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人!”

    “不知县主大人寻老朽何事?”

    吕太公看着面色清冷,嘴角紧抿,浑身上下透露着寒气的萧何,一脸好奇的问道。

    “萧某也是不知!”

    “等到了地方,吕先生自然会知晓!”

    萧何斜着眼看了太公一眼,轻轻的摇头,声音清冷说道。

    “好!”

    吕太公见萧何面色发冷,嘴角紧抿,显然不是一个多话之人,有些悻悻的闭上嘴巴,亦步亦趋的向前。

    也不知过了多久。

    萧何的脚步陡然慢了下来。。。

    看着四周熟悉的景色,吕太公满脸的诧异,脚步也慢了下来。

    因为,萧何带他来的地方,竟然不是范进的后宅,而是审理犯人的大堂。

    “这?”

    “这是怎么事?”

    “萧大人,不是范大人有请么?我们为什么来这里?”

    吕太公看着全身肌肉隆起,手持水火棍,面色冰冷排列大堂两侧的衙役,以及围拢好似人山人海的百姓,心中不由的就是一突,有些狐疑的问道。

    “怎么这么多百姓围观?”

    “范大人正在审案?”

    萧何头看了一眼,轻轻的点头。

    过了半晌才幽幽的说道:

    “没错!”

    “正是范进大人有请!”

    “先生也是看到了。”

    “大人公务实在繁忙,抽不开身,只能和大人在这公堂之上相见,还请先生不要见怪才是!”

    听到范进的问询,萧何那好似冰块一般的脸上,竟然还是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理所当然的说道。

    “这。。。”

    “没事!”

    “没事!”

    吕太公听着萧何的解释,虽然心中知道不妥,但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跟着萧何亦步亦趋的走上大堂。

    “吕先生来了!”

    “真是吕先生。。。。”

    “吕先生不是在城西么?”

    “怎么会来到这大堂之上?”

    “难道先生犯了什么事情?这不可能啊!”

    “就是。。。这怎么可能?”

    “在吕先生前面的那人,不是萧何么?”

    “对!”

    “就是他!”

    “天生的一张冷脸,是一个非常难相处的人物!”

    就在两人接近大堂的时候,终于有人认出了吕太公的身份,一传十,十传百,众人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

    更有人主动上前打招呼:

    “吕先生!”

    “吕先生好!”

    “吕先生好!”

    “吕先生,您怎么来大堂了?”

    “可是有什么事情?”

    “吕先生,你不用担心,如果范大人故意为难您,我们定然不会坐视不理!”

    “就是!”

    “吕先生这样神仙一般的人物,怎么可能作奸犯科呢!”

    “定然是官府冤枉好人!”

    满头银发,头戴黑色乌纱帽,身穿青色官衣的范进高坐在大堂之上,在他的背后,画着大日出海图,图画上方挂着一个匾额,上面用苍劲有力的写着四个大字。

    明镜高悬!

    在看落款,以及印章,这四个字明显是出自名家之手。

    府衙里的对这个四个字也是十分珍惜,明日都会打扫,看起来,十分的光亮。

    看着乌压压的人群,还有被拥簇在中间,好像鹤立鸡群一般的吕太公,范进眼睛中的不悦越发的明显,心中的杀意更是好似波涛一般汹涌。

    “杀了他!”

    “此人一定不能留!”

    “刘季说的对,此人在百姓中威信这么高,一旦造反,必定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

    吕太公看着大门洞开,好似野兽张大嘴巴一般的县衙。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担忧,但他还是毅然大步向前。

    “吕先生来了!”

    坐在高处的范进,看着面色冰冷,全身透着寒意的萧何,以及跟在他身后,面色从容,好似慷慨就义的吕太公,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玩味,笑着说道。

    “老朽见过大人!”

    吕太公看着高居堂上,好似猛虎头的范进,轻轻的拱手笑着说道。

    “不知大人,这次找老朽来,所为何事?”

    “也没有什么事情!”

    “只是本官听说吕先生料事如神!”

    “想和吕先生做一个射覆游戏!”

    范进眼睛闪烁,冷冷的一笑,在阴暗处,显得是那么的狰狞。

    “不知大人想要怎么射覆?”

    吕太公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有些诧异的问道。

    射覆,就是将一物藏在杯中,或者是握在手中,亦或者藏在盒子里,在不允许查看的情况下,通过预测运算洞察。

    这个说的简单,但最考验人的功夫。

    所以,就算是吕太公精通数术,也感觉有些为难。

    “怎么?”

    “吕先生感觉为难?”

    “难道吕先生也和外面那些妖言惑众之徒没有任何区别?”

    “如果这样,本官说不得,就要秉公处置!”

    范进坐在上方,冷冷的看着吕太公,面目狰狞的说道。

    “左右!”

    “有!”

    得到范进的吩咐,两旁的衙役没有任何犹豫上前。目光炯炯,好似虎狼一般盯着他。

    “这。。。”

    吕太公看着上方眼睛闪烁,面目狰狞的范进,以及早有准备的差役。

    还有围绕在外面,看着他眼睛中透着狐疑的百姓。

    “吕先生不会真的骗人的吧?”

    “不会吧!”

    “我想应该不会。。。”

    “但是,吕先生明显有着犹豫,难道他不是料事如神?”

    听着四周百姓的议论,吕太公心中顿时明白,这一切都是局。

    是一个精心布置,让他不容拒绝的局。

    就算他知道,范进是别有用心,也只能硬着头皮入局,他现在能做的只是见招拆招。

    “还请大人出题!”

    “好!”

    “吕先生是爽快人!”

    “那么本官也就不啰嗦,本官手中有一物,如果先生猜中。”

    “本官自然无话可说,先生不论是在泗水县长期居住,还是短期落足,本县都是欢迎。。。”

    “如果先生猜不着,那就是妖言惑众!”

    “本官身负朝廷信任,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范进的脸颊隐藏在黑暗中,让人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的声音却异常幽幽。

    “说不得,要将先生缉拿关押。。。。”

    “这!”

    听着范进的话,吕太公的眼睛不由就是一缩。

    但是他早就没有了退路。

    只见他轻轻上前一步,眼睛环顾四周,在衙役,百姓等人脸上划过,最后落在跪在大堂之上,穿着白色孝服,看起来容颜有几分俏丽的女子身上。

    他的眼睛陡然射出一道精光,嘴角不由自主的上翘,脸上更浮现出自信的笑容。

    “大人的问题!”

    “吕某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