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午时烧火造饭,未时兵发秋名山!”

    “莫要这些余孽逃脱!”

    司徒刑眼睛不停的闪烁,过了半晌,没有任何犹豫重重挥手,大声的吩咐道。

    “诺!”

    “大人尽管放心!”

    “秋名山四周,已经布下天罗地书包网.bookbao2,这些余孽,绝对逃脱不了!”

    感受到司徒刑的决心,杨寿等人不敢有任何的耽搁,急忙点头称诺,转身返自己的大营。

    身穿红色衣服的火头军更是忙碌起来,一锅锅饭食被抬了上来。

    一个个身穿甲胄的士卒,围坐在篝火旁,无声的进食。

    整个军营中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肃杀。就连草丛里的昆虫,都好似感受到了空气中的凝重,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

    。。。。

    秋名山高高的山岗之上,错落有致的安放着几栋木头搭建,看起来有些年月的角楼和大殿。

    一个个身穿当地土著服饰的武士,正在一个个道人的带领下,将滚石,落木等物运输到寨门,围墙等处。

    大殿之中。

    身穿青衣,须发洁白的大长老高居首座,看着眼前的沙盘,目光不停的闪烁。

    大长老不说话!

    其他长老就算想要说话,也不敢说话。

    沉默!

    整个大殿陷入诡异的沉默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好似神游太虚的大长老深深的出了一口气,声音幽幽的问道:

    “山外来了多少人?”

    “禀大长老!”

    “这次官兵足足有数千人,而且都是精锐。”

    “就算凭借地利,恐怕也难以阻挡多时!”

    一身劲装的武士统领夏海波听到大长老问询,急忙站起身形,满脸为难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

    “咱们玉清道在蛮荒最后的立足之地也要丢了么?”

    “这是要断我玉清道的根基!”

    “如何对的起历代祖师?”

    大长老看着面色拘谨的夏海波,眼睛不由的微微眯起流露出一道摄人的寒光。

    “这。。。”

    “属下不是这个意思!”

    夏海波被大长老那好似毒蛇的目光盯住,全身上下竟然不由的升起一股寒意,就连皮肤上也是长出一个个细小的疙瘩。

    “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

    大长老并没有放过他,语气急促的追问道。

    “大长老!”

    “司徒刑携带数千大军攻山伐庙!”

    “我等根本不是对手!”

    “与其和他硬拼,不如我们先撤退。”

    “属下派人了解过,司徒刑此行是接到忠勇伯的令谕,火速支援北郡!”

    “他定然不敢在此处久留!”

    “等他们离去之后,我等再返秋名山。积蓄力量,日后在和他计较就是!”

    夏海波见诸位长老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脸上,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急忙解释道。

    “没错!”

    “夏统领说的有道理!”

    “司徒刑这是赶尽杀绝!”

    “我们玉清道接连受到重创,现在宗门中每一个人都是大道种子,异常的珍贵。”

    “完全没有必要和司徒刑硬抗!”

    “只要给我们时间,修养生息几十年,必定能够重现宗门荣光!”

    其他几位长老听到夏海波的介绍,十分隐晦的交换了一下目光,同时轻轻的点头,显然是对他的建议十分心动。

    毕竟,玉清道被毁灭!

    门派内精英尽殁,就连玉清祖师和十大太上长老,也都司徒刑,成郡王,以及武道圣人联手斩杀。

    现在的玉清道论实力,比以前,有着天壤之别。

    别说面对五千精兵,就算五百精兵,他们也没有多大的把握。

    所以,他们下意识的考虑不是怎么对敌,而是怎么逃跑,保存宗门种子。

    “你想跑。。。”

    “你们想要逃跑?”

    大长老眼睛闪烁,没有听众人的解释,一针见血的说道。

    众人被大长老说中心思,脸上顿时浮现出几丝尴尬,他们嘴巴微张,想要解释。

    但是一切语言都是那么的苍白。

    就算再能言善辩之辈,也没办法,颠倒黑白。

    虽然不愿意承认!

    但是,玉清道的毁灭,对他们的确影响到很大。

    让他们对大乾的力量,有了一种本能的恐惧。。。。

    不过,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的是,面色黝黑的大长老,并没有训斥他们,反而满脸无奈的说道:

    “跑?”

    “我们能够跑到哪里去?”

    “四周都被大军封锁,围三缺一是朝廷惯用的伎俩。”

    “等我们从那个位置突围时,恐怕迎接我们的不是自由,也不是新鲜的空气,而是那漫天的箭雨,以及冰冷的刀兵!”

    众人听着大长老充满无奈的话语,心中不由的就是一滞。

    他们也不是傻子,自然能够分辨真假。

    大长老虽然说的悲观,但却非常有可能变成事实!

