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可是出现了什么变化?”

    听到石崇坚的话,张玉阶下意识的转头,看着他目光炯炯的问道。

    “范进前些日子得了一个嫡孙!”

    “因为喜极攻心,伤了心脉,得了头风!现在已经人事不知,代替他出征的,是泗水亭长刘季!”

    “我们的人,正是在他的手上吃了亏!”

    见张玉阶询问,石崇坚不由急忙解释道。

    “刘季?”

    “可是城中刘家的第三子?”

    张玉阶听到刘季的名字,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有些诧异的问道。

    “没错!”

    “就是他!”

    见张玉阶对刘季还有点印象,石崇坚不由重重的点头。

    “这怎么可能?”

    “那可是北郡出名的浪荡子。。。”

    “出了名的不学无术,每天只会斗鸡遛狗。”

    “年前,因为得罪了司徒刑,被扔到泗水县那个苦寒之地。”

    “听说到了那里,他也是没有任何的收敛,反而越发的放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

    张玉阶听到石崇坚肯定的答后,眼睛不由的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不是在和本公子说笑吧?”

    “公子!”

    “你是了解崇坚的!”

    “石某从来不喜欢说笑!”

    石崇坚见张玉阶脸色中透露着几分不信任,眼睛中顿时流露出几分不渝,有些不痛快的说道。

    “崇坚!”

    “不要生气!”

    “不要生气!”

    “不是本公子不信任你,而是这个事情实在是太过蹊跷。”

    “那刘季是什么人,恐怕整个北郡,都没人不知。”

    “就这么一个浪荡公子,竟然能够打败本公子派出的精兵强将,你就不感觉蹊跷么?”

    张玉阶见石崇坚脸上隐隐有着几分不高兴,急忙笑着向前,拍打他的肩膀解释道。

    “属下也有几分费解,但是事实上的确是这样。。。”

    石崇坚听到张玉阶的解释,脸上的冰色稍缓,语气也变得和缓了不少。

    “而且,最令人感到诧异的是。。。”

    “属下用紫微斗数,推算刘季的命盘,竟然没有任何信息流露。。。”

    “什么?”

    “为什么会是这样?”

    张玉阶的眼睛不由的收缩,异常诧异的问道。

    “难道是天机不可测?”

    “按照师尊所说,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共有三种!”

    石崇坚眼睛微眯,好似思考,过了半晌,这才说道。

    “哪三种?”

    张玉阶眼睛扩张,好奇的问道。

    “第一种是修炼有成的人,这种人打破虚空,脱离命运束缚!”

    石崇坚清理下嗓子,声音浑厚的说道:

    “恩!”

    “这类人要么打破虚空,要么开辟了自己的洞天,和这个世界的联系非常的微弱。”

    “就连命运都不能,也不敢将他们束缚!”

    “所以,这类人是推算不了的!”

    张玉阶重重的点头,一脸认可的说道。

    “第二种呢?”

    “第二种人是气运深厚之辈,这种人都是天地宠儿,得到命运的眷顾。神器自晦,常人不能窥视。”

    “恩!”

    张玉阶重重的点头,他是紫薇星转世,是中兴之主,本身就是大气运之人,所以他对气运的屏蔽是深有了解。

    如果不是命运的眷顾,气运的屏蔽,恐怕他一出生就会被钦天监发现,从而被溺死。

    不过他还是有些好奇的问道:

    “第三种人呢?”

    “第三种是人,是被大神通者眷顾的人。他们的命运,被大神通者遮住了命运轨迹,从命运长河中抹去了痕迹,从而别人没有办法窥测。”

    “这三种人非常少,以至于现在很少人知道!”

    “恩!”

    “没错!”

    “这三种人平常几乎难见!”

    张玉阶轻轻的点头,满脸认可的点头。

    “你的意思是说。。。。”

    “刘季竟然和司徒刑一样,是这三种人之一?”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张玉阶的眼睛陡然扩张,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石崇坚,有些惊讶的问道。

    “恩!”

    “司徒刑的命格气运只能算是一般!”

    “但是上次他和命运抗争之时,陡然有隐藏在无尽虚空中的大神通悍然出手,将他的命运直接从命运长河中抹除。。。”

    “不论是谁,都不能借助命运的力量,窥视他的过去,现在未来!”

    “事后,我也曾专业询问过命运!”

    “但是他对此事一直是忌讳莫深!”

    “显然,那个出手的大神通者力量非常的强大,强大到就连命运也不得不低头。”

    “甚至,我在命运那里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仿佛那位存在,要远超命运。。。甚至说,命运在他面前,只是一个笑话!”

    石崇坚犹豫了半晌,斟酌了半天言语之后,声音低沉肃穆的说道。

    “什么!”

    “司徒刑背后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存在?”

    “难道是不朽永恒亘古?”

    听着石崇坚那心有余悸的话,张玉阶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天际,仿佛在无尽的虚空之中,正有一双眼睛,在冰冷的注视着他。

    正因为这双眼睛的存在,他的身形不由就是一滞,声音也变得低柔不少,好似怕惊动某位存在一般。

    “恩!”

    “司徒刑的跟脚的确非常的惊人!”

    “命运本想要将他存在的痕迹,全部抹杀。”

    “这样,不论过去,现在,未来,都不会有司徒刑这个人。”

    “就连你我的记忆当中,也不会有一丁点关于这个人的信息!”

    “本来一切都非常顺利,不论是皇宫大内的人王乾帝盘,还是深山中的圣人,都被命运强制性的修改了记忆!”

    “要知道,命运也是亘古存在。。。远超圣山中的圣人!”

    “但是,就在最后关头,却出现了纰漏!”

    “无尽虚空中,一位非常强大,亘古不灭的存在,竟然是司徒刑的护道人!”

    “也正因为那位的存在,命运才被打破,就连亘古存在,湍流不息的命运长河,也被人强行撕扯掉一段!”

    “不是吧?”

    虽然知道司徒刑背后的人非常强大,但是听到石崇坚的话语,张玉阶的眼睛还是收缩,下意识的压低声音问道。

    “他的护道者这么强!”

    “是破碎虚空,永恒不灭的存在。。。”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