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吕小姐,这几日可曾适应一些?”

    司徒刑满脸轻笑的看着容颜娇艳,身体婀娜的吕雉,有些关心的问道。

    “谢大人关心!”

    “民女一切都好!”

    吕雉这几日和司徒刑接触过几次,不像当初那么羞涩,轻轻一笑,好似芙蓉开帐一般,让人目眩,说不出的美丽。

    “明日,我们大军就会走出人烟稀少蛮荒,进入北郡范围。”

    “在这里,本官还有几句话要和小姐说。。。”

    看着人比花娇的吕雉,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艳,但是他很快就将这种情绪收拾好,满脸肃穆的说道。

    吕雉感受着司徒刑那炽热的目光,心中不由泛起一丝涟漪,血液急速涌动,耳朵炽热,脸上更是蒙上了一层红布。

    手指下意识的绞着自己的衣角。

    “大人请讲,奴家听着。。。”

    “北郡不比蛮荒,人多眼杂,还请小姐不要轻易抛头露面。”

    “毕竟,现在外面不少人正在寻找小姐。。。”

    司徒刑有些目眩的看着吕雉,过了半晌,这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喏喏的说道。

    “大人要和奴家说的就是这个?”

    吕雉那漂亮的凤眼大张,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自然!”

    司徒刑被吕雉诘问,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慌乱,眼睛好似少女怀春一般躲闪。

    “诺!”

    “大人说的是!”

    吕雉没想到司徒刑要和他说的竟然是这个,心中顿时升起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感。但还是理解的点头。

    看着司徒刑远去的背影,一身丫鬟打扮的吕四娘,看着脸上明显有着失落表情的吕雉,不由的轻笑:

    “小姐!”

    “哪个少女不怀春!”

    “四娘!”

    “你说什么呢。。。”

    听到吕四娘的打趣,吕雉脸上本来有些退去的颜色,再次升起,让她的脸颊出奇的红润,有些不依的说道。

    “司徒大人,年纪轻轻,允文允武,是少有的俊杰!”

    “和小姐倒也是登对!”

    “只是不知老爷那边。。。。”

    吕雉听到吕四娘的话,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但是她的目光却出奇的坚定。

    我绝对不会。。。

    。。。

    嘎吱!

    嘎吱!

    嘎吱!

    机关车高大的车轮重重的碾压在青石路面之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看着眼前笔直的官道,以及青色的地面,不论是司徒刑还是其他人,眼睛中都流露出难得的欣喜。

    心中更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总算走出危险四伏的蛮荒了!

    只要顺着这条笔直的官路,恐怕用不了一日,就能直达北郡大城。

    “报!”

    就在这时,背后插着小旗的探马从远处疾驰而来。

    “报!”

    “报大人!”

    “前方二十里处,发现逆贼,他们也发现了我们,正在向我方快速的移动!”

    “什么!”

    听到探马的报,本来心中长松了一口气的众人,心脏陡然又提了起来。

    “对方大约有多少人马!”

    “带队的将领是谁?”

    司徒刑赶紧命令众人停下行军,大声的追问道。

    “禀大人!”

    “对方大约有几千人的样子,敌方主将不明,但是旗帜上写着张字!”

    单膝跪倒在地的探马不敢隐瞒,急忙说道。

    “张?”

    “难道是张家父子?”

    听到探马的话,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就是收缩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其他人的脸上大多也都流露出震惊之色。

    要知道,张家父子虽然是反贼,但是在北郡军中可是经营了多年,是难得的骁将,素来有威望。

    如果现在直面张家父子,众人心中难免有些惴惴。

    好在,司徒刑很快就推翻了这种猜测。

    “不可能!”

    “张家父子是主帅!”

    “不可能轻离。。。敌方主将一定不是张家父子!”

    “既然不是张家父子,那又会是谁?”

    众人听到司徒刑的话,都重重的点头,一脸的认可。

    张家父子是敌军主帅,如果真的是他们,随行的兵马就不会数千了,最少也会是数万。

    显然,这个人,肯定的不是张家父子。

    “那会是谁?”

    众人心中也升起一丝疑窦。

    就在这时,一阵沉默不言的杨寿陡然上前一步,肃声说道:

    “末将知道他是谁了!”

    “是谁?”

    “是谁?”

    听到杨寿笃定的答,不论是司徒刑,还是其他人都诧异的抬头,脸上都流露出震惊,疑惑之色。

    “张子健!”

    “张家父子手下的大将!”

    “据说,和张家父子是姻亲,所以深得信任。。。”

    “没想到张家父子对我等这么重视,竟然派他出来拦截我等。。。”

    杨寿见众人目光放在他的身上,也没有卖关子,直接将自己心中的推测说了出来。

    “不是张家父子对我等重视!”

    “想来,每一个郡县,都有部队拦截!”

    “毕竟,现在会战已经进入了关键时刻。。。。”

    “张家父子定然不会希望我等出现在北郡城外,和城内的人里应外合!”

    司徒刑听到杨寿的解释,不由重重的拍掌,满脸笃定的说道。

    “大人说的是!”

    “按照末将对张家父子用兵习惯的了解!”

    “他们的确会做出这样的安排,围点打援!”

    “从而彻底的将北郡掌握在自己的手掌里!”

    杨寿眼睛中陡然射出一道精光,重重的点头,认可的说道。

    “围点打援!”

    “张家父子不愧是兵法大家!”

    “这样分而破之,的确符合兵法之道!”

    薛礼听到司徒刑和杨寿的对话,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有些赞叹的说道。

    “张家父子手中可有十几万大军!”

    “我们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樊狗儿眼睛不由的一缩,有些担忧的说道。

    “就是,敌我差距也太过悬殊了。”

    “这样大的差距,我们怎么可能是对手!”

    其他将领,校尉,营正等人的脸上多少也浮现出一丝担忧之色。

    毕竟,张家的实力太过强大,好似高山峻岭,让人有一种难以撼动之感!

    但是,司徒刑却不这么认为,他反而这是一个机会。

    因为他想到了前世,元蒙和大金之间的战斗。

    大金从实力上远超元蒙,但是最后还是被元蒙击败。

    为什么?

    除了元蒙人好战,大金军备松懈等原因之外,最主要是因为战术上的问题。

    大金的虽然兵多将广,但根本没有将元蒙放在心上,这也就导致了兵力分散。让元蒙找到了可乘之机。

    欲知后事,当寻青史。

    元蒙和大金的故事,虽然遥远,而且并不是发生在同一个时空,但却给司徒刑无限启迪。

    “围点打援!”

    “固然是好,但也是兵家大忌!”

    “因为这样做,必定会导致兵力分散!”

    “就好比一个张开的手掌,让人轻易的就能击碎!”

    司徒刑听着众人的议论,仿佛想到了什么,豁然站起身形,一脸兴奋的说道:

    “我等兵力虽然少,但却都聚集在一处,就好比一个攥紧的拳头!”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只要我等悍不畏死,定然能够杀出一条血路!”

    “甚至,这是我们难得的机会!”

    “一刀劈开生死路,我命由我不由天!”

    “诸位,王图霸业,功名利禄,就在今日!”

    “你们可有信心?”

    “杀!”

    “杀!”

    “杀!”

    听到司徒刑斗志激昂的话语,不论是杨寿,樊狗儿,还是新加入身穿囚服的夏海波,眼睛都是陡然亮起,满脸肃穆的站起身形,狂热的大声喊道。

    “狭路相逢勇者胜!”

    “杀光他们!”

    “杀光他们!”

    “杀光他们!”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