    “留下是死!”

    “跑也是死!”

    “难道我们玉清一脉,就要彻底的断送在这秋名山?”

    嘴巴上长着山羊胡的二长老,看着面色黝黑的大长老,声音有些悲怆的说道。

    “跑!”

    “肯定会死!”

    “不跑,尚有一线生机!”

    大长老眼神幽幽的环顾四周,过了半晌,他才满脸决绝的说道:

    “为了防止今日之祸,当年祖师在修建此地的时候,曾经在山中挖掘了一条隧道!”

    “大家可以从这个通道,直接逃离!”

    “司徒刑他们肯定发现不了,也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什么!”

    众人的眼睛不由圆睁,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在秋名山下方,竟然有一条蜿蜒曲折,直通外界的密道。

    惊讶过后,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兴奋狂喜之色。

    “太好了!”

    “有了这一条密道!”

    “我们就能逃出生天!”

    “等司徒刑大军离开之后,我等秘密返。”

    二长老虽然心中诧异,但还是重重的拍了一下手掌,振奋的说道。

    轰!

    轰!

    轰!

    就在众人商量之际,山下陡然传来一阵阵密集的鼓声。

    大长老等人的脸色不由的就是一变。

    “官兵要攻山伐庙了!”

    “没有多少时间了!”

    “各位长老赶紧带上自己的弟子,还有宗门典籍,随本长老一起开启密道!”

    大长老听着山下越来越急促的鼓声,急忙站起身形,大声的吼道。

    “诺!”

    “诺!”

    围拢在四周的长老,也知道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急忙从座位上站起,急匆匆的返自己的院落,召集门中弟子,整理典籍。

    “诺!”

    夏海波恭敬的向大长老行礼之后,就要转身离去。

    武士团虽然没有长老团那么多典籍需要整理,但也有一些丹药和功法需要带走。

    毕竟,对一个宗门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传承。

    只要传承不断,即使暂时遇到一些困难,也终究有拨云见日之时。

    但就在这时,大长老却单独留下了他。

    “夏统领!”

    “敌军来的太过匆忙,宗门内很多典籍都没有来得及整理!”

    “老夫以宗门大长老的名义,命令你们武士团借助地利的优势,和来犯敌军进行周旋,为宗门转移争取足够的时间!”

    大长老目光直视夏海波的双眸,就在他内心感到紧张之时,这才慢悠悠的说道。

    “什么!”

    “这不是让我们去送死么?”

    听着大长老的吩咐,夏海波的脸色不由的就是大变,他本能的想要站起拒绝。

    毕竟,现在的形势已经非常的明了。

    留下只有死路一条,大长老的意思非常明确,那就是让武士团拖住官兵,为长老团,宗门种子撤退争取时间!

    简单说,短尾求生!

    为了宗门的利益,夏海波和他的武士团,都被宗门抛弃了!

    是短尾求生,更是借刀杀人!

    蛮荒这个地方,天地法则,和大乾有着很大的区别。

    这里是一块无序之地。

    儒家,宗门,法家等百家的力量在这里受到非常大的限制,但是,却非常适合武士的发展。

    也正是这个原因。

    玉清道武士团的力量得到很大的发展。

    随着战力的提升,武士们的地位也在宗门中提升不少,从仆变成了宗门的半个主人。

    长老团的权利,也被武士们分化了不少。

    大长老等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一直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现在司徒刑大军攻山,让大长老看到了某种契机。

    想到这里,夏海波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

    “夏统领,不要急着拒绝,老夫现在是宗门大长老!”

    “有权调度任何人。。。”

    “如果你拒绝,本长老会将你视为叛逆。”

    “到了那时,不仅是你要死,就连你的家人也会被诛杀!”

    “反之!”

    “你和武士团为宗门做出了贡献,立下了大功!”

    “不仅你会得到宗门的奖赏,你的家人也会跟着宗门一起撤退。”

    “如果你的子女中,有灵根的,会被宗门第一时间收入内门!”

    “是进是退,你可要想好了”

    大长老仿佛知道夏海波心中所想,眼睛不停感到闪烁,细长白皙,根本不见老态手掌更是快速掐诀。周身隐隐有着好似波涛一般的能量波动。

    仿佛只要夏海波胆敢拒绝,他就会爆发出雷霆一击,将他彻底的湮灭。

    “谨遵大长老令!”

    夏海波面色难看的看着大长老,有心反抗,但是彼此差距实在太大。

    而且大长老的确老辣,捏住了他的痛楚。

    家人和宗门一起撤退,看似是保护他们的安全,其实何尝不是一种监视。

    夏海波除了心中暗恨,又能有什么办法。。。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