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因为有了这个契约的存在,豪族之间多了几分信任,力量更加的凝聚。

    也正是今天的会盟,成就了日后富可敌国,让无数商人和豪族趋之若鹜的“商盟”。

    司徒刑也因为这一个功绩。

    被后世人尊为“契约之神”。

    但凡有人,或者家族想要缔结契约,就会以他的名讳进行誓言。

    司徒刑怎么也想不到,他今天看似无意的一个举动,竟然造就了日后的一个金融王国,更借此点燃神火,收集了无数的信仰。

    但是现在,它只是一个十分弱小,尚在萌芽状态,刚刚具备雏形的商业联盟。

    远远没有达到后世那种轻易能够掀起金融海啸,影响到国家政局交替的地步,好似巨无霸的存在。

    司徒刑今天的目的十分简单,那就是利用怀柔手段,将知北县的豪族进行重新洗牌。

    将敌对或者是不顺从的,直接剔除。

    从而达到,他彻底掌控知北县的目的。

    培植出以胡家,白家,吕家为首的知北县豪族势力,做自己的代言人,也有他的考虑。

    除了因为胡家,白家,吕家在知北县势力最大以外。

    还因为三股势力不和,相互制约,相互均衡,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这也是司徒刑刻意为之。

    三家势力都差不多,而且还是矛盾重重,绝对不会形成一家独大。

    更不会对司徒刑有威胁。

    反而每一家都会有求于他。。。

    司徒刑没有发现,在不知不觉中,他的心态也有了微妙的变化。

    整个人的气势收敛了不少,不再像以前那么锋芒毕露。为人处世的手段中也少了几分刚烈,多了几分怀柔。

    还有了上位者特有的“帝王心术”,平衡之道。

    这就是地位影响了心态,心态又影响到行为。

    。。。

    哗!

    哗!

    哗!

    六月的天气,虽然不似五月那般骄阳似火,但还有几分燥热。

    空气更是沉闷,让人心中有着说不出的烦躁和憋闷。

    也正是这个原因

    不论是走亲访友的旅人,还是行商的商人,都喜欢避开正午太阳最毒辣的时候,利用早晚,太阳刚升起这段时间,以及晚上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进行赶路。

    几个身穿员外衫,有几分富态的商人坐在牛车之上,用手扇着风,大声呼喝催促手下的伙计,趁着天气微凉尽快赶路,免得误了时辰,耽误了宿营。

    可就这时,他们耳边陡然传来一阵急促的甲衣摩擦声。

    众人下意识的扭头,之间一队队衣着整齐,雄赳赳气昂昂的士卒,在伍长和队正的带领下,好似潮水一般向前翻涌。

    “知北县的府兵?”

    “这是怎么了?”

    “难道黑山不靖,府兵出来剿匪?”

    那商人也算有几分见识,看到迎风飘展的旗帜,瞬间就知道了府兵的身份,心中有些诧异的想到。

    “快!”

    “都加快速度!”

    “莫要耽误了宿营!”

    身穿红色甲胄,背后背着一人高长弓的李陵,端坐在高头大马之上,看着即将落山的太阳,有几分焦急的说道。

    “诺!”

    “诺!”

    士卒也知道在野外宿营可能面对的危险,所以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应道。

    行军的速度,也陡然提升不少。

    “大人!”

    “现在虽然已经是黄昏,但还是燥热!”

    “你去机关车里歇一会吧,再有半个时辰,大军就能抵达营地。”

    樊狗儿看着腰间挎着长刀,身体笔直,好似标枪一般站立在青铜战车上的司徒刑,疾步上前小声的规劝道。

    “不了!”

    “将士们都能坚持,本官自然也能够坚持!”

    司徒刑转头看了一眼樊狗儿,没有任何犹豫的摇头。突然,司徒刑的眼睛闪烁了几下,好似想到了什么,压低声音小声吩咐道:

    “你去机关车那里!”

    “问问吕姑娘是否有什么需要。。。”

    “她虽然自幼习武,但毕竟是一个女子。”

    “诺!”

    樊狗儿虽然心中有疑惑,不知司徒刑为什么会携带吕家长女出征。

    要知道,军营之中有女眷是十分犯忌讳的。

    很多军人认为,这样会打败仗,是不祥之兆。

    当然,更多的是一种不方便。

    毕竟男女有别。

    但司徒刑是主官,更是主将。

    他的命令没有人胆敢违背,就算诸将心中有些不愿,也只能携带着她一起上路。

    好在吕雉不是那种弱女子,一路上倒也没有给大家添什么麻烦。

    慢慢的大家对她也就没有那么排斥了。

    反而感觉有趣,毕竟吕家大小姐,不仅身份尊贵,长的貌美,更是巾帼不让须眉的性子。

    有了她的存在,本来乏味的急行军,反而不那么枯燥了。

    想到这里,樊狗儿没有任何犹豫的拨转马头,靠在司徒刑那个巨大的机关车旁边,满脸堆笑,嘴巴微张,好似和里面的人交流了一会。

    这才离去。

    不大一会,就有军士提了几桶清水,送到机关车之上,交给吕雉的贴身丫鬟。

    “驾!”

