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听着空中那个冷酷的声音,樊狗儿和夏海波都是豁然大变。

    但是如果仔细观察,还是能够发现其中细微的区别。

    樊狗儿是惊讶中带着喜色。

    夏海波是惊讶中带着茫然。

    显然,来人是樊狗儿熟悉的。。。

    “你们不出卖宗门。。。”

    “但是宗门却出卖了你们。。。如果不是他们为了自己,将密道炸塌,你们怎么会失手被俘?”

    营帐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掀开,一身铠甲,全身带着冷气的杨寿从外面走了进来。

    也许因为他在外面待时间实在是太久,身上的寒气露气太重,众人只感觉一股刺骨的寒意陡然扑面。

    那两个手持刑具的军卒修为浅薄,更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战。

    看着杨寿那清癯的脸颊,已经鲜艳的胎记,夏海波的眼睛不停的收缩。

    当日,杨寿的一把宝刀大杀四方,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只是不知,他今日为什么会到此。

    “哼!”

    “休要挑拨!”

    “你们来的突然,宗门撤离苍茫,因为担心,被你们咬上,这才不得已捣毁密道!”

    夏海波不由的冷哼一声,装作毫不在乎的说道。

    “如果是你。。。”

    “撤离的时候,也会捣毁密道么?”

    杨寿没有接话,反而直接的反问道。

    “这。。。。”

    夏海波听到杨寿的反问,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迟疑。

    显然,他并不想要捣毁密道,心中对于此事,并没有他嘴上说的那么轻松惬意。还是有几分怨恨。

    “你们要杀,就尽管杀吧!”

    “莫要为难羞辱我那些兄弟。。。”

    “眉头皱一下就不是好汉。。。”

    夏海波感觉到自己内心的动摇,不由的闭上嘴巴,紧咬着嘴唇,好似认命的跪坐在那里,一动也是不动。

    “真是仁义!”

    “但是可惜的是,你们仁,但是他们却不义!”

    杨寿轻轻的拍掌,直勾勾的盯着看了夏海波半晌,最后这才摇摇头,满脸无奈唏嘘的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杨寿的话语,夏海波的心不由的就是一突,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杨某奉大人命令,追赶宗门余孽。”

    “他们很是谨慎,就算某家想尽办法,也没有追上。。。”

    杨寿眼神幽幽好似忆的说道。

    “那是!”

    “大长老可是出了名的老奸巨猾!”

    “深谙狡兔三窟之理,而且一路必定不停的掩饰,你怎么可能追的上他们。”

    听着杨寿的话语,夏海波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了然,有些不屑的嘲讽道。

    “你说的没错!”

    “他们在路上换了数次方向,而且,还借助河流掩盖痕迹!”

    “就算我等费尽心思,也仅仅追出数十里,就完全没有了他们的踪迹!”

    杨寿并没有因为夏海波的冷嘲热讽而就勃然大怒,反而欣赏的点点头,笑着说道:

    “没想到你倒也有几分识人之明!”

    “哼!”

    夏海波听到杨寿的赞赏,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但是他脸色仍然好似冰块一般。

    “可惜了。。。”

    “你们待宗门为肱骨,宗门却对你们如草芥!”

    杨寿眼神锐利的盯着全身带伤,却透露着不屈之色的夏海波,脸上更是流露出可惜之色。

    “可惜!”

    “你这等汉子,却没有遇到明主!”

    “最终落了一个兔死狗烹的下场。。。。”

    “你!”

    听着杨寿的话,夏海波的眉头不由的皱起,眼睛中也多了几分愠怒。

    “将他们带上来。。。”

    随着杨寿的话音落地,营帐大门再次被人掀开。

    不过,这次进来的不是将军,也不是兵卒,反而是一些手无缚鸡之力,脸上有着仓皇之色的布衣百姓。

    “娘!”

    “你怎么在这里?”

    “你不是随着宗门转移了么?”

    看着眼前熟悉的人,夏海波那好似冰霜的脸上,第一次有了表情变化,他有些震惊,难以置信的大声问道。

    。。。。

    司徒刑坐在中军大帐,借助蜡烛那幽暗的灯光,看着一卷卷兵战策。

    这些兵,都是杨家的典藏。

    每一卷都是千金难换之物。

    一个家族的底蕴,不是看他有多少银钱,有多少家丁,而是看他家里有多少籍。

    香世家!

    耕读传家长!

    没有藏的家族,是没有底蕴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四大校尉之中,以杨家的底蕴最强,李家次之,薛礼和樊狗儿都是出身寒门,底蕴最差。

    当然,这并不是说杨寿的能力就稳居四大校尉之首。

    薛礼自幼奇遇,而且允文允武,擅长行军布阵,一杆方天画戟也是少有人能敌。

    论战力!

    论谋略!

    都不在杨寿之下。。。

    两人为了四大校尉之首名头,你来我往,不分上下。

    现在整个大营,在两人的带动下,都形成了一种你追我赶的事态。

    司徒刑也非常乐意看到这种情况的出现,所以也不出面阻拦,反而时不时的推波助澜。

    “大人!”

    “您休息了么?”

    就在这时,大帐之外,陡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

    “是杨将军啊!”

    “进来吧。。。”

    听着那个熟悉的声音,司徒刑有些诧异的抬头,心中虽然有几分诧异,但他还是随手将卷轴放在桌面之上,笑着说道。

    “大人!”

    “到现在您还没有休息,明日还要急行军!”

    杨寿掀开中军大帐的帘子,走了进来,看到司徒刑桌上的卷轴,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了然之色,有些关心的问道。

    “可是有什么喜事?”

    看着杨寿脸上明显带着喜色的笑容,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有些高兴的问道。

    “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大人!”

    “夏海波,还有宗门武士已经全部投诚!”

    “并且自愿的将玉清道的藏宝之地,兵典籍,如数上交!”

    杨寿听着司徒刑的问询,脸上不由的流露出兴奋之色笑着说道。

    “什么?”

    司徒刑听到杨寿的话语,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诧异和震惊。

    “这怎么可能?”

    “刚才他们还是誓死不从!”

    “态度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改变?”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