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随侯田璜问的很是随意,但却没有人真的敢等闲视之。

    身穿青衣,头戴木簪的老道急忙上前,低声道:

    “侯爷!”

    “属下已经本来已经有了一些眉目,但是被人抢先一步烧毁了卷宗!”

    “哦。。。”

    脸色十分随意平静的随侯田璜脸上第一次有了表情变化,有些诧异的问道:

    “是哪一方面的人做的?”

    “难道他们也在寻找吕家?”

    “启禀侯爷!”

    “经属下查证,是三法司的人!”

    “他们应该还不知道吕家的事情!”

    老道见随侯田璜询问,急忙说道。

    “三法司?”

    “他们怎么突然间对吕家感兴趣了?”

    “无论如何,吕家都不能落到其他时人手中,吕家对本侯的重要性,你知道的。。。”

    随侯田璜的眼睛不停的闪烁,显然,对于三法司,他多少还是有几分忌惮,但是想到吕家的重要,也顾不得那么多,声音冷冽的说道。

    “诺!”

    “请侯爷放心!”

    “属下已经得到可靠消息,吕家这些年,一直在北郡隐姓埋名!”

    “北郡!”

    正在目视远方的随侯田璜有些诧异的头。

    “是的!”

    “军侯!”

    “如果不是三法司的人捣乱,恐怕我等早就已经查到他们所在了!”

    青衣道人想到被三法司烧毁的卷宗,心中顿时有些不忿。

    “好了!”

    “虽然不知三法司查到了什么。”

    “但能不和他们冲突,尽量就不要冲突!”

    “毕竟,他们的特殊,不用本侯多说。。。”

    看着满脸不忿的道人,随后田璜有些头疼的皱了皱眉。

    “诺!”

    那道人也不是不知深浅的人,见随侯田璜表情有些不满急忙收住话头。

    “北郡张家反叛,到处都是烽火!”

    “我等情报书包网.bookbao2络也大受影响!”

    “但是只要用心寻找,少则几日,多则几个月,定然能够找到吕家的蛛丝马迹!”

    “到了那时,不论是吕家的家产,还是吕家大小姐,都必定是军侯的掌中之物!”

    道士明白随侯的心思,急忙笑着说道。

    “恩!”

    “你做事情本侯放心!”

    “虽然朝廷已经派出忠勇伯,勇毅侯,以及四周的边军合围北郡!”

    “想要速战速决,镇压北郡叛乱,也给其他人一个警醒。”

    “那就是朝廷还没有到日落西山之时!”

    “但是,张家也不是酒囊饭袋之徒,而且他们的背后,隐隐约约还有宗门的身影!”

    “这次战乱事与愿违,恐怕短时间内平息不了!”

    “吕家那位虽然气运深厚,一生难遭大难。但是,你还是要抓紧,莫要出现其他变数!”

    “毕竟,她对本侯的大业来说,至关重要!”

    随侯田璜看着远处慢慢下山的太阳,眼睛不停的闪烁,谆谆叮嘱道:

    “诺!”

    “请侯爷放心!”

    “这次本道亲自出马,定然可以手到擒来!”

    青衣道人见随侯田璜说的郑重,也不敢等闲视之,急忙上前行礼,面色肃穆好似保证的说道。

    “那就好!”

    “本侯等你的好消息。。。”

    随侯田璜看着青衣道人郑重表态,轻轻的点头,眼睛中更是浮现出一丝满意之色。

    。。。

    知北县黑山大营

    司徒刑面色肃穆的坐在主将的位置上。

    一身道袍,头戴木簪,好似卧龙的诸葛见龙坐在司徒刑左手的位置。

    司徒刑已经将他拜为军师。

    所以,他完全有资格坐在这里。

    杨寿,薛礼,樊狗儿,李陵等校尉分列两侧,在他们的下方战立的是曹刿,曹无伤等军中的营正。

    这些人都是司徒刑黑山大营的骨干精锐。

    “都说说吧!”

    “对于这次诏令的看法!”

    司徒刑看着桌面上那几面上面雕刻着虎头的令牌,有些头疼的说道。

    “大人!”

    “这次令牌和以往可是不同。”

    “这可是讨贼大军主帅忠勇伯亲自颁发的。”

    “某种程度上说,他就代表了人王乾帝盘,如果不遵令谕,恐怕不妥。。。”

    杨寿看着桌面上,那几块代表军令的铜牌,眼睛不停的闪烁,有些担忧的说道。

    “朝廷三路讨贼大军,和张家逆贼连番鏖战,虽然看似尽占上风,但是局势并不是那么乐观,否则,也不会连着下令符,让我等尽快支援!”

    “末将担心,此次决战,会对我等不利!”

    一身银甲的薛礼,眼睛也是不停的闪烁,有些担忧的说道。

    “将军,可是担心,我等会被当做先锋,冲锋陷阵在前?”

    薛礼虽然说的十分隐晦,但是司徒刑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幽幽的说道。

    “那有什么好担心的?”

