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军情紧急,只能连夜赶路。。。”

    “机关车上更是简陋,让小姐受委屈了!”

    司徒刑身体笔直坐在机关车中,看着火红的木炭,以及被烧的滚开,冒着白烟,好似云雾缭绕的茶水,有些抱歉的说道。

    “大人太过客气了!”

    “大人这样做也是为了雉的安全考虑!”

    “毕竟,神都的人都不是易于之辈。”

    “按照他们的能力,迟早都能查到知北县。”

    “否则父亲也不会急着离开!”

    吕雉轻轻的欠身,满脸感激的说道。

    “雉还没有谢过大人呢。。。”

    “小姐不必客气!”

    “本官既然答应过吕公,要帮他照顾小姐,自然不会让小姐落入歹人之手!”

    “这次北郡会盟,必定是云龙混杂,但越是这样,越不容易被人发现!”

    “这也是本官让小姐留在军中的原因!”

    司徒刑轻轻的点头,有些好奇的问道:

    “只是不知,吕家和随侯究竟有什么恩怨。”

    “让他十多年,还没有办法释怀?”

    吕雉看了一眼司徒刑,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犹豫。

    司徒刑也不着急,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的茶盏,仿佛那黄色的茶汤中,蕴含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秘密。

    也不知过了多久,吕雉的嘴巴微张。

    “其实。。。”

    “这个事情,还是和雉儿有关。”

    “雉儿出生之时,恰巧有相士路过吕府。。。。。”

    司徒刑的身体微微前倾,脸上更是流露出倾听之色。

    但就在此时,外面陡然传来樊狗儿焦急的声音:

    “大人!”

    “大人!”

    “你在里面么?”

    好似陷入忆,正准备讲述的吕雉,被樊狗儿打断,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

    司徒刑的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可惜。

    但他也不懊恼,也没有追问,只是轻轻的和吕雉点头,这才推开机关车的车门。

    看着外面火急火燎的樊狗儿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呢?”

    “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人!”

    “你在这里就好!”

    “咱们队伍后面一直吊着一个商队。”

    “我们快,他们也快,我们慢,他们也慢。。。”

    樊狗儿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有些口齿不清的说道。

    “细作?”

    “难道是张家的细作?”

    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凝,有些冷冽的说道。

    “你过来问本官作甚,全部抓了!”

    “不!”

    “不是。。。”

    “大人您误会了!”

    “末将已经问过了,他们真的商队,不是什么细作!”

    “因为错过了宿营地,又逢天黑,因为担心遭到野兽和妖兽的袭击这才不紧不慢的吊在咱们身后。”

    “不过,他们马上就要有大麻烦了!”

    “刚才后军来报,四周林子里,全部都是铁背苍狼!”

    “这些人又没有武士随行,正是铁背苍狼的目标!”

    “末将起来,就是想问下大人,怎么处置?”

    樊狗儿见司徒刑有所误会,急忙解释道。

    “怎么处置!”

    “怎么处置!”

    “这还用问本官啊?”

    “赶紧救人!”

    “让后军的人,将林子里的铁背苍狼惊退!”

    司徒刑听樊狗儿说的情况紧急,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瞪,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大人!”

    “那些商人可不是知北县的啊?”

    樊狗儿被司徒刑训斥,下意识的缩脖,小声的嘟囔道。

    “别废话!”

    “救人要紧!”

    “那里的百姓不是百姓?”

    “当兵,做的就是保家卫国!”

    司徒刑见樊狗儿还敢小声嘟囔,不由伸出手掌,对着樊狗儿的后脑就是一下。

    樊狗儿不敢躲避,但他的脖子却缩的更加厉害。

    “还不快去!”

    “哎!”

    樊狗儿得到命令,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要去传达。

    “你等等!”

    “大人,您还有什么吩咐?”

    见司徒刑还有话说,樊狗儿瞬间站住身子,好奇的问道。

    “好人做到底!”

    “商队毕竟还是势单力薄,将铁背苍狼驱赶散开之后,把商队的人安排到军伍之中。”

    “让他们和军旅一起行动,这样最是妥当!”

    司徒刑眼睛闪烁了几下,好似在心中权衡之后,这才肃声说道。

    “诺!”

    “诺!”

    樊狗儿重重的点头,没有任何犹豫的应道。

    得到司徒刑吩咐的后军紧急出动,对商队进行了接应。

    那些铁背苍狼见无利可图,只能灰溜溜的退去。

    “军爷!”

    “谢谢军爷!”

    “要不是军爷,小的们肯定要丧失狼嘴!”

    体型富态的掌柜看着围绕在四周,刀兵出鞘衣甲鲜明的士卒,还有因为受到惊吓而退去的狼群。心中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有些庆幸的说道。

    “要谢就谢谢我家司徒大人!”

