距离也就越来越近。

    司徒刑站在战车之上,目光炯炯的注视前方,说来也奇怪。

    他的身体四周仿佛有一个看不见的气模,任凭黑色灰烬飞溅。竟然也都不能靠近他身体半分。

    四周的人脸色漆黑,好似刚才火堆中爬出来一般。

    而司徒刑全身的衣服还是光洁如新。

    没有任何污垢的痕迹,也不得不让人感到感慨。

    坐在机关车中的吕雉,看着四周飞溅的灰尘,满脸艳羡的看着身白如玉的司徒刑。有些好奇的问道:

    “四娘!”

    “一羽不加身!”

    “这就是先天武者的实力么?”

    吕四娘听到吕雉的询问,这才将目光收,有些幽幽解释道:

    “先天武者,全身劲气勃发!”

    “就算是一根羽毛,一只苍蝇,也别想落在他们的身上。”

    “不过。。。。”

    看着吕四娘的脸上流露出犹豫迟疑之色,吕雉有些好奇的问道:

    “四娘怎么了。。。”

    “不过什么?”

    吕四娘迟疑了半晌,好似确认的又看了一遍,这才说道:

    “小姐可曾注意樊将军?”

    “未曾!”

    吕雉不知吕四娘为什么突然问到樊狗儿,还是如实的道。

    “那樊将军也是先天武者,而且是半步宗师!”

    “小姐可以仔细的观察半晌。”

    “再和司徒县主进行比较。。。。”

    吕四娘眼神幽幽,好似引导的说道。

    “还有什么不同么?”

    听到吕四娘的话,吕雉的眼睛不由的一滞,有些好奇的问道。

    吕四娘也不答话,只是笑而不语。

    吕雉在四娘这里得不到答案,轻轻扭头,透过机关车的窗帘缝隙,看着位于后方的队伍之中,好似铁塔的樊狗儿。

    漂亮的凤眼中流露出着迷茫之色。

    “这。。。”

    “都是先天武者,难道还有什么不同么?”

    不过,她的眼睛很快就收缩,惊疑之中透露着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

    “小姐!”

    “你也发现不同了?”

    吕雉的目光也落在樊狗儿身上,有些幽幽的问道。

    “两者同是先天武者,但是的确有着不小的差别。”

    “樊狗儿一呼一吸,虽然仿佛龙卷。更将四周的灰尘全部吹散,看起来气势要惊人不少!”

    “但是如果仔细观察,还是能发现两者的不同。”

    “司徒刑的呼吸缓慢,好似老龟冬眠。”

    “樊狗儿气息热烈,如同喷火的巨龙。”

    “但是,情况却截然相反!”

    “司徒刑的全身光洁如玉,没有一丝黑色的痕迹!”

    “而气息炽烈的樊狗儿,在盔甲的缝隙中,多少还有一丝淡淡的黑痕!”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吕雉漂亮的凤眼中流露出迷茫之色,有些难以想象的问道。

    “你是不是想要说,樊狗儿气势惊人,但却身上有黑色的痕迹。。。”

    “而司徒县主风轻云淡,毫无气势,却身上不染一尘?”

    吕四娘看着满脸疑惑的吕雉,笑着问道。

    “不错!”

    “两人既然都是先天武者。。。”

    吕雉听到吕四娘的问话,不由一愣,好似斟酌半晌,这才好奇的问道:

    “为什么差距会这么大?”

    “是啊!”

    “同样是先天武者,差距怎么会这么大?”

    吕四娘并没有直接答吕雉的问题,而是有些不服气的将自己那洁白如玉,看起来好似凝脂的手掌偷偷的伸出窗户之外。

    说来也奇怪。

    那本来平淡无奇的手掌,就在进入黑色的灰尘之后,表面竟然瞬间浮现出一丝淡淡的豪光,也正是这一层淡淡的豪光。让那黑色的颗粒,悬浮在空中,怎么也落不下来。

    “这是?”

    看着吕四娘的表现,吕雉的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好奇的看着。

    一粒颗粒!

    两粒颗粒!

    三粒颗粒!

    但是,让人感到惊讶的是。。。

    任凭那豪光好似流水一般稠密,还是偶尔会有一粒颗粒落在他的手背上。

    不过是几息的功夫!

    吕四娘的手背上就有了三粒颗粒!

    虽然和外面的兵卒比起来,要强大的太多。

    要知道同样的时间,外面的兵甲身上至少会沾满数百粒黑色的颗粒。

    但是,吕四娘和司徒刑,甚至樊狗儿比起来,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同样的时间,樊狗儿身上只落下了一粒黑色颗粒。

    司徒刑身上更是一粒颗粒都没有落下。

    “这怎么可能?”

    吕雉看到这么明显的变化,眼睛不由的收缩。

    “这就是差距!”

    虽然心中有着一丝淡淡的不甘心,还有着说不出的不服气,吕四娘还是将自己的手掌收,看着手背上那四五粒灰尘,幽幽的叹息一声。

    “我虽然已经步入先天,全身血液都已经变成金黄!”

    “但终究步入先天时间尚短。。。。”

    “全身气血还没有完全的稳固。周身气脉通畅,穴位尚未打通,这才有灰尘从漏洞掉到手掌上!”

    “而樊狗儿已经半步宗师!”

    “气血融融,不论境界还是气息,都要比我深厚的多,这才只有一粒灰尘落下!”

    “至于司徒刑。。。”

    吕四娘看着全身光洁如玉的司徒刑,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犹豫。

    有些迟疑的说道:

    “司徒县主如何?”

    吕雉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有些好奇的追问道。

    “四娘认为。。。”

    “他根本就不是先天境!”

    迟疑了半晌,吕四娘还是重重的说道。

    “不是先天境,难道他是武道宗师?”

    听到吕四娘的话,吕雉的眼睛顿时扩张大睁,有些难以置信说道。

    “这不可能吧?”

    “他今年才多大?”

    “也就是二十出头吧?”

    “四娘也感觉有些荒诞,但是除了这一种可能,四娘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原因!”

    吕四娘听到吕雉的话,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难以置信,但她最后,还是重重的点头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