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轰!

    随着一声好似闷雷的声音,好似什么东西在轰然倒塌,整个秋名山都好似颤动起来。

    坐在中军大帐,统领战事的司徒刑下意识的站起身,走到营帐之外,极目远眺。

    想要知道,究竟是什么倒塌了,竟然会形成这么大的阵仗。

    “究竟怎么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仅司徒刑,李陵一头雾水,就连在山寨之上,借助掩体,负隅顽抗的宗门武士也是满脸的诧异和疑惑。

    “怎么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

    “山寨内部怎么会发生巨响?”

    夏海波抓住一个武士,死命的摇晃,满脸焦急的问道。

    “大人!”

    “不好了!”

    那个武士满脸的苦涩,有些绝望的说道。

    “敌军!”

    “可是敌军挖通隧道,从下方进入城寨?”

    看着武士那绝望的眼神,夏海波的眼睛不由的闪动,有些焦急的说道。

    “不是!”

    那武士听到夏海波的话,没有任何犹豫的重重摇头。

    “既然不是,你在担忧什么?”

    “后面究竟发生了事情?”

    夏海波听到并不是敌军已经进入城寨,本来有些紧提着的心顿时放在肚子里,有些可笑的轻轻摇头,故作轻松的说道。

    “首领!”

    “密道塌陷了。。。”

    武士的声音不大,但是在夏海波的耳朵中却好似炸雷一般。

    “你在说一遍!”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

    “我没有听清楚!”

    夏海波的眼睛陡然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武士,满脸质疑,不相信的问道。

    “首领!”

    “密道塌陷了!”

    “密道被大长老他们封住了。。。”

    “我们没有退路了!”

    “为什么!”

    “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

    “这怎么可能?”

    “大长老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夏海波听着武士那充满怨气,愤怒的质问,眼神顿时一滞,身形更是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难以置信的喃喃自语:

    “这怎么可能?”

    “大长老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

    。。。。。。

    密道之外

    大长老看着山巅,久久没有收目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好似过神,幽幽的说道:

    “你们是不是认为,本长老做的太过过分!”

    “属下不敢!”

    听到大长老好似自言自语一般的问询,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躬身,一脸畏惧的说道。

    “不敢。。。”

    “呵呵。。。”

    大长老听到众人的答,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苦涩。好似佩服又好似无奈的说道:

    “不到一年的时间!”

    “竟然让他在知北县带出一支铁军!”

    “在这样的攻势下,武士团根本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而我们又带了很多家眷,速度实在有限。”

    “为了不让官兵追上,我们只能壮士断腕,牺牲他们了!”

    “破釜沉舟也是一种勇气!”

    “我想,夏海波他们应该能够明白。。。。”

    “楚霸王当年破釜沉舟,杀退十倍之敌。”

    “只要他们拿出这样的勇气,未必不能突围而出!”

    “这!”

    听着大长老的解释,众人的眼睛不由就是一滞。

    虽然大长老的解释合情合理,冠冕堂皇,但是不知为何,众人总是感到一阵阵虚伪扑面而来。

    长老团和武士团的矛盾由来已久!

    谁都不是傻子。。。。

    大长老的说辞固然有道理,但是心中想的更多的,却是借刀杀人,铲除异己!

    毕竟,武士团在成长一些时日,就会威胁到长老团的地位。

    其他的长老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虽然他们口口声声说为了宗门的利益,可以牺牲一切。

    但是当真正涉及到自身利益的时候,他们第一时间考虑的还是自己的利益。

    这也是他们没有阻止,反而帮助大长老行事的原因。

    “走!”

    “大家加快脚步!”

    “秋名山是不能待了。。”

    “好在,本长老未雨绸缪,在蛮荒之中,除了秋名山,还有别的后手!”

    “我们现在就去投靠巫族!”

    “狼头祭祀是本长老的朋友,他定然会收留我们!”

    大长老抬头看看天色,又最后扭头看了一眼秋名山,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好!”

    其他长老自然知道巫族的聚集地,没有任何犹豫的重重点头。

    。。。

    “首领!”

    “现在退路已经断绝。。。。”

    “我们应该怎么办啊?”

    嘴巴上只有一点点绒毛,好似半大孩子的年轻武士,看着身强体壮好似半截铁塔的夏海波,有些为难的问道。

    “是啊!”

    “首领!”

    “大长老他们也实在是太阴险了,将密道炸毁,这是让我们和官兵决一死战啊!”

    “不论谁胜谁负!”

    “他们都可以从容的坐收渔翁之利!”

    其他的武士面色苍白,有些绝望的说道:

    “完了!”

    “完了!”

