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人,属下有信心,还请相信我们!”

    “大人,就交给我们玄武营吧!”

    “定然不会让大人失望的。。。”

    司徒刑看着樊狗儿和夏海波争抢的好似斗鸡一般,眼睛中不停的流露出一丝为难。

    但是他最后还是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死囚营新立!”

    “尚未有寸功!”

    “这次张子健来的恰逢其会,正好作为死囚营的磨刀石!”

    “希望你们不会让本官失望!”

    司徒刑目光炯炯的注视着夏海波,最后满脸郑重的说道。

    “请大人放心!”

    “属下定然不会让大人失望。。。”

    夏海波听到司徒刑的话,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但是随即重重的点头,没有任何犹豫好似保证的说道。

    “玄武大营负重比较大,不适合做冲杀,也留在中军大营,当做备用,随时支援!”

    “诺!”

    樊狗儿本来还想要说点什么,但是看司徒刑决心已下,只能悻悻的闭上嘴巴。

    但是他的眼睛也是死死的盯着夏海波,显然,对于丢失这次机会,他心中还是有几分耿耿于怀。

    夏海波也毫不示弱,眼睛微眯,目光好似刀剑的进行击。

    。。。。

    啾!

    啾!

    啾!

    寒风裹挟着豆大的雨点,从九万米的高空砸落,地面上的尘土飞溅,整个天地都好似被拉上了一层雨帘。

    司徒刑身穿蓑衣,头戴斗笠,看着天空上一个个好似玉珠的雨滴,眼睛中充满了说不出的欣喜。

    但是更多的是一种追忆。

    记得前世,司徒刑曾经在书包网.bookbao2络论坛上结识了一群科学怪咖。

    其中有人就说,物体的重力加速度是非常可怕的,比如说,只要给他足够的高度,哪怕是一滴水,也能产生致命性的力量。

    很多人纷纷为这个观点点赞,更有人说,经过他的复杂严密性的计算,只要一滴水,超过一千米,落差产生的力量,就能贯穿人的颅骨。

    那时候,司徒刑年少无知,对这些特立独行的人,特别的崇拜。

    本来他是没有资格插言的。。。

    但是,这一次,他的确有疑问,所以就有些尝试性的问道:

    雨水不知从几千米的高空坠落。。。

    地球上的生物为什么没有灭绝呢?

    结果所有人都沉默了,那些以科学达人自称的怪咖,一个人都没有复他。

    他最终等来的是,你已经被管理员移出群聊。。。

    想到这一段可笑的经历,以及那一段懵懂无知的岁月,司徒刑的嘴角不由的上翘。

    “司徒大人!”

    “想到了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就在这时,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

    司徒刑的并没有头,眼睛中却不由的流露出一丝难得的温柔。让他本来有几分寒冷的面颊看起来柔和不少。

    “没有什么。。。”

    “这里寒气重,你身子娇弱,要多穿件衣服才是!”

    看着穿着红色衣服,外面罩着绿色披风的吕雉,司徒刑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

    “无妨!”

    “奴家自幼跟随父亲颠沛流离,身子没有大人想的那么娇弱。。。”

    “倒是大人,这般雨天,可见极低,为什么不安排人偷营,这可是天赐良机!”

    吕雉眼睛闪烁,有些好奇的看着司徒刑。

    “吕小姐都知晓!”

    “那张子健怎么会不知道,所以本官这才反其道而行之!”

    司徒刑看着空中的雨幕,微微一笑,好似孩子一般得意的说道。

    “不过。。。”

    “适当的骚扰还是可以的。。。”

    “毕竟兵法中可是有疲兵之策。。。”

    。。。。

    “将军!”

    “这雨来的可真不是时候!”

    就在司徒刑等人数里之外,也有几营人马,借助山峦等地形驻扎。

    副将刘洪看着外面瓢泼大雨,以及寒重的水气,脸上不由的流露出几分晦气,有些不满的嘟囔道:

    “如果不是这场大雨!”

    “我们现在恐怕早就将司徒刑他们斩杀!”

    “那里用在这穷乡僻壤的扎营!”

    “休要大意!”

    “知北县可和其他地方不同,府兵可是出名的精锐。。。”

    张子健身体坐在椅子之上,眼神幽幽的看着火盆。

    火盆之中的木炭已经燃烧殆尽,并没有烟气,只留下通红的炭火闪烁,让整个营帐有一种说不出的暖意。

    “大人,知北县的府兵精锐!”

    “难道我等就差了不成?”

    “属下可是听说,那司徒刑可是一个非常霸道的人。”

    “上任伊始,就将原先的县尉牛泓赶出军营。。。。。”

    “并且,将以前的四大校尉如数罢免,现在的校尉都是他自己人。”

    “行事如此霸道,我就不信,他手下人就没有一丝丝怨言!”

