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清晨的所城里十分的热闹,南来北往的行商,招呼做买卖的小贩,以及无所事事,到处瞎逛的闲人。

    当然,要说最热闹的,还是吕太公那个小小的卦摊。

    一个个百姓,或男或女,或老或少里三层外三层的即将那个不大的摊位团团围住。

    或者垫着脚,或者睁着眼,都十分好奇的盯着吕太公的一举一动。

    “这就老神仙!”

    “神着呢。。。”

    “城东的刘先生被人偷了荷包,哪里都找不到。”

    “过来请吕神仙看一下,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一个长得瘦弱,但却很精神的汉子,眼睛神光不停的闪烁,满脸兴奋好似评传奇一般说道。

    “怎么着了?”

    众人的情绪被他调动,都伸长脖子,好奇的问道。

    “吕神仙只是让他随手写累了一个字!”

    “就告诉他让他午时在城门口等着。”

    “等见到一个背柴的汉子时,就大声一声抓贼!”

    “到了那时,荷包自然就能找来!”

    见众人的目光全部都落在自己的身上,瘦弱汉子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得色,表情越发的生动,就连声音之中也充满了感情。

    “最后怎么样了?”

    “难道那个背柴的汉子就是小偷?”

    “不应该啊!”

    “背柴的,应该是一个樵夫,不应该是小偷吧?”

    众人有些诧异的交换了一个目光,好似窃窃私语一般说道。

    “和老二,别在卖关子了!”

    “赶紧说,后面怎么样了。”

    “是不是又馋酒了?”

    “去以后,老子请你喝酒!”

    有和那瘦弱汉子相熟的,见他那个模样,不由的气急,大声的说道。

    “得嘞!”

    被称作和老二的瘦弱汉子听有人要请他喝酒,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再也不卖关子。继续说道:

    “说来也怪!”

    “南城门那一块每天都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就那一天,竟然只三个人!”

    “除了刘先生,背柴火的汉子以外,还有一个身穿蓝色衣服,面色苍白的男人。”

    “就在刘先生喊完这一声以后,那个蓝衣服男人竟然扭头就跑!”

    “说来也巧,那背柴的汉子正好在他前进的路上。。。”

    “后面的事情,我和二不说,你们也你能猜到!”

    “刘先生和那个卖柴人,把蓝衣汉子一起制伏,并且在他身上搜出了几个荷包,其中有一个,正是刘先生丢的!”

    “诸位,你们说神奇不神奇?”

    “所以,大家都称吕先生为活神仙,赛诸葛!”

    和二牙齿伶俐,将一个小故事说的是婉转曲折,活灵活现,众人也是听的如痴如醉。

    恨不得自己就在当场。

    看向吕太公的眼睛中更是充满了敬佩,已经崇敬。

    仿佛他就是活神仙在世,更有人恨不得在他面前摆上香炉,日夜叩拜。

    吕太公也丝毫不以为意,这个事情,在别人看来非常的神奇,但是却只是他众多案例中的一个。

    常言说的好,见怪不怪。

    在众人的惊讶佩服好奇的目光中,他满脸堆笑,好似寿星一般坐在那里。

    静静的等着今天的福主上门。

    “吕神仙真是厉害。。。”

    “听说城隍庙那边的相师,自从吕神仙来生意都变的奇差无比,现在几乎没有什么人去那里!”

    “哼!”

    “不要提他们。。。”

    “一群靠坑蒙拐骗为生的骗子,有什么资格和吕神仙相提并论!”

    “就是!”

    “吕先生那才是真正的活神仙。”

    “不过吕先生好是好,就每天看的太少,只看三个,还是价高者得,一般的贫苦人怎么可能看的起?”

    “这倒是!”

    “俺也想请先生给看一看,但是实在是看不起。”

    “昨天已经到了一百两银子看一次,今日不知会是多少?”

    “一百两银子?”

    “这么多,可真是看不起,一百两银子,足够俺们家十年的嚼头!”

    “谁说不是!”

