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泗水县城

    一身青衣,头戴冠帽,脚踏官靴的刘季,好似无赖有些慵懒的斜躺在椅子之上。

    一个脸庞圆润,身材丰满,有几分妖艳的女子正站在他的身后,小心翼翼的帮他揉着肩膀。一脸的娇笑和讨好:

    “刘爷!”

    “舒服么?”

    “恩!”

    刘季歪着帽子,将腿搭在高的木案之上,吊儿郎当的轻轻答应一声,算是应。

    “最近城内,可有什么有意思的事?”

    “刘爷泗水县比不得北郡,就这么点地方,哪有什么趣事?”

    妖艳女子以手捂嘴,有几分娇羞的微微一笑。

    “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真是让人感到无趣。”

    “说不得只能去赌场耍几把了。”

    刘季微微的挪动几下身子,把自己的脸颊贴在女子的大腿之上,竟然把那柔软和滑腻的大腿当做枕头。

    那女子也不生气,反而主动上前凑了凑,把自己那一对丰腴饱满之物让斜躺着的刘季把玩。

    过了一会,好似有几分动情,鼻翼轻轻扩张,嘴巴微张,发出令人感到发腻的呻shen吟。

    和动情的艳女,娇艳欲滴不同,刘季的眼睛不仅没有一丝情欲痕迹,反而有着说不出的冷漠。

    “好人!”

    “别在这里了。。。”

    “咱们到内室去。”

    也不知道刘季究竟用了什么手法,不过须臾功夫,那艳女竟然好似烂泥一般瘫软在地上,嘴巴不停的开合。

    不停的索欢!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在北郡,以花丛浪子闻名的刘季竟然并没有好似恶狼一般进入内室。

    反而好似满腹心事的样子。

    “刘爷!”

    “刘爷!”

    就在这时,一个身体强壮,好似铁塔的武士从外面冲了进来。

    刘黑子的体型虽然强壮,但是并没有达到那种夸张的地步。

    但是他是肉身却出奇的沉重,好似双脚犀牛一般,脚面落在松软的土地上,竟然留下一个寸深的足痕。

    也正是因为他身体太过沉重,被他脚踏过的青石,竟然都出现了一丝丝好似蛛书包网.bookbao2的裂痕。

    “慢点!”

    “慢点!”

    “刘黑子!”

    “上次被踩坏的石板还没有修好!”

    刘季慵懒的抬头,看了一眼,有气无力的说道。

    那春色满园关不住的女子也不害羞,毫不避讳的轻轻遮掩自己的衣衫。

    刘黑子只感觉眼前闪过一丝滑腻的白光,下意识的闭上眼睛,但是那一抹雪白好似烙在他心中似的,越想忘记,竟然越难忘记。

    本来就黝黑的脸色,竟然升起一丝少有的红色。眼睛中更是有着几分难为情。

    “刘黑子见过嫂嫂!”

    不过,和刘黑子的难为情不同。

    不论是刘季,还是那个女子,对这一切竟然都是无动于衷。

    好似早就司空见惯,根本没有必要大惊小怪。

    “刘黑子!”

    “这么急匆匆的来。。。”

    “城中可是有了什么热闹?”

    刘季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本来有些慵懒的身体顿时坐直,有些好奇的问道。

    “刘爷!”

    “你真是神了!”

    “城中的确有了热闹。”

    刘黑子眼睛顿时就一亮,一脸敬佩的说道。

    “哦。。。”

    “说来听听,爷这几天正烦闷着呢!”

    “可是城中新来了戏班名角?”

    刘季用手掌摸着自己的后脑勺,眼睛闪烁,有些好奇的说道。

    “刘爷这次是猜错了!”

    “不是!”

    “你再猜一下!”

    刘黑子嘿嘿一笑,憨声说道。

    “那是哪个赌场,窑子开业?”

    刘季诧异的看了刘黑子一眼,见他没有说的意思,继续追问道。

    “不是。。。”

    “你再猜一下!”

    刘黑子重重的摇头,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难道是那个大姑娘,小媳妇,和人幽会,被人捉奸在床?”

