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稍等一下!”

    萧何面色清冷,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

    不论是吕太公,还是范进都下意识的停住脚步,有些好奇的看着萧何,有些诧异的问道。

    “萧何,还有什么事情?”

    “大人,属下还有几个疑惑,想要在问一下!”

    萧何急忙行礼,起身之后这才说道。

    “好!”

    范进虽然不知萧何想要问什么,但是出于对他的信任,还是轻轻的点头。

    “你问!”

    “你既然是从范大人老家来的,应当知道范家的具体地址,还有详情吧?”

    萧何并没有问吕太公,反而踱步到家丁面前,一脸肃穆的说道。

    家丁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疑惑,但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重重的说道:

    “这是自然!”

    “小的虽然以前没有见过范大人。”

    “但也在范家生活了大半年,对范家的一草一木都是非常的了解!”

    “这!”

    范进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家丁,还有老神在在的吕太公。

    萧何虽然没有和他商量,但是他已经多少能够明白萧何的意思。

    他怀疑这个家丁,是吕太公安排好的戏子。

    今天的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这不可能!”

    “这个家丁本官虽然没有见过,但是他手中的信件的确是我儿的亲笔!”

    “而且上面还有我儿的私印,这是万万不会有错的!”

    范进的眼睛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大人!”

    “真金不怕火炼!”

    萧何看着一脸难以置信的范进,嘴角不由的上翘,轻轻的说道:

    “好!”

    “既然萧主簿还有疑问,那你就尽管问好了!”

    范进虽然感觉没有必要,但下意识的闭上嘴巴,眼睛炯炯的盯着那个家丁,试图看他如何的解释。

    “那好,我问你,范家最有特色的建筑是什么?”

    萧何轻轻的点头,好似对家丁的话十分认可,但是他突然十分突兀的问道。

    “魁星楼!”

    那家丁被他的突然问询,搞得有些手足无措,但还是下意识的答道。

    “没错!”

    看着萧何问询的目光,范进有些自傲的点头说道:

    “魁星楼的确是我们范家独有的建筑!”

    “几十年前,曾经有一位游方道人经过我们范家。见我们范家的地理环境非常的好,就建议我们的祖父,在西北修建一座魁星楼!”

    “可以保佑我们范家世代科举高中!”

    “说来也奇怪,自从这座魁星楼建成之后,范家年年出文人。”

    “到了我这一代更是一举成名,范家也成为了当地的名门望族。”

    “魁星楼几层高?”

    虽然得到了范进的认可,但是萧何还是没有掉以轻心,继续问道。

    “这。。。”

    家丁的眼睛不由的闪烁了几下,好似在思考,但是最后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五层!”

    “五层?”

    听着家丁的答,萧何的眼睛中不由流露出一丝狐疑,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怎么可能是五层?”

    “宝塔修建可是有规制的,或者七层,或者九层,怎么可能出来五层?”

    “你在说谎!”

    “没有!”

    “大人!”

    “小的真的没有说谎。。。”

    “范家的魁星楼的确只有五层!”

    那家丁见萧何的眼睛中有着明显的怀疑,顿时满脸委屈的说道。

    “不错!”

    “他没有说谎!”

    “范家的魁星楼只有五层!”

    范进听着家丁的答,脸上已经有了明显的喜色,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说道。

    “萧主簿说的也没有错!”

    “魁星楼虽然以楼为名,但是实际上,他的确是塔的建筑形式。”

    “众所周知,宝塔在建造之中,是有明确的规制的,一般是七层或者是九层,十三层,很少见其他。”

    “其实,魁星楼在修建之初,是七层高楼!”

    “但是几十年前的一天夜里,高楼失火,将最上面的两层焚毁!”

    “家祖认为,这是老天示警,范家的位格不足拥有七层魁星楼,所以也就没有在修建,也正是这个原因,现在的魁星楼只有五层!”