    “咱们都是苦命人,也没什么好看的,就蹲在这里看个热闹吧!”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一个身穿绸缎,体型壮硕,看起来上了几分年岁的人,在几个家丁的拥簇下走了过来。

    那些围绕的闲人,好似都认识他,竟然不敢造次,全部向四周散开,给他流露出一条道路。

    “城南的孙家主来了!”

    “就是做皮货生意的那个孙家?”

    “不是他,是哪个?”

    “城中还有几个孙家?”

    “听说他家的生意做的很大。经常往返外域和北郡,神都,每年都至少有几千两的收入,更有人说他家有万两白银!”

    “一万两银子啊,那么多!”

    “一万两银子,能够买下半条街的店铺了吧?”

    “谁说不是?”

    “所以,孙家也有孙半城的美誉,就连那孙老爷,也索性改名就叫孙半城!”

    “乖乖!”

    “真的了不得!”

    “只是不知孙家,这次会花多少银子,请先生算命!”

    吕太公好似根本没有听到众人的议论,就连孙半城走到他的近前,眼睛都没有丝毫的变化,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

    “老头!”

    “这是我们家孙半城孙老爷”

    “你还不赶紧起来?”

    一个家丁见吕太公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没有丝毫起身相迎的打算,急忙上前有些不悦的说道。

    吕太公抬头,斜了那家丁,以及他身后的孙半城一眼,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丝十分明显的嗤笑:

    “不过是半城之财,有什么资格让老夫起身相迎。”

    “如果孙老爷背后的那位贵人亲临,老夫说不得还可能起身迎上一迎!”

    “你!”

    那家丁没有想到,吕太公竟然如此不留颜面。不由的气急,伸出手指就要怒骂。

    但孙半城却好似被人点住穴道一般,急忙上前,躬身行礼,谦卑的说道:

    “先生!”

    “先生怎么知道孙某背后的贵人?”

    “吕某不仅知道,孙家主背后有贵人,更知道这个贵人来自北方。。。”

    “这!”

    听着吕太公的话,孙家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眼睛更是不停的收缩,透着震惊和难以置信。

    “别人都说先生是活神仙,赛诸葛,孙某本来有几分不信!”

    “现在看来,先生真是活神仙一般的存在,孙某佩服!”

    “孙某的贵人的确是在北方,而且,这次孙某前来,也正是为了那位贵人!”

    “可有凭证?”

    吕太公轻轻的点头,没有任何意外的说道。

    “贵人给了这个!”

    孙半城听吕太公询问,急忙从袖子里取出一枚用上等玉石打磨异常光滑棋子,满脸希冀的看着吕太公。

    吕太公随手接过棋子,摸索半晌之后,满脸感慨的幽幽叹息一声:

    “这位贵人身处北方,身份极为贵重!”

    “甚至可以说是贵不可言!”

    “对!”

    孙半城听到吕太公的话,没有任何犹豫的重重点头。好似考校的问道:

    “这位贵人的身份,孙某不能说,也不敢说!”

    “但正如先生所言,极为贵重,贵不可言!”

    “先生可知,贵人因为什么事情前来问你?”

    “那位贵人虽然位高权重,但是可惜,美中不足的是一生没有子嗣。”

    吕太公眼神幽幽,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现在贵人年龄已经颇长,诺大的家业,没有人来继承。。。。”

    “这也是他想要问老朽的!”

    “没错!”

    “没错!”

    “先生就是先生,真是神了!”

    “这位贵人就是没有子嗣,这才请孙某代问先生!”

    孙半城面色顿时激动起来,不停的重重点头,手舞足蹈的说道。

    “哎!”

    “这位贵人注定无子,这是天数!”

    “还请转告那位贵人,让他早作打算才是!”

    吕太公轻轻的摸了摸那块玉石雕琢,异常精美的棋子,不知是不是想到了自己的现状,有些萧索的叹息一声。满脸无奈的说道。

    “先生,这是何故?”

    听到吕太公的话,孙半城的脸色不由的就是一僵,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贵人要问子嗣!”

    “自然和阴阳和合有关!”