    刘季仿佛是想到了某种可能,眼睛陡然亮起,满脸兴奋的说道。

    “哎呦!”

    “我的刘爷!”

    “你这脑子,怎么只是向下三处想。。。”

    “诺大的泗水县,就不能有点别的事情?”

    站在刘季身后,胸口鼓囊的张氏有些不满的锤了刘季肩膀一下,笑着说道。

    “哼!”

    “刘爷从娘胎里出来,就只对吃喝玩乐感兴趣。。。”

    “其他的事情与我何干?”

    刘季头也不,嗤笑一声,满不在乎的说道。

    “刘爷!”

    “你说的都不对!”

    “你再猜一下!”

    刘黑子憨憨的一笑,不停的摇头。

    “究竟是什么事情?”

    刘季看着满脸憨气,不知收敛,还让自己猜的刘黑子,只感觉自己的脑仁一阵乱跳,有些恼怒的吼道。

    “刘爷不知道!”

    “你别再和我说,你在猜一下,否则,我一定把你打得,就连你妈妈都认不出来!”

    刘黑子被刘季训斥,表情不由的就是一滞。

    但是的确是收敛不少,不敢在让刘季猜。

    “城中出了什么乐子?”

    刘季好似也知道自己的态度恶劣,调整自己的情绪之后。淡淡的问道。

    “刘爷!”

    “城中来了一个看相的。。。”

    刘黑子见刘季让他说话,有些亟不可待的说道。

    “切!”

    “爷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原来只是来了一个相师!”

    “泗水县虽然不大,但是依靠看相算命为生的也最少几十人!”

    “有什么稀奇!”

    刘季听到刘黑子的话,嘴角不由轻轻的上翘,一脸的嗤笑,眼睛中更是流露出淡淡的不屑。

    “不一样!”

    “这次的,和以前的那些都不一样!”

    “这位先生,看相非常的准,人送外号铁口直断。想要找他看相的人,都排成长龙,不过说来也奇怪,这位先生有一个古怪的规矩,那就是一天只看三人,而且价高者得!”

    “听说城北的程家家主,就为了让他看一眼,整整花了一百两纹银!”

    刘黑子想着那些放在红绸之上,银光闪闪的银锭,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垂涎。

    “刘爷,我打听过了,那个老头只有一个人,现在住在城西的客栈里,我们晚上是不是喊上几个人。。。。”

    “一百两纹银,只为他铁口直断?”

    刘季的眼睛不由轻轻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要知道,纹银在大乾是非常有购买力的,一个数口之家,一个月的生活费,也不过是几两银子。

    一百两纹银,足够数口之家吃上十年。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就算程家有钱,也不会如此的挥霍。

    这只能说明,这位相师是真的有本事。

    “对!”

    “是一百两银子!”

    “现在整个泗水县都快传遍了,据说,明天城东的刘家,城南的孙家,还有城西的何家,都做了预约!”

    刘黑子重重的点头,一脸羡慕的说道:

    “那可是三百两银子啊!”

    “不是说价高者得么?”

    刘季有些诧异的抬头,好奇的问道:

    “明日还没有到,怎么就知道,会是这三位价格最高?”

    “刘爷!”

    “城东的刘家,城南的孙家,城西的何家,可都是城内有名的豪族大户,谁能和他们比银子啊?”

    刘黑子有些郁闷的看着刘季,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往常十分灵光的刘季,怎么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再说这三家,在城中那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们要约那位先生,谁又敢出来作梗?”

    “呵呵。。。”

    刘季的手掌轻轻的敲打着桌面,眼神幽幽,过了半晌,才淡淡的说道:

    “那可不一定!”

    “刘爷!”

    “你会是想要。。。”

    “可府上已经没有银两了!”

    刘季身后的女子听到他的话语,脸上顿时流露出为难之色。

    “没事!”

    “爷只是说说。。。”

    刘季笑着头,毫不在意的说道。

    听到刘季的话语,女子脸上不仅没有放松之色,反而肌肉越绷越紧,到最后整个脸颊看起来都是出奇的僵硬。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