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家都赞同!”

    “你还是反对,那就是故意的找事情了。。。”

    看着再次站起,好似不屈斗士一般的刘家家主,司徒刑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眼睛闪烁,有些不悦的说道。

    “你!”

    刘家家主被司徒刑的凶残的目光盯住,身体不由的就是一僵。

    已经到了嘴边的话,也瞬间被顶了去。只是怔怔的看着司徒刑霸道的脸色,不发一言。

    “既然刘家家主这么愿意站着。”

    “那也就别坐了!”

    “撤了他的椅子。。。。”

    “既然刘家家主看不上这点利益,那么大家也一起分了吧!”

    “诺!”

    “诺!”

    经过上面的事情,司徒刑已经树立了威信。

    所以,这次大家没有任何迟疑的点头应诺。

    “你们。。。。”

    看着面色冷峻霸道的司徒刑,以及喜笑颜开,眼睛流露着贪婪的众多家主,刘家家主顿时感觉心中就是一塞,有些愤怒的伸出手指。

    但是,众人岂会将他的威胁放在心中。

    在大家的眼中,刘家就是一块香气扑鼻,让人垂涎的肥肉。

    恨不得立即上前咬一口,怎么可能给他翻身的机会?

    “你们不要动老夫!”

    刘家家主因为愤怒的关系,标志性山羊胡高高翘起,有些求救的看着程家家主,以及柳家家主,希望他的同盟,能够给他一定的声援。

    但是程家家主好似司徒刑的霸道吓破了胆子。好像根本没有看到刘家家主的求救,两眼空洞的坐在那里,呆呆的发愣。

    虽然因为青苗法的关系,他也是损失惨重。

    但只要家族还在,这些损失迟早会弥补来。

    如果家族被剔除了豪族名单,成为知北县所有豪族狩猎的对象,那才是真正的覆巢之祸。

    其中的厉害得失,程家家主还是能够分的清的。

    “司徒刑!”

    “你太过霸道了!”

    “别以为你是地方主官,就可以为所欲为!”

    “我要去北郡告你!”

    “我就不信了,诺大的北郡,你司徒刑能够只手遮天不成?”

    倒是柳家家主非常有骨气的站了起来,用手指着司徒刑的鼻子,破口大骂道。

    “呵呵。。。”

    司徒刑眼睛微眯的看着色厉内茬的柳家家主,不仅没有和众人想象的那样暴跳如雷,反而嘴角上翘,流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柳家家主。。。”

    “你若不站出来,本官还差点真忘了你的事情。”

    “我的事情。。。”

    “我能有什么事情?”

    “司徒刑,你莫要哄骗于我!”

    柳家家主看着司徒刑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有些诧异的问道。

    “依大乾律,地方豪族但凡从贼作乱者,贼首处死,从众流放三千里!”

    “柳家家主,你说你有没有事情。。。”

    司徒刑的脸色慢慢变得冷峻起来,到最后,更好似滴水一般。一字一顿,好似寒霜:

    “柳家从贼,以大乾律,当斩!”

    轰!

    空中陡然传来一阵好似雷霆的闷声。

    一道道刺骨冰寒的锁链更是好似长蛇一般盘旋,挥舞。

    “啊!”

    柳家家主下意识的张开嘴巴,发出一声惊呼。

    因为他感觉自己好似被毒蛇盯上一般,后背顿时就是一凉,全身的肌肉更好似发紧。

    “不要!”

    “我们柳家和北郡刘家是姻亲!”

    “我是泗水亭长刘季的娘舅,我那刘季孩儿在泗水有一群过命的兄弟,更有数千兵甲。。。”

    “你不能杀我!”

    “你杀了我,刘家必定不会放过你。。。”

    “刘季必定不会放你!”

    “刘家!”

    “北郡刘家!”

    众人听到柳家家主搬出刘家,眼睛中不由的都流露出震惊诧异之色。

    北郡刘家!

    虽然不如张家在军中树大根深,也没有办法和成郡王这样的天潢贵胄相提并论。

    但是,刘家却也在北郡经营了数百年。

    到了这一代,出了刘季这么一个败家子。有所败落,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其实力,影响力,也不是知北县豪族能够相比的。

    众人怎么也没有想到,柳家的根子会藏着的这么深。

    竟然和北郡刘家是姻亲。

    “听说柳家主有一个胞妹。”

    “后来嫁到了北郡。。。。。”

    “原来,竟然是嫁给北郡刘家家主,做了填房。”

    “并且肚子争气,给刘家家主生了一个儿子!”

    “谁说不是!”

    “原来柳家还有这样的关系,怪不得不害怕司徒刑的权势!”