    “我们这次是插翅难飞了!”

    “首领,你是先天武者,可以踏空而行,只要你想要突围,下面的那些兵卒定然拦不住你!”

    “你赶紧快走!”

    “弟兄们和他们拼了!”

    “杀一个不赔,杀两个赚一个!”

    “就是!”

    “首领,你赶紧快走!”

    “我们来拖住官兵!”

    “只求日后,首领能够记得我们,逢年过节,给碗酒水喝。。。”

    夏海波眼睛赤红的看着众人,他从所有人的脸上一一滑过。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

    “兄弟!”

    “好兄弟!”

    “都是好兄弟!”

    “你们把命交给夏某,夏某岂能辜负!”

    “既然,宗门抛弃我们,那么我们也就没必要为宗门继续卖命!”

    “听我的命令,放弃固守,大家跟着我一起杀出去!”

    夏海波的眼睛越来越坚定,到最后更是好似寒冰一般散发着刺骨的寒气。

    大长老等人的所作所为,让他心中最后的希望破灭。

    也彻底的占断了他和宗门之间的联系。

    现在他心中所想的,就是尽可能的将这些性命托付的武士活着带出去。

    并且找一个荒山野岭,休养生息,以待日后!

    “司徒刑!”

    “玉清道!”

    “夏某记住你们了。。。”

    “此仇,来日必报!”

    “突围!”

    “突围!”

    “诺!”

    “诺!”

    一个个武士,在夏海波的鼓动下,本来暗淡绝望的目光再次亮起。

    “杀出去!”

    “杀出去!”

    一个个武士在夏海波的带领下,好似凿子,又好似疯虎一般冲出。

    别看他们人少,但是却出奇的精锐,普通的士卒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反而因为敌我双方混杂的关系,弓弩手失去了应有的威慑力。

    噗!

    夏海波手掌的长刀横劈竖斩,一个手持长枪的兵卒还没反应过来。

    就被长刀斩成两段。。。

    “盾牌兵!”

    “将他们围起来。。。”

    军中的营正,看到这种情况,不由大声的呼喊指挥道。

    “诺!”

    “诺!”

    数个手持青铜巨盾,身形敦厚的汉子听到吩咐,急忙上前,一个个盾牌靠在一起,形成一堵高高的,好似铜墙铁壁的盾墙。

    这也是他们的战术之一。。。

    “叮!”

    一个宗门武士高高的跃起,他手里的大锤,好似流星一般砸落在盾牌之上。

    但是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盾牌没有破碎,也没有后退。

    反而继续不紧不慢的前进。

    “这怎么可能?”

    那个武士落地之后,看着自己手中的铁锤,以及纹丝不动的盾牌,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迷茫。

    但,还没等他想到答案。

    他的生命就走到了尽头!

    因为盾牌和盾牌的缝隙中陡然探出一条长枪,好似独龙一般刺向他的胸口!

    “盾牌阵!”

    看着足足有半尺后的盾牌,以及身强体壮好似铁塔的士兵,夏海波的眼睛不停的收缩。

    盾牌都是用青铜浇铸,十分的厚重。

    普通的刀兵,拳头,根本没有办法将他们撼动。

    只要数堵盾墙合拢,武士们就真会成为笼中之鸟,书包网.bookbao2中之鱼。。。

    但是,这次他们真的失算了。

    因为,夏海波不仅是武士统领,他更是一位强大的先天武者。

    轰!

    轰!

    轰!

    夏海波的拳头重重的砸在盾墙之上。

    刚才还异常牢固,好似铜墙铁壁的盾墙顿时发生颤动。

    咔!

    咔!

    咔!

    随着一声声清脆的响声,一道道好似黑色蜘蛛书包网.bookbao2的裂痕,以他拳头和圆心,向四周不停的延伸,最终布满整个盾牌。

    嘭!

    随着最后一声闷响,整个盾牌彻底的变成碎片。

    那个身体强壮的士卒浑身抽搐,更有一丝丝鲜血从他的口鼻中窜出,显然是活不成。

    轰!

    轰!

    轰!

    数个盾牌被夏海波的拳头击碎,本来好似铜墙铁壁的盾牌顿时变得稀落起来。

    夏海波身后的武士好似看到了某种希望,越发的凶猛起来。

    “突围!”

    “敌人想要突围!”

    “一定不能让他们凿穿阵型!”

    “白虎大营,青龙大营,玄武大营,和朱雀大营互相配合,定然不能让他们逃脱!”

    司徒刑站在中军大帐之外,看着前方阵型的变化,以及隐隐约约的喊杀之声,顿时明白敌人的打算,声音肃穆的吩咐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