    “驾!”

    “驾!”

    随着士卒的吆喝声,军马的嘶鸣声,车轱辘碾压地面的声音,士卒脚掌踩踏地面的声音混合在一起。

    形成一种特殊的频率。

    正在路中央的商贾,被这种气势所摄,下意识的将牛车赶到路边,让开道路,请士卒先行。

    “我的妈呀!”

    “整齐划一,气势高昂,真是一只强军!”

    “没想到,知北县竟然有这么一只强军!”

    体型微胖的商贾站在牛车之上,看着军旅远去的背影,有些呢喃的说道。

    “掌柜的!”

    “掌柜的!”

    “我们现在怎么办?”

    “因为行军的关系,我们恐怕在天黑的时候要赶不到宿点了!”

    伙计看着已经渐渐发暗的天色,以及四周黑漆漆的树林,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恐惧。

    黑山蛮荒,可不是人烟稠密北郡,也不是有兵卒驻守的县城。

    这可是野兽,妖兽出没的危险之地。

    特别是晚上,那就更是危险,也正是这个原因,往来通商的人,对自己的行程都把握的非常准确。

    白天行商,晚上到达营区,在安全的地点宿营。

    “是啊!”

    “掌柜的!”

    “按照现在的光景,肯定是到不了下个营地了!”

    “要不我们原路返吧!”

    “趁着天还没有完全黑,我们返上一个营地!”

    其他的小伙计看了看天色,附和的说道。

    “是啊!”

    “掌柜的!”

    “在黑山蛮荒地域,安全第一!”

    “安全第一!”

    “返!”

    “返!”

    “就知道返!”

    “耽误了时间,咱们的货就全得烂在自己手里!”

    “到了那时候,你,你,你,都得喝西北风!”

    掌柜的看着眼睛中流露出害怕踟蹰之色的活计,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丝怒色,用粗壮的手指点着几人的鼻子,怒声说道。

    “掌柜的,不是小的们偷懒,黑夜行商,实在是太危险了!”

    “夜里,四周可都是妖兽。。。我们又是小商队,没有武士保护。”

    其中一个好似头头的伙计,看着脸色难看的掌柜,满脸委屈的说道。

    “哼!”

    “大家都加快速度,不要掉队,我们跟在那支军队身后!”

    “有他们的保护,还怕什么妖兽?”

    掌柜自然明白伙计们的担心,但他还是胸有成竹的说道。

    “跟着军爷自然好!”

    “但他们会保护我们么?”

    伙计有些怀疑的问道。

    “肯定!”

    “那可是知北县的府兵,知北县的县主司徒大人,是出了名的仁义,爱民如子!”

    “他率领的军旅,定然是仁义之师!”

    “如果我们真的遇到事情,他定然不会坐视不理!”

    相比伙计们的担忧,掌柜说的信心满满,但实际上心中也没有多少底气。

    他们好似尾巴一般吊在军伍的身后,借助微弱的光线,不停的前行。

    夜色越来越深,天也渐渐的有了几分寒意。

    四周树林之中,更隐隐更是传来了很多异样的响声。

    仿佛里面隐藏着,非常多未知和危险。

    商人和伙计们的心也慢慢的沉了下去。

    野兽!

    妖兽!

    显然易见!

    他们的商队已经被饥饿妖兽或者野兽盯上了。

    “掌柜的!”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啊?”

    小伙计听着四周的异响,全身不由的哆嗦起来,有些害怕的问道。

    “别害怕!”

    “加快速度!”

    “前面就是军旅,这些妖兽定然不敢放肆。。。”

    掌柜看着四周若隐若现的幽光,吞咽了一口唾液,将恐惧压下,一脸笃定的说道。

    。。。

    “后面是怎么事?”

    “为什么一直吊在大军身后?”

    “不是张家的眼线吧?”

    身穿重型铠甲,统领玄武大营殿后的樊狗儿,看着吊在大军后面的车队,有些诧异的问道。

    “禀将军!”

    “是一个小型的商队!”

    “害怕深夜被野兽,妖兽袭击,这才远远的吊在大军身后!”

    “不过,看现在的模样,他们好似遇到麻烦了!”

    士卒抬头借助月亮的微光看了一眼,笑着说道。

    “原来是这样。。。。”

    樊狗儿仔细的看了一会,的确正如士卒所说那样,这只商队遇到大麻烦了,看树林抖动的频率,以及若隐若现的幽光判断。

    他们定然是遇到了苍狼群!

    如果没有军旅的保护,他们必定会变成路边的一堆枯骨。

    好在,那商队的人也不愚笨,知道向军旅靠拢,军旅因为常年征战的关系,煞气冲霄,对野兽有着很强的威慑力。

    但就算这样,商旅也迟早会出事情。

    想到这里,樊狗儿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你们在这等着,我去请示下大人!”

    “诺!”

    “诺!”

    士卒见樊狗儿说的郑重,不敢怠慢,急忙大声应诺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