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人,吕家和胡家名下的商号已经如数开业!”

    “受他们开业的影响,还有很多小的商号,也跟着开张,城内抢购之风大为遏制!”

    “另外,吕家和胡家家主,都差人送来礼物,希望大人能够笑纳!”

    身体臃肿,肚子突出,好似孕妇的一般的金万三,看着手中的礼单,眉宇含笑。

    显然,礼单的分量不轻。

    否则,金万三这个见怪金银的人,不会如此的兴奋。

    “恩!”

    “礼物收下,让人去告诉两位家主!”

    “他们有心了!”

    司徒刑轻轻的点头,脸上并没有任何意外之色。也没有拒绝,顺其自然的将礼物照单全收。

    金万三见司徒刑将所有的礼物照单全收,也不感觉诧异,显然,司徒刑这样做事,已经不是第一次。

    这也是司徒刑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

    他不会和胡不为那般,贪婪无度,雁过拔毛,所过之地青天高三尺的贪官。

    但也绝对不会是爱惜羽毛胜过一切,两袖清风,彪炳史册的清官。

    他从来不认为自己的一个完人,也不认为自己的是一个君子。

    所以,他也从来不让清流的标准来要求,束缚自己。他所作的一切,都是顺应自己的本心。

    “大人!”

    “那吕公和胡家大先生,为什么会如此?”

    金万三虽然知道,作为主事要谨言慎行,不该问的不问,不该知道的不知道,不该说的不说,但是他实在是架不住心中的好奇,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司徒刑听到金万三询问,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有些诧异的看了金万三一眼,在他印象中,金万三并不是这等没有分寸的人。

    但他也没有太过在意,毕竟,这件事太过传奇,迟早会被公之于众。

    “没有什么。。。”

    “只是给他们讲了一个故事,画了一幅画!”

    “这!”

    就算金万三早有心理准备,也是眼睛收缩,满脸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

    “吕家和胡家,都是知北县有名的豪族,两家家主又都人精,怎么可能仅仅被一个简单的小故事和一普通的画吓退?”

    “难道他们都是无胆鼠辈?”

    “正因为他们都是常人,才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司徒刑仿佛知道金万三心中所想,语气幽幽的说道。

    “这。。。”

    金万三听着司徒刑的话,心中不由的就是一滞。

    是啊!

    能够成为一家之主,掌管诺大家业的,就没有一个笨人。

    又怎么会是无胆鼠辈呢?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真的听懂了司徒刑的故事,看懂了司徒刑的画中蕴含的深意。

    这才闻弦而知雅意!

    “不枉费自己去讲那个故事,不枉费自己耗费一个时辰作画。”

    看着司徒刑老大不情愿的表情,金万三已经无力吐槽。

    本地豪族好不容易才组织起来的联盟,被你一个故事,一幅小画,横纵联合,瞬间变得支零破碎。

    如果他们知道,这个故事,这个小画,只是随手为之,不知心中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大人!”

    “您实在是太厉害了!”

    “轻描淡写,举重如轻,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就算当年的诸葛武侯,也不过如此吧!”

    “不过,三家去其二,还有一个白家。”

    “白家的药铺,药材行,到现在都没有开业,城中的病患在他家门口已经排成了长龙。”

    “在这种下去,难免会出现乱子。”

    “大人是不是。。。。”

    金万三看司徒刑心情不错,小声的问道。

    “是不是去白家一趟?”

    “哼!”

    “实力最强的胡家,计谋最多的吕家都已经退去!”

    “知北县的商铺,大半已经营业。”

    “仅剩下一个白家,能够成什么事情。。。”

    “现在最应该着急的不是我们,而恰恰就是那位上蹦下跳的白大先生!”

    “如果白家有聪明人,他们应该知道怎么办。”

    “本官就在县衙等着他,前来负荆请罪!”

    司徒刑听金万三所说,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丝不屑,好似嘲讽的笑容。

    金万三不知司徒刑的底气来自哪里。

    但是数次的经历,让他对司徒刑有了一种盲目的信任。

    仿佛司徒刑就是金口玉言,口含天宪的天地之子。

    只要他说的话,最后一定能够变成事实!

    他说,白家最后会服软,负荆请罪!

    那么白家最后就一定会服软,就一定会负荆请罪,这是毋庸置疑的!

    。。。。

    如同司徒刑预想的那样,白自在现在真的着急!

    就因为着急,白自在更是头风发作,晕死在家中。

    如果不是白家是医药世家,有各种各样的灵丹妙药,恐怕白自在就算能够捡一条命,最后也会落下终身残疾。

    不过白自在现在顾不得自己的身体!

    胡家,吕家的突然变卦,让豪族联盟变成了一个笑话,而他白家,白自在,也跟着成了一个笑话。

    他仿佛看到无数人在用恶意的目光打量着白家,打量着自己。

    仿佛,他们都在等着看,看白家,以及自己的笑话。

    “哼!”

    “想要看我们白家的笑话!”

    “休想!”

    “吕家老贼,胡家匹夫,你们竟然在这等关键时刻背叛倒戈,真是气煞老夫!”

    白自在一想到,带头开门营业的胡家和吕家,就感觉自己的牙根一阵发痒。眼睛中更闪烁着刺目的凶光。

    “老爷!”

    “大爷说您是急火攻心,需要静养!”

    “千万不要动气!”

    “气大伤身啊!”

    在两旁伺候的侍女见白自在挣扎想要做起,急忙上前阻拦说道。

    “现在白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我怎么能躺的住,快把我扶起来,另外喊白管家过来,老爷有话要问他!”

    侍女本是不愿意,毕竟白自在因为怒极攻心,身子骨还不算太硬朗。

    但是架不住白自在坚持,只能上前将他扶起来,小心的在他的背后放上一个软垫,确定白自在舒服之后,这才转身离开。

    不一会,身穿灰色布袍的外府管家白老三就火急火燎的出现在白自在的卧室。

    顾不得寒暄,白自在抓住白老三的手,一脸焦急的问道:

    “老三!”

    “现在外面的情形到底怎么样了?”

    “你和我说实话,别让我着急!”

    “白爷!”

    “外面的情况很不好!”

    “吕家和胡家的临阵倒戈,让我们措手不及!”

    “以前的诸多布置都变成了泡影!”

    “三家退其二,现在本地豪族都仰望白家。”

    “当然,现在外界更多的人是在等着看我们白家的笑话。。。”

    看着白自在苍白的脸颊,白老三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实话实话,现在的局势对白家太过不利。

    “吕家家主,胡家家主,这两个无信的老匹夫!”

    “如果不是他们的临阵倒戈,我等怎么能如此的狼狈!”

    听着白老三的转述,白自在不由的气急,手掌重重的按在床榻之上。

    “白家的商号,到现在还没有开业吧?”

    突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急声问道。

    “老爷!”

    “因为没有您的吩咐,药行,药铺都没有开门。。。。”

    “城里的病人,将药行团团围住!”

    “就等开门就诊!”

    “不过。。。”

    白老三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白自在,脸上明显的流露出一丝犹豫。

    “不过什么?”

    听着白老三的话语,白自在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得色,白家世代行医,买卖也多和药材,方剂有关。

    因为医术高明,用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城中的药行,药铺大多都是白家的产业,做的是垄断生意。

    只要白家一罢市,城中就会无药可用,无医可请。

    这也是白家数百年以来,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

    “不过什么?”

    看着白老三那迟疑的脸色,白自在的心不由就是咯噔一下,急忙追问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