    “这里的原因,一般人不知道。”

    “所以,不是真正的范家人,不会知道,魁星楼不是七层,而是五层!”

    “他的确是从老家来的!”

    “好!”

    “那萧某在问你!”

    “你竟然是从范家老宅出发,到这里报信!”

    “你是哪一天出发的?”

    萧何听到范进的机答,心中已经相信了七七八八,但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追问道。

    “五月初八!”

    “小少爷落地后,老夫人就吩咐小的前来报喜!”

    那家丁听到萧何的问题,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五月初八,现在是七月初六!”

    “从镇江到这里,虽然千里迢迢,但也不足以耗费两个的月的时间!”

    “你是不是在撒谎?”

    听到家丁的答,萧何心中的疑惑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更加的狐疑。眼睛冰冷的直视,逼问道。

    “没!”

    “没有!”

    “小的没有撒谎。。。”

    “小的的确是五月初八从家里出发的!”

    家丁被萧何逼问,脸上顿时流露出委屈之色,急忙摆手解释道。

    “那你为什么现在才到?”

    萧何却没有打算放过他,步步紧逼的问道。

    “是啊!”

    “本官赴任之时,也不过用了两个月。”

    “要知道本官乘坐的可是官轿,速度肯定比不上快马!”

    “你骑的快马怎么可能耗费如此长的时间?”

    听到萧何的逼问,范进也好似有些反应过来,眼睛不由的微眯,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启禀老爷!”

    “小的骑马,在快到钱塘江的时候,不知为何,天空突然传来一声炸雷,马匹受伤,折断了前腿!”

    “小的也被从马上抛下,摔得昏死过去。”

    “等再次想来,已经数日之后。”

    “因为没有马匹,小的行进速度也变得慢了不少。”

    “直到行程过半,这才重新购买到马匹。。。连夜赶来!”

    那个家丁见范进的脸上也出现了几分怀疑,急忙解释道。

    “什么?”

    “你在钱塘江因为惊雷坠马?”

    听到家丁的话,范进的眼睛陡然圆睁,下意识的看了吕太公一眼,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是的!”

    “大人!”

    “是小的没用。。。”

    “给主家损失了一匹良马!”

    虽然不知范进的反应为什么那么的激烈,他还是低着头,有些惴惴的说道。

    “没事!”

    “没事!”

    “不过是一匹畜生!”

    “你没有过,老爷还要重重奖赏!”

    “我们范家真的有后了!”

    范进看着家丁惴惴的表情,怎么会不知他心中想些什么,不由的哈哈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

    “谢谢老爷!”

    “谢谢老爷!”

    家丁听到范进的承诺,顿时大喜,满脸兴奋的说道。

    “好了!”

    “萧主簿,你也问完了!”

    “就让他下去休息吧,从镇江跑到这里,几千里的路程,没日没黑的,也是难为他了!”

    范进看着脸色灰暗,透露着疲惫的家丁,有些心疼的说道。

    “诺!”

    竟然确定了身份,萧何也不想多问,不由轻轻的点头,扭转头,看着范进的手,有些好奇笑着说道。“

    吕先生真是高人啊!”

    “萧某实在是佩服!”

    “只是不知,范大人手中握着的到底是什么?”

    “对啊!”

    “到底是什么啊?”

    “神神秘秘的,都到了现在,也该揭晓谜底答案了吧?”

    其他人听到萧何的提议,眼睛顿时亮起,好奇的问道。

    “好!”

    “既然你们如此好奇,那么本官就让大家看个明白!”

    “正好本官也有几个疑惑,想要请吕先生解答!”

    听到大家的声音,范进轻轻的点头轻轻的将紧紧握着的手掌,一点点的张开。

    一根手指!

    两根手指!

    三根手指!

    随着一根根手指的张开,他手中的物体,也第一次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每一个人都是眼睛圆睁,屏住呼吸,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手掌。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