    “是大人心善!”

    “不忍你们成了野兽的腹中之物!”

    “这黑山地区危险重重,以后莫要夜间行路!”

    “不是每一次都会这么好的运气,恰巧遇到我们,恰巧遇到大人!”

    身穿甲胄,脸庞被头盔遮盖的队正,看了一眼明显有些虚脱,腿脚发软的掌柜,嘴角不由的上翘,有些关心的说道。

    “是!”

    “是!”

    “军爷教训的是!”

    “这次是因为耽误了路程,我们才冒险夜间行路!”

    “谢谢军爷,谢谢大人!”

    掌柜的虽然是被训斥,但是还是不停的点头,言语之中充满了说不出的感激。

    “好了!”

    “大人担心你们路上再次遇到危险,到下一个据点,你们跟随我们军旅一起行动!”

    队正轻轻的点头,等掌柜的说完之后,这才说道。

    “那感情好!”

    “那感情好!”

    “大人真的是好人!”

    “真是出门遇到了贵人!”

    听着队正的吩咐,掌柜表情顿时变得灵动起来,欣喜若狂的说道。

    其他的伙计更是乐不可支。

    这样就不会因为落单,被野兽,或者妖兽袭击。

    这件事对司徒刑来说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但是却把那商人只感动的眼睛泛红,去以后,见人就说,司徒刑仁义,知北县府兵乃是真正的仁义之师,王者之师!

    也正因为他的宣传,很多商旅都希望在路上能够遇到知北县府兵。

    也正以为这份善念,让司徒刑以后有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以至于后来,司徒刑兵锋所到之处,全城百姓无不开门,敲锣打鼓以迎王师!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

    话分两头。

    “小姐!”

    “你真的如此相信他?”

    “刚才如果不是樊将军恰巧到此,你可就将自己的秘密告诉他了!”

    “难道你就不怕因为那事情,他对你起了歹心?”

    “这个司徒大人武道修为颇深,而且又在他的大军阵中,就算奴婢豁出性命,也最多自己逃生,救不得姑娘!”

    看着司徒刑的背影,一直站在吕雉身侧,闭口不言,存在感并不强的丫鬟,十分突兀的问道。

    如果司徒刑在此,定然会大吃一惊。

    谁能想到,一个整日做着粗重活,伺候人的丫鬟,竟然是一个隐藏不漏的高手。

    而且听其语气,武道修为应该接近,或者早已经突破了先天。

    否则,她不会有如此强的信心,从万军大阵中杀出一条血路,脱围而出。

    “四娘,不用太过担心!”

    “父亲最擅观人之术,这位司徒大人,定然值得托付!”

    “否则他也不会让司徒大人对吕家进行保护。”

    “而且,虽然只是几日相处,但是,这位司徒大人,不仅才华横溢,全身上下却没有傲慢之气,更不会恃才傲物!”

    “是一位值得托付的信人!”

    吕雉头看了一眼身穿翠绿衣服的丫鬟,嘴角轻抿,过了半晌她眼睛隐隐有着泪花闪烁,好似赌气的说道:

    “雉儿有时候,恨不得随便找个男人就嫁了!”

    “免得拖累阿爹和吕家。。。。”

    “姑娘!”

    “你可不能这样想!”

    “你的身子贵重,将来成就不可限量,岂能随意的糟蹋自己。。。”

    “再说,也是什么男人,都能娶你的。”

    “命格不够,承担不住姑娘的气运,只会横死暴毙。这也是老爷,这么多年来,婉拒求亲人的原因!”

    吕四娘看着委屈难过的吕雉,心中幽幽的叹息一声,有些无奈的说道。

    “哎!”

    “其实,老爷再次出门,除了访寻故友以外,还有一个目的。”

    “老爷听说,泗水县有一人,姓刘名季,大而垂肩,双手过膝,相貌异于常人,生来具有大气运。”

    “更有乡间传闻,说此人乃是真龙之主,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小姐是青鸾命格,正好形成龙凤和鸣。。。”

    “老爷此去泗水县,就是寻访那个真龙之主,看他到底是不是小姐的良配!”

    “啊!”

    听到吕四娘的言语,吕雉的眼睛不由的圆睁,嘴巴大张,脸上更是浮现出难以置信之色,有些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

    “这怎么可以?”

    “这怎么可以?”

    “他明明知道的,他明明知道的,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难道,父亲要效仿先祖,再来一次奇货可居么?”

    “那雉又算的了什么?货物么?”

    “我是人,有血有肉的人,不是那冷冰冰没有感情的货物!”

    “我不嫁!”

    “我不嫁!”

    “就算那刘季真的是真龙之主,吕雉也誓死不嫁!”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