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轰!

    轰!

    轰!

    战鼓声非常的低沉,仿佛有一种让人感到揪心的力量。

    刘洪等人面色阴沉,眼睛中流露出疲惫。

    昨晚的战鼓好似噩梦一般困扰着他们,不论是将领,还是普通的士卒都没有休息好,身体多少感觉有几分困乏。

    “司徒刑这厮实在是太损了!”

    “竟然将几只山羊倒吊在树上,那连绵不绝的鼓声,就是山羊蹄子敲打鼓面。。。”

    “哼!”

    “真是小人!”

    刘洪和几个校尉站在一起,想到昨晚冒雨搜查的结果,肚子就有一种被气炸的感觉。

    “兵者诡道也!”

    “这是疑兵之计,为的就是让你们自乱阵脚!”

    “平常让你们几个多看看兵,你们就是不听!”

    看着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满脸疲惫的校尉,张子健有些哀求不争的骂道。

    几个校尉知道张子健骂的有道理,不敢还嘴,只是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让司徒刑和知北县府兵好看。

    。。。

    轰!

    轰!

    轰!

    知北县大营的鼓声从早晨开始就没有停过。

    一身戎装的司徒刑身体笔直的站在战车之上,目光冰冷的注视着前方。

    在他们前方也有一个巨大的军阵,身穿戎装的张子健和八大校尉依次分开,形成燕尾之势。

    看上去不论是规模,还是气势,都要远超知北县府兵。

    但是,不论是张子健,还是八大校尉,心中都没有一丝轻松之感。

    因为,司徒刑等人的表现实在是太过淡定了!

    数百个,没有任何防护,只穿白色囚服,脸色狰狞的武士站在阵列的最前方,毫无畏惧。

    “前方有八千人!”

    “我们只有三百人!”

    “他们有精良厚实的铠甲!”

    “我们只有薄薄的单衣。。。”

    “他们有长枪,弓弩,朴刀配合。”

    “我们却只有手中的单刀!”

    “但是,在这里,我要问你们一句,怕还是不怕?”

    夏海波看着对面整齐的军容,肃杀的气势,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但是他心中并没有畏惧,反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兴奋。

    “不怕!”

    “不怕!”

    “我们不怕!”

    一个个囚徒武士受到夏海波语言的刺激,都将自己手中的兵刃高举,满脸赤红的发出怒吼。

    “军心可用!”

    看着夏海波和囚徒武士的反应,司徒刑不由暗暗的点头,有些欣喜的说道。

    不过他也没有闲着。

    而是看着稀稀拉拉的风雨,暗暗沉思半晌,这才举起手中的狼毫笔,在身前的白纸上笔走龙蛇,留下一个个漆黑如墨,却充满震撼力的文字:

    “风卷江湖雨暗村,四山声作海涛翻。

    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司徒刑看着风雨飘摇,心有所触,奋笔疾。

    那支毛笔仿佛有着千钧之重,司徒刑写的很是困难,一个字,一个字,异常的缓慢。

    横平!

    树直!

    点正!

    一寸寸文气,随着一个个文字的落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蓬勃。

    刚开始好似小荷才露尖尖角。

    到后来便好似雨后竹笋一般,不停的节节拔高。

    一寸!

    两寸!

    三寸!

    最终变成一根白色的气柱贯穿整个天地。

    不知是不是错觉。。。

    刚才本来有几分收敛的雨,竟然变得大了不少。

    山峦更是发出好似海啸一般的巨响,仿佛他们即将波涛翻涌。。。。

    “怎么事!”

    “雨怎么突然变大了?”

    “而且山峦之中好似隐藏这一个怪兽,正在不停的翻滚!”

    坐镇中军的张子健感受着四周诡异的变化,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有些莫名其妙的大声吼道。

    “将军!”

    “是文气!”

    “而且看其规模,应该是五寸之上的出郡诗!”

    站在营帐之外,好似门神的刘洪,抬头看着空中那道好似气柱,直冲斗牛的文气,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你可别忘了,司徒刑是什么人?”

    “那可是新科状元!”

    “他在文道上的实力不容小觑!”

    “告诉前军,一定要小心警戒!”

    张子健听到刘洪的话语,再也忍耐不住,掀开帐门走了出来,看着空中那道直冲斗牛的文气,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诺!”

    刘洪知道,这也是无奈之举。

    急忙跑到前军大声的吩咐道。

    “希望不是一首战诗!”

    “否则。。。。”

    张子健看着空中翻滚的文气,以及四周不停发出海啸一般声音的山峦,心中暗暗的祈祷着。

    但是,他注定要失望了!

    这首诗,最后的一句,是点睛之笔,让整个诗词的格局瞬间扩大。

    更难得是,这首诗蕴含了强大的战意。

    轰!

    随着司徒刑最后一笔落下。

    一道白色的痕迹从司徒刑的军营中蜿蜒出来,好似长龙,又好似星河一般向前延伸。

    “这是什么?”