    听柳家家主提到北郡刘季的名讳,司徒刑的嘴角不由的上翘,眼睛中的不屑之色更浓。

    柳家家主的话,也让司徒刑不得不感慨,命运惯性的强大。

    以及刘季气运的强大。

    已经刘季被自己算计,发配泗水。

    他以前手下的樊狗儿,曹无伤,曹刿等游侠儿更是做了自己的随从,以及军中大将。

    本以为,就算刘季真是真龙之主,短时间内有不会有什么作为。

    但是听柳家家主的意思,那刘季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都能困龙出水,在泗水那个不大的地方,做出了一番令人感到瞩目的功绩。

    真是让人不得不感慨,命运无常!

    不过,柳家家主也活该被杀。

    刘季那人,看似仁厚,实则最是薄情。

    在他眼里没有情意,只有利益。

    有利可图,别说自己只是杀了他的娘舅,就算杀了他的父亲。

    刘季也绝对不会和自己的翻脸,甚至还会兄弟相称。

    柳家家主年岁一大把,却没有自己看的透彻,没有识人之能,却身居高位。也怪不得柳家会绞入“无生道事件”。

    从而落到了个满门流放的下场。

    “原来,这就是你的底牌!”

    “北郡老牌豪族刘家的姻亲。”

    “泗水亭亭长刘季的亲娘舅。。。”

    “但是,那又如何?”

    “别说是你只是刘家的外戚,就算是刘家太公,刘季胆敢造反,本官照样杀之,以儆效尤!”

    “这天下还是大乾的天下!”

    “岂容尔等跳梁小丑放肆?”

    “不好!”

    看着司徒刑满脸的杀意,柳家家主本能的感到不好。

    但是还没等他做出反应!

    坐在上方,好似猛虎盘踞的司徒刑已经高高的跃起,双臂舒展,身形好似大鹏一般扑下。

    “杀!”

    嘭!

    司徒刑的拳头好似钢锤一般重重的锤击在柳家家主胸口。

    柳家家主眼睛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胸口,他怎么也没有想到。

    司徒刑竟然如此的霸道!

    竟然敢在豪族会议上,当着所有家族的面,直接动手。

    他更没有想到是,司徒刑竟然真的敢斩杀于他。。。

    他可是北郡刘家的姻亲,刘季的亲娘舅,他怎么敢,他怎么敢说动手就动手!

    悔!

    后悔!

    早知道,司徒刑竟然敢真的不将刘家,不将刘季放在眼里,自己说什么也不会站出来。

    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因为他的思维,彻底的被冻结住了!

    不光是他的肉体,就连他的灵魂也是如此。

    一丝丝常人肉眼看不到的好似毒蛇的黑气缠绕着他,撕扯他,将他拉向地底那无尽的深渊。

    这些黑气,正是王朝气运反噬,所产生的罪孽。

    只要大乾王朝不灭,柳家家主将永世不得超生。

    除非后世柳家子孙有人在新朝鼎立之时,立下功勋,获得新朝的赦免,他才有可能摆脱龙气反噬之苦。

    不过想想也是。。。

    柳家家主帮助无生道悄无声息的攻陷北城。

    并且差点导致知北县沦陷。

    司徒刑又利用法家神通根据大乾律对他的罪行进行了宣判,大乾龙气怎么可能不视他为乱臣贼子。

    大乾朝堂之上虽然有些波动,北郡更是烽火连天。但大乾毕竟还没有灭亡。

    龙气如同水煎油烹一般炽烈。

    柳家家主从贼,试图作乱,怎么可能不受龙气反噬之苦?

    “龙气反噬,永世不得超生!”

    “何苦来着!”

    看着柳家家主的灵魂全身上下都被黑气覆盖,那些黑气好似毒蛇,又好似尖刀一般在他身上蠕动。

    随着黑气的蠕动,一块块皮肉竟然被剥离开。

    骨肉分离!

    这样的痛苦,是常人能够忍受的。

    柳家家主脸色扭曲,不停的抽搐,并且发出一阵阵凄厉,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嘶吼。

    一块块肉从骨骼上脱落。

    柳家家主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眼睛也是越来越空洞。

    当最后一块血肉掉落下来的时候,柳家家主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解脱。

    总算结束了!

    但是,事情怎么可能那么的简单?

    柳家家主被凌迟的血肉在黑气的作用下,竟然一块块的复原。

    但还没等他流露出高兴之色,那如刀锋一般尖锐的黑气再次覆盖他的身躯。

    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怜悯。

    “这样周而复始的痛苦!”

    “绝对是生不如死。”

    但是他的眼睛很快就恢复冰冷。。。

    有功要赏,有过必罚!

    柳家家主胆敢从贼作乱,那么他就应该做好被击杀,被龙气反噬的心理准备。

    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嘭!

    柳家家主受到重击,口鼻不停的向外窜血。他的尸体更好似枯木一般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现在本官,再问一遍!”

    “谁赞成?”

    “谁反对?”

    司徒刑面色冰冷,大马金刀的坐在太师椅上,好似虎踞深山,有着说不出的威严和气势。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