    “这个棋子,虽然是天山暖玉雕琢,贵重无比,但却是无情冰冷之物,没有生命,没有阴阳,更不会有子嗣!”

    “这枚棋子,也正如那位贵人,虽然身份贵重,但一生难有子嗣,这是天数,不可违背!”

    吕太公在手中把玩着那块天山暖玉雕琢的棋子,满脸感慨的说道。

    “这。。。”

    孙半城看着吕太公手中的棋子,眼睛不停的收缩,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苦涩起来,到最后更是有些失魂落魄的站起身形,跌跌撞撞的向外面走去。

    “命啊!”

    “这都是命!”

    吕太公也不阻拦,因为他手中的那枚棋子,价值早就超过百两纹银。

    那位贵人的身份可想而知,正如孙半城所说那般,贵不可言。

    这样的人,已经年迈,他的心中是多么希望有一男半女,好继承自己的自己的家业啊?

    “其实。。。”

    “也不是真的没有机会!”

    “当年,这位贵人在外面有子嗣流落!”

    “如果找到他。。。。”

    吕太公有些呢喃的说道。可惜,孙半城早就离去,根本没有听到他的呢喃。

    否则。。。。

    “看到没?”

    “什么是活神仙?”

    “这才是活神仙!”

    “那孙半城,家中势力极大,做人也是跋扈。但是在先生面前,那不也得老老实实,恭恭敬敬么?”

    “谁说不是!”

    看着好似失魂落魄,跌跌撞撞离去的孙半城,众人的顿时议论纷纷起来。

    同时,大家对下一个人,也越发的期待。

    毕竟,这刚开始就这样的精彩。

    后面的故事,也变得让人更加的期待。

    “你们都别和我抢,老爷,我今天就是第二号!”

    城东的刘家主体型虽然没有孙半城那么壮硕,但也是身体强壮之人,所以,他十分轻易的就把人群分开,大步越过其他人,走到吕太公近前,面带急色的说道。

    “先生!”

    “刘某的问题和孙半城的差不多。”

    “不过,刘某不是替别人问,而是替自己问的。。。”

    “刘某身体虽然壮硕,家里也有几房太太,但是却一直没有儿子。”

    “想到诺大的家业,却没有人继承,刘某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中。还请先生指点迷津,刘某虽然不如孙家那么富有,但也必定会重谢先生!”

    “哎!”

    “老朽也想帮刘先生,但是可惜,刘先生今日挂不了第二号,只能明日了。。。”

    吕太公看着面带急色的刘先生,不由轻轻的摇头,满脸的无奈。

    “为什么?”

    刘先生的眼睛不由的圆睁,满脸的诧异,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四周。

    “因为,今日,有身份更为贵重的人,要找老夫!”

    吕太公也能理解刘先生的感受,满脸无奈的摇头,抱歉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

    “我们刘家虽然不是城中首富,但也是世代豪族,在泗水县里,有谁的身份比我们家还是贵重?”

    刘先生好似受到了某种羞辱,眼睛不由的圆睁,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刘某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面子!”

    四周看热闹的人,脸上也不由的都流露出诧异之色。

    正如刘先生所说,刘家虽然不算是顶级的权贵,甚至说在北郡都算不得什么,但是在泗水县这么小的弹丸之地,却是了不得的存在。

    几代都是豪族,就连孙半城都得给他几分颜面。

    他们也想不出来,泗水县究竟何人,身份竟然比刘先生还要贵重。

    想到这里,每一个人的眼睛里都迸发出好奇,跃跃欲试的目光。

    就在中等待之时,人群外陡然传来一个清越孤傲的声音。

    “吕先生说的对!”

    “刘先生今日是排不上了,只能明天清早!”

    “因为,吕先生说的对,的确有贵人想请先生占卜!”

    “还请先生移步,贵人有请。。。。”

    “这!”

    “这!”

    看着那个面色孤傲清冷的年轻人,每一人的脸色都顿时大变,有些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看着。

    “怎么可能是他呢?”

    “难道,那位贵人竟然是。。。。”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