    “俺就喜欢冲杀在前。。。当先锋有什么不好,还能多杀些逆贼,积累些战功。”

    樊狗儿看着司徒刑和薛礼好似打哑谜,心中烦闷,伸出自己硕大的拳头,一脸毫不在乎的说道。

    “蠢货!”

    “大人是担忧忠勇伯亲疏有别,让我等府兵做炮灰,去消耗逆贼。。。”

    看着一脸毫不在乎的樊狗儿,李陵的表情不由的就是一滞,有些无奈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

    樊狗儿有些不好意思的摸着脑袋,憨憨的说道:

    “俺虽然不怕冲锋陷阵!”

    “但也不想做人家的炮灰!”

    “大人,要不咱们就不去了吧,管他什么令牌不令牌!”

    “憨货!”

    “胡说什么。。。”

    “常言说的好,军令如山倒,这可是讨逆军主帅忠勇伯亲自颁发的命令,怎么可以违背?”

    杨寿听到樊狗儿的话,脸色不由的就是一变,有些不悦的说道。

    “怎么就不能违背。。。”

    “有什么大不了的!”

    “俺只知大人,不知什么忠勇伯。。。”

    樊狗儿被杨寿训斥,不由的怪眼一翻,有些情绪的小声嘟囔道。

    “你。。。”

    杨寿听到樊狗儿的嘟囔,脸色不由的大变,嘴巴微张,还想要说点什么。

    这也是杨寿和樊狗儿最大的不同之处!

    杨寿是将门出身,世代忠良,骨子里装满了忠君爱国思想。

    而樊狗儿则不同,樊狗儿是市井出身,不知那么多大道理,只要谁真心对他好,他就以命相报!

    否则,当年他也不会那么维护刘季。

    “哼!”

    樊狗儿见杨寿怒目圆睁,也毫不示弱,狠狠的瞪了去。

    但就在这时,司徒刑的手掌重重的落在帅案之上,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声。

    杨寿本来脱之于口的话也被一声巨响,噎了去。

    樊狗儿也是有些畏惧的一缩脖,不敢在发出任何言语。

    “都不要吵了!”

    “大家说的都有道理!”

    “忠勇伯乃是朝廷功勋,深得乾帝盘器重。”

    “否则他也不会成为这次讨逆军的主帅。。。。”

    “他的令牌,我们不能不遵!”

    “但是,毕竟亲疏有别。”

    “忠勇伯手下的军士,都是他的常年亲随。我等贸然前去,定然不会有什么好差事落在咱们头上!”

    “本官没有那么高尚,但是也绝对不会用兄弟们的血染红自己的顶子!”

    “这种做炮灰的事情,万万是做不得的!”

    司徒刑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这才豁然起身,斩钉截铁的说道。

    “大人!”

    不论是杨寿,还是樊狗儿,看着斩钉截铁的司徒刑,眼睛中都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丝感动。

    “军师!”

    “眼前之事,你什么好的建议?”

    见众人都闭上嘴巴,司徒刑这才转头,看着闭目养神的诸葛见龙,一脸和煦的问道。

    “杨将军说的有道理!”

    “樊将军说的也不错!”

    诸葛见龙紧闭的眼睛陡然睁开,流露出一丝智慧的精光,笑着说道。

    “这个老儿,说话真是没劲!”

    “说了等于没说,就是一个和稀泥的!”

    听了诸葛见龙的答,樊狗儿最是心直口快,不由嗤笑一声,有些嘲讽的说道。

    “狗儿!”

    司徒刑见樊狗儿讥讽诸葛见龙,眉头不由的轻皱,有些不满的训斥道。

    见樊狗儿脸色讪讪的站在那里。

    他这才转头对着诸葛见龙满脸抱歉的说道:

    “先生莫要见怪!”

    “狗儿出身市井,最是口无遮拦!”

    诸葛见龙微微一笑,好似樊狗儿的话,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继续说道。

    “大人不用训斥将军!”

    “樊将军心直口快,乃是性情中人,老夫也很是喜欢。”

    “此事,老夫早有计策!”

    “计将安出?”

    司徒刑听诸葛见龙早有计策,心中不由的大喜,急忙上前追问道:

    杨寿等人虽然没有插话,但是眼睛也都瞬间亮起,做出倾听之状。

    说实话,诸葛见龙虽然是司徒刑从知北县大牢中,三请出山。

    但是他们对诸葛见龙的能力,多少有些怀疑,或者说是不相信。

    要知道,军师在军营之中地位十分重要。

    不单单要足智多谋,更要能够知人善用。

    可以说,一个好的军师,抵得上十万雄兵!

    当然,一个只知道纸上谈兵的军师,也会将部队带向灭亡的边缘。

    所以,在诸葛见龙没有证明自己的实力之前,他们是不会将自己的命运交由他操控的。

    诸葛见龙也知道诸多将领的心态,所以,他也需要通过几次胜利,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我们只需要。。。。这样。。这样。。。!”

    随着诸葛见龙的讲述,众人的眼睛越来越亮,樊狗儿更是摩拳擦掌,一脸的跃跃欲试。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