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来了!”

    看着再次被打开的花厅大门,不论是面色有些枯黄,好似大病初愈的白自在还是面色黝黑,身强强壮的胡御道,都下意识的站起身形,脸色中带着拘谨。

    其他人见两位家主如此表现,都下意识的站起转身。

    不过等他们看清来人的全貌之后,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怎么可能是他?”

    “县主司徒刑!”

    “这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来这里?”

    要知道,豪族集会的主要目的,就是为商讨对付官府和司徒刑的手段。。。

    所以,当大家看到司徒刑时,每一个的人眼睛都是圆睁,嘴巴大张,满脸的难以置信。

    “司徒大人,请上座!”

    程牛儿等家主发呆,并不代表白自在和胡御道会发呆,事实上,司徒刑前来,他们早就知道,所以,显得要比其他人从容不少。

    司徒刑得到白自在的邀请,也不客气,笑着轻轻点头之后,就直接向最中间,也是最显眼的位置走去。

    “这。。。”

    “原来,我们一直在等的人竟然是司徒刑!”

    司徒刑也不客气,大马金刀的坐在主座之上,目光环顾四周,说来也奇怪。

    刚才还民情激愤,恨不得吃司徒刑肉,喝司徒刑血的各位家主,真正见到司徒刑之后,却异常的沉默。

    好似刚才的一切,根本就不是他们真是意愿的表达。

    特别是当司徒刑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他们每一个人竟然都微微前倾身体,嘴角也跟着上翘,挤出异常虚伪的笑容。

    “司徒大人好!”

    “司徒大人好!”

    “司徒大人好!”

    “真是虚伪!”

    “老奸巨猾!”

    “没有骨气!”

    “墙头草!”

    看着一个个豪族瞬间没有了刚才的气势,顿时变得好似家犬一般温顺。

    不论是胡御道还是白自在的眼睛中都不由的升起一丝不屑。

    但是,他们却忘了!

    第一个在司徒刑压力下,背弃豪立场的不是旁人,正是他们自己。

    当然,也不乏对司徒刑不加以颜色,眼睛中更隐隐有着敌意。

    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以土地为生的,司徒刑的青苗法对他们冲击最大,损失最大,心中的恨意也要比其他豪族更强一些。

    还有一些,则是因为和无生道有牵连,他们自知,司徒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索性,也就不在掩饰。

    “本官知道,各位心中很是疑惑!”

    “疑惑本官为何在此,又在疑惑本官究竟是以何种身份参加。”

    司徒刑环顾四周,将所有人的表情都尽收眼底,这才笑着说道。

    虽然没有人说话,但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一丝化不开的迷惑。

    “大家有这种疑惑也是正常!”

    “很少有人知道,本官除了是知北县县尊以外,还是知北县司徒家族的家主!”

    “司徒家的府邸就是原先城东的侍郎府!”

    “对于本官的资格,想来诸位不会有疑问了吧?”

    “司徒家虽然在城东有府邸,但毕竟只是一个刚成立不到两年的新兴家族。”

    “根本没有资格在跻身豪族。”

    “大人如果以这个身份来参加,恐怕有些不妥!”

    留着花白山羊胡,好似老学究的刘家家主刘向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声音刚烈,率先发难道。

    看着刘家家主站起,其他几位家主的脸上也都浮现出认同之色,并轻轻的颔首。

    “刘家家主!”

    “程家家主!”

    “柳家家主!”

    司徒刑将这几人的表情全部尽收眼底,并且心底瞬间浮现出这几位家主的身份。

    刘家家主,地方豪族中的一员,是知北县有名的地主,论规模,仅次于以前的王家。

    也是因为青苗法损失最为惨重的几家之一。

    程家也是大的地主,主要靠兼并土地,还有收佃农的租子为生。

    青苗法颁布后,程家的收入比往常年,整整少了接近三成,而且,可以预见,随着青苗法试行成功,慢慢的深入人心,这些损失会每年以惊人的速度递增。

    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这也程家愿意跟随刘家,向司徒刑发难的主要原因。

    至于最后一个的柳家,他不是地主,受到青苗法影响本来不大,但是却和无生道有所牵连。

    城北沦落,柳家在其中也是出了不少力气。

    为了自保,他当然希望司徒刑是树敌越多越好。

    更是恨不得将知北县所有的豪族都拉上他的战车,形成法不责众的大势。

    “司徒家族虽然诞生的时间很短,但却是北郡司徒家的分支。。。”

    “北郡司徒氏的始祖,是相国司徒公,北郡本就是他的封地,后来朝廷有贼首叛乱,大臣惨遭屠戮。司徒公将自己的血脉尽数从神都迁出,在北郡繁衍已经数代,有了几百年的历史,就算在北郡,也是有名的望族,和我等更是同气连枝。”

    “司徒大人出身司徒氏,又在知北县有了根基,怎么就没有资格参加?”

