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根!

    两根!

    三根!

    众人睁大眼睛屏住呼吸的看着范进,一根手指张开,两根手指张开,三根手指张开。

    随着一根根手指的张开,他手中之物的轮廓慢慢的显现了出来。

    灰色的翎羽,黄色的尖嘴,还有长长的细腿,仿佛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人,他那黑溜溜的眼睛中充满惊恐。

    啾!

    啾!

    啾!

    麻雀!

    范进手中握着的竟然真的是一只刚刚破壳而出,翎羽还没有完全长好的麻雀。

    “真的是麻雀!”

    “真神了!”

    “吕神仙!”

    众人看着范进手中,眼睛乱转的麻雀,眼睛不由大睁,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活的!”

    “活的!”

    “我就说是活的吧。。。”

    “就是,是活的!”

    “哎!”

    “我还以为是死的呢。。。”

    不过也有人,关注的方向,和大家有些差异,他们似乎更加在乎的是那只麻雀的生死。

    “不对啊!”

    “既然麻雀是活着的,吕先生为什么要说生死全在大人一念之间呢?”

    不过,还是有人发现了一丝不妥,有些好奇的问道。

    “萧何!”

    “你是本官最器重的人,你来告诉他们!”

    因为太过兴奋,范进脸上的红色还没有退去,见众人心中疑惑,他有些考校的看着萧何,笑着说道。

    “诺!”

    萧何没有想到范进会在这个时候考校他,但他还是重重的点头,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正因为这只麻雀是活着的,生死才在大人的手掌之间。”

    “只要他轻轻的用力,麻雀就会被直接捏死。”

    “如果大人松手,麻雀就会安然无恙!”

    “所以,这也是吕先生的高明之处,他并没有断生死。。。”

    “原来是这样!”

    听到萧何的解释,众人的眼睛顿时流露出恍然之色。

    心中对吕太公也越加的佩服。

    “不错!”

    范进轻轻的点头,对萧何的解释表示认同。这也是刘季给他出的计谋,吕太公断生,范进就会将麻雀捏死在手心。

    吕太公断死,他就会打开哦手掌,将麻雀放出。

    可以说是算无遗漏,是必死之局,但是谁知,还是吕太公技高一筹,竟然有惊无险的度过。

    “只是不知吕先生如何知道范某手中之物?”

    范进和吕太公一般环顾一眼四周,最后落在那身穿孝服的女子身上,但是,任凭他如何思考,还是心中茫然。

    不知他究竟推断出这一切。

    “大人!”

    “其实此事也是简单。。。”

    吕太公用手捋着自己的长髯,笑着说道:

    “大堂之上这位少女虽然身穿孝服,但却是一个少女!”

    “更为有趣的是,就算是孝服也难掩她的颜色秀丽,是一位难得的少年佳人!”

    “少年佳人,少在上,佳在下,合起来,就是一个雀字!”

    “所以,老朽断定,范进大人手中之物,定然是一只一麻雀!”

    “原来如此!”

    范进也高中过进士,自然不是不学无术之辈。

    吕太公这么一分析,他顿时如同醍醐灌顶,心中更是豁然开朗,不由重重的点头,一脸赞同的说道:

    “少年佳人!”

    “妙!”

    “实在是妙!”

    “那么,先生为什么会断定,这只麻雀生死,皆在本官掌控之中呢?”

    泗水县县令范进对吕太公的思路,虽然已经有了几分了解,但还是有些迷茫的问道。

    “大人!”

    “老朽虽然不知这位妇人因为什么上了公堂,但是,只要在公堂之上,他的生死,皆在大人的一念之间!”

    “所以,老朽才说,那个麻雀的生死都在大人的一念之间!”

    吕太公看了一眼妇人,又转头看了一眼范进,这才幽幽的说道。

    “这。。。”

    听到吕太公的话,范进不由的就是一愣。

    其他人的眼睛也是不停的闪烁,心中更有着说不出的感触。。。。

    上了公堂,生死不由己。

    吕太公虽然说的是轻描淡写,但是每一个人却都感觉到了一种无力,一种悲哀。

    心中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悲愤!

    因为,他们自己的命运,却没有办法自己主宰。

    在王权面前,在命运面前,他们就是一个个没有思维的木偶,被人无情的戏弄。

    这一刻,他们恨不得仰天长啸,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声。

    看着那个眼睛空洞,没有丝毫神采,好似木偶的年轻女人,萧何的眼睛不停的闪烁,也许,此时,她正在心中祈祷,希望范进能够秉公处理!

    但是,她能够做的,也只是祈祷。

    因为吕太公说的对,从她踏上公堂的这一刻起,她就变成了范进手中的麻雀。

    她的命运,全在范进喜怒一念之间。

    这样的制度,真的公平么?

    这样的制度,真的合理么?

    这样的人生,真的有价值么?

    萧何的心中,也第一次有了怀疑。

    这样的官场,这样的大乾,这样的社会,真的有必要继续存在下去么?

    也许,张家父子造反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但是,如果张家父子,或者是其他人的夺取了江山,坐稳了天下。

    眼前的这种悲哀,就会消失么?

    或许可以吧。。。

    或许不可以。。。

    仿佛是感同身受,不论是分列两侧的衙役,还是围拢在外面,看热闹的百姓,此时都沉默了。

    静!

    非常静!

    让人感到了一种压抑的静!

    “好!”

    “好!”

    “好!”

    和普通百姓不同,范进没有这种悲哀感觉。

    他反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兴奋。

    他能感觉到是自己的威风,他能感觉到的是自己手中的权柄。

    一言决定生死,大权在握的感觉,让他前所未有的满足。

    这也是无数的儒家学子,寒窗苦读十年的动力,以及终极目标。

    范进有些得意,好像是高高在上的神灵的看着四周的人。

    在他眼中,他们都是草芥,都是羔羊。

    只要他愿意。

    可以一言决定所有人的生死。

    这一刻,他就是神,这一刻,他的虚荣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他好似病态一般死死的攥着拳头,仿佛要将这得之不易的权利,死死的握在自己的手中,直到永远。

    但是他却忘了,这份权利,究竟是谁赋予他的。。。。

    是科举制度?

    是大乾朝廷?

    是百姓?

    亦或者是其他。。。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