    不论是士卒,还是身穿铠甲的将军都是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以肉眼可见速度延伸的光带,眼睛中都充满了疑惑和茫然。

    “好冷!”

    “是冰河!”

    “冰面足足有数层后,根本不可能凿穿!”

    感受着冰河的蜿蜒,还有他上面附着的寒冷,每一个将士的脸色都变得铁青起来。

    冷!

    实在是太冷了!

    现在的天气因为下雨的关系,感觉有些寒意。

    但毕竟夏天刚刚结束,天气还没有冰冷到穿棉衣的地步。

    所以,每一个兵甲穿着的都十分单薄,现在陡然出现一个冰河,他们怎么可能不感觉到寒冷。

    “将军!”

    “不好了!”

    “前方陡然出现一道蜿蜒的冰河!”

    “我们的人准备不足,被冻伤了不少。。。”

    传令兵有些匆忙的跑到中军大帐,向张子健汇报到。

    “什么?”

    “冰河?”

    “现在不过是六月,怎么可能有冰河的存在?”

    “难道这就是司徒刑写这首诗的目的?利用冰河冻伤士卒,阻拦我们前进?”

    张子健听到士卒的汇报,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有些难以置信的喃喃自语道。

    “文人呢?”

    “我们的随军文人呢?”

    “让他们也作诗,一定要将司徒刑的气势压下去!”

    突然,张子健好似反应过来,有些大声的喊道。

    “将军!”

    “那些文人也做了几首诗词。”

    “但是和司徒刑的出郡诗比起来,相差甚远,根本没有办法阻止冰河的蔓延。”

    “现在冰河已经蔓延到了辕门,而且还在以惊人的速度向中军大帐这边延伸!”

    听到张子健的怒吼,那个士卒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苦笑,满脸无奈的说道。

    咔!

    咔!

    咔!

    就在这时,空中陡然传来一阵阵冰面破裂的声音。

    张子健急忙冲出中军大帐,只见一道白痕闪烁着亮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中军大帐蔓延过来。

    几个士卒躲避不及,竟然被寒气冻僵,好似冰雕一般屹立在那里。

    “该死!”

    “一定要拦住他!”

    轰!

    就在这时,众人耳中陡然传来一阵战马的嘶吼声,一匹匹全身披着铁甲的战马,好似潮汐一般向张家大营冲去。

    这是什么?

    一个个被寒气冻得有些发僵的士卒,脸色诡异和难以置信的看着空中。

    只见一个个身披铁甲,只露出眼睛鼻子的武士,高举着屠刀,好似死神一般降临。

    “杀!”

    “杀!”

    “杀!”

    噗!

    噗!

    噗!

    一个个张家的士卒,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变成了无头之鬼。

    冰河,铁马!

    成了无数人心中的噩梦。

    “不要慌乱!”

    “不要慌乱!”

    “这些都是假的,是文气战诗的效果,持续不了多长时间!”

    “大家不要慌乱,要稳住阵脚!”

    看着明显有几分慌乱的大营,主将张子健不由的高声怒吼道。

    “不要慌乱!”

    八大校尉听到张子健的声音,心中顿时安稳了不少,在他们的安抚下,本来有几分慌乱差点炸营的军队也安稳了下来。

    “诗词的力量,坚持不了多久!”

    “下面就看你们的了!”

    司徒刑目光从铁马冰河上收,看着早就做好准备的夏海波等人重重的点头,期盼的说道。

    “请大人放心!”

    “我等必定不负大人所托。。。”

    夏海波感受到司徒刑目光中的期许,没有任何犹豫的重重点头,面色肃穆的说道。

    “好!”

    “剩下的事情就拜托诸君了!”

    司徒刑见死囚营武士都做好了准备,也不赘言,重重的点头,示意兵甲将辕门大门推开。

    并且十分隐晦的做了一个动作,小声的嘀咕道:

    “军法如山!”

    “闻鼓必进!”

    轰!

    就在他话语落地的瞬间,空中那张象征军法,面积要比法书包网.bookbao2小上不少的青色书包网.bookbao2络陡然颤动起来,一丝丝青色的气息瞬间落下。

    本来心中还有几分惴惴的夏海波等人,心中陡然浮现出无限的勇气,仿佛,那八千兵马不过是木雕石塑,不堪一击。

    “杀!”

    “杀!”

    “杀!”

    “将军!”

    “知北县大营的辕门打开了,有一只军队冲了出来!”

    听到探马的报,张子健的脸色顿时变得肃杀起来,没有任何犹豫的站起身形,高举武器怒吼道。

    受他刺激,八大校尉也都是昂后向天,好似疯癫一般怒吼。

    沉重,被冰块封住,闪烁着寒光的大门被用力的推开,一个个身穿铠甲,手持兵刃的甲兵,在八大校尉的带领下好似潮水一般冲出。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