    见刘家家主骤然发难,胡御道没有任何犹豫的站起身形,怒声斥责道。

    “这是自然!”

    白自在也不落人后,急忙表态道。

    “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司徒刑微微一笑,轻轻的点头,对胡御道和白自在表示感谢。

    看着司徒刑那和煦的笑容,不论是白自在还是胡御道,只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轻了二两,嘴巴更是大张,好似哈巴狗一般摇头摆尾。

    其他的家主看着,知北县最强大的两个家族白家和胡家已经接连表态,便已经知道此事情已经成为定局,而且,他们一不是地主,二和无生道事件没有直接牵连,自然不会傻傻的跳出来,做那个恶人。

    “可以!”

    “司徒家乃是北郡豪门望族!”

    “有资格!”

    “好!”

    “行!”

    “通过!”

    “很好!”

    刘家家主,程家家主,以及柳家家主有些孤立的看着众人,眼睛中充满了愤怒,以及淡淡的哀求。

    但是,这些家主都是什么人?

    岂会因为他们眼睛中的愤怒,以及哀求,就临阵倒戈,将自己陷入不利险地?

    “很好!”

    “大家既然都已经表态。也都表示同意,那么,司徒大人参加豪族的会议的事情就这么确定了!”

    看着一个个豪族表态,白自在还有胡御道眼睛中的喜色越来越浓,到最后更是有些迫不及待,好似宣布一般的说道。

    “知北县三大家族,胡家,白家已经表态,但是吕家的人尚未到场,也没有表态。。。”

    “现在就宣布,有些不合适吧?”

    就在白自在即将宣布之时,长着一撮山羊胡,头发花白的刘家家主再次阻拦道。

    “是啊!”

    “知北县三大豪族,现在只到了两个!”

    “我们是不是听听吕家的意见,在做决定?”

    程家家主程牛儿见刘家家主说的有几分道理,急忙进言道。

    “是啊!”

    “吕家那可是上古世家,更是知北县的三个硕果仅存的豪族之一!”

    “大家还是听听吕家意见,在做决定为好!”

    柳家家主看众人的眼睛中都有着一丝意动,急忙笑着说道。

    “这。。。”

    不论是白自在,还是胡御道,眼睛中也不由的浮现出一丝迟疑。

    他们虽然知道,这是柳家家主的借口。

    但是,吕家在知北县的确有不小的影响力!

    其他这些小的家族,他们可以不放在眼里。

    但是吕家可是不同。。。。

    他可是传承自上古,出过圣人的世家,要论传承和历史,要远在胡家和白家之上。

    也正是这个原因,涉及吕家的事情,他们也不得不慎重。

    司徒刑也不紧张,老神在在的端坐在太师椅之上,满脸微笑的看着四周。

    “不用了!”

    就在众人心中迟疑,不知如何决断之时。

    花厅那紧闭的大门再次被人打开。

    身穿大红斗篷,脸上带着面纱,身材婀娜多姿的吕雉,在丫鬟的搀扶慢慢的走入花厅。

    “大小姐来了!”

    “吕家的大小姐来了!”

    “听说吕太公离开知北县之后,吕府全部的生意都交由大小姐打理!”

    “大小姐好!”

    “谁说不是,听说大小姐不仅美貌无双,而且还是商业上的天才,论能力,丝毫不亚于乃父!”

    “真是虎父无犬女!”

    众人看着被面纱遮脸,却身材婀娜多姿,流露着万种风流的吕雉,和左右交头接耳,小声议论道。

    吕雉对众人的议论也毫不在意,环顾四周之后,她的视线最终落在高居主位气势好似山峦一般雄厚的司徒刑身上。

    “家父离开知北县之前,曾经有明令。”

    “吕家将会尽全力支持司徒大人。。。。”

    “所以,此事,我们吕家没有意见!”

    “什么?”

    “这怎么可能?”

    “司徒刑怎么做到的?”

    “变天了!”

    “真的变天了!”

    “以后,知北县不再是豪族的天下!”

    “他究竟是用了什么办法,竟然无声无息的将三大豪族尽数收入囊中?”

    吕雉的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在众人的耳中却好似炸雷一般。

    他们顿时一个个的眼睛圆睁,嘴巴大张,满脸的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以及站立的吕雉,胡御道,白自在。

    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司徒刑究竟用了什么样的手段,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悄无声息的将三大豪族全部尽收囊中。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知北县的天真的变了!

    “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

    “那么今天的会议正式开始!”

    司徒刑大马金刀的坐在高处,好似鹰眸一般的眼睛环顾四周,见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这才淡淡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