    刘洪见张子健夸奖知北县府兵,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丝不服气,大声的嘟囔道。

    “哼!”

    “小心总是没有大错!”

    “你去将其他几个校尉喊进来,我们一起研究下。”

    “不知为什么,本将心神总有不宁,可能有什么是咱们漏掉的!”

    张子健看刘洪满脸不情愿的模样,心中顿时有气,面色有些不渝的训斥道。

    “诺!”

    见张子健发怒,刘洪不敢在小声的嘟囔,急忙低声称诺,转身向大帐之外走去。

    张子健站起身形走到沙盘之前,仔细的观察。

    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是他心中不知为何,一直隐隐的有几分不安。

    究竟是怎么事?

    难道战事上要出问题?

    按照道理说,不应该啊!

    知北县府兵只有五千人,而自己这里,足足有八千人。

    就算知北县府兵精锐!

    也绝对不会是八千人的对手。

    毕竟,这一片都是荒野,没有山丘,也没有沟壑,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凭借的地理。

    但,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自己为什么心中会这么的不安!

    “大人!”

    “我们都来了。。。”

    没有过多久,大帐再次被人从外面掀开。

    几个身穿甲胄,全身沾满雨水的校尉依次进入。。。

    八个校尉,统帅八千兵马!

    外面也有人戏言,这八个人是张子健手下的八大金刚。

    但是,毋庸置疑的是,八个人都非常的有能力,足以独当一面。

    否则,张子健也不会安心的将军队交给他们八个人。

    “都来了!”

    “不知为何,本将心中一直有几分不安!”

    “你们也过来看看,我们是不是漏掉了什么?”

    张子健和每一个眼光交错之后,这才轻轻的点头,示意大家来到沙盘之前,满脸肃穆的说道。

    “此地是一片荒野,根本没有什么地理可凭借!”

    “而且,我们兵马足足有八千,对外号称过万,知北县的人根本不可能有翻盘的机会!”

    刘洪站在沙盘前观察了半天,没有发现什么疏漏,这才瓮声的说道。

    “是啊!”

    “大人,刘校尉说的是!”

    “这里根本没有可以埋伏的地点。”

    “两军交战,凭借的就是狭路相逢勇者胜!”

    “我们的兵马远超知北县等人,就算司徒刑是难得的俊杰,也绝对没有可翻盘的机会!”

    其他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同时重重的点头,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你们也都是这么想的?”

    张子健高居上首,好似鹰隼一般的目光环伺四周,面色沉稳的问道。

    “诺!”

    “诺!”

    “诺!”

    众人虽然感觉张子健有些小题大做,但还是同时重重的点头,满脸自信的说道。

    “既然如此!”

    “那么你们就返营中,操练整顿兵马,等明日雨停了,随本将一起冲杀。”

    “一定要将知北县府兵如数斩杀!”

    张子健见众人都是相同的意见,也是轻轻点头。

    但他仍然有些不放心的嘱咐道:

    “营帐四周安插暗哨!”

    “巡逻也要加强,一定要防备知北县的人借助雨天,视线不清的时候偷袭营地!”

    “诺!”

    “诺!”

    虽然感觉张子健谨慎的有些过头,但是八大校尉还是重重的点头。毕竟张子健说的有道理,现在雨水这么大,天地之间可见度极低。

    这也给敌人提供了机会,如果他们现在偷营,的确有成功的可能。

    想到这里,他们没有任何犹豫的返自己的营地,寻来副将,仔细的吩咐道,务必让整个军营好似铁桶一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本来好似瓢泼的大雨开始有了变小的迹象。

    就在众人以为,今夜必定安全无事的时候。

    只听树林之中陡然传来一阵阵战鼓的声音,本来有些松懈的士卒,陡然打起精神。

    已经安然入睡的士卒,也被战鼓惊醒,面色仓皇的穿着衣甲。

    “发生什么事情了?”

    “可是敌军要来了?”

    “究竟怎么了?”

    坦胸露乳,只穿着长裤的刘洪,提着重重的鬼头刀从营帐中冲出,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慌乱的兵甲,大声的喝问道。

    “不知!”

    “将军!”

    “斥候正在查看。。。。”

    “暂时没有发现敌军的踪迹!”

    副将顶着大雨,因为寒冷全身哆嗦,面色异常难看的说道。

    “查!”

    “一定要仔细查,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虽然没有人,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免的被人偷营!”

    “诺!”

    “诺!”

    得到刘洪吩咐的士卒,急忙行动起来,顶着寒冷的雨水,在泥泞的道路上狂奔。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