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阿爹!”

    “司徒大人已经离去了么?”

    吕太公眼睛怔怔的坐在那里看着棋盘上那一颗落在天元的黑子发呆,就连司徒刑什么时候离去,都不知晓。

    直到吕雉不放心,过来查看,这才惊动了他。

    “司徒大人!”

    “真是树大根深,这次倒是阿爹看走了眼!”

    吕太公好似这才过神来,眼神幽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满脸感慨的说道。

    “阿爹,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吕雉看着吕太公一脸震惊和感慨,有些好奇的问道。

    “没事!”

    “没事!”

    吕太公嘴巴微张,下意识的想要脱口而出,但是想到当年事情的严重,以及那人现在的地位,到了嘴边的话,又被咽了去。

    “阿爹!”

    吕雉有些撒娇的摇晃着吕太公的胳膊。

    这也是她的一个杀手锏。

    以前不论什么样的难做的事情,只要她这样撒娇,祈求,吕太公都一定会满足她。

    但是这次,她注定要失望了!

    因为,吕太公真的不想提起当年的往事。

    “没事!”

    “真的没事!”

    “雉儿不要多想!”

    吕太公有些敷衍的说道。

    吕雉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但是吕太公打定主意不讲,她也没有办法,只能眼睛流转,考虑从其他地方下手。

    “阿爹,你和司徒谈的如何了?”

    “我俩什么都没有谈,只是司徒大人给阿爹讲了一个画画中的趣事!”

    吕太公也想转移吕雉的思路,所以,当她询问的时候,没有任何犹豫的将司徒刑说的那个趣闻完完整整的转述。

    “阿爹,这个故事里可是有什么隐含的寓意?”

    吕雉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乌溜溜的眼睛盯着吕太公,有些好奇的问道。

    “司徒大人,是通过这个故事,告诉阿爹!”

    “现在的知北县,就是那被一团墨汁污染了的画作!”

    吕太公眼神幽幽,声音沧桑的说道。

    “不能吧?”

    “司徒大人,要将知北县豪族连根铲除?”

    “是什么给了他这么大的依仗?”

    “难道他就不怕北郡诸公,以及朝廷问责?”

    “要知道,地方豪族势力,不论是在北郡,还是在朝廷之中,都是十分强大的,有时候,就连人王也得让他们几分!”

    吕雉听到吕太公的话,眼睛顿时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谁说不是。。。”

    “地方豪族势力十分强大,关系书包网.bookbao2更是根支错节,常人别说铲除,就算撼动都十分困难。”

    “本来阿爹对司徒刑也没有多大信心。否则也不会在白家讲那个故事!”

    “但是,今日,阿爹却是走眼了!”

    “这位司徒县主,绝对不像是表面上那么的简单。”

    “他手中还有底牌。”

    “不到最后,鹿死谁手,还真尚未可知!”

    吕太公听到吕雉的话语,脸上顿时流露出认同之色,但是想到司徒刑那神秘莫测的背景,他的眼睛中顿时流露出犹豫之色。

    “这。。。”

    吕雉见吕太公说的郑重,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

    “司徒大人走的匆忙,尚未落子。”

    “雉儿,你坐下,和为父手谈一局如何?”

    “现在想想,咱们父女,很久没有对弈了!”

    吕太公的目光落在棋盘之上,纵横阡陌,一粒黑色圆润的棋子孤零零的落在天元之上,显得特别的突兀。

    他又看了一眼,已经长成亭亭玉立,倾国倾城的吕雉,,笑着说道。

    “阿爹!”

    “司徒大人已经落子了,只是阿爹未曾注意罢了!”

    吕雉并没有和吕太公期望的那般坐下,反而巧笑嫣然,一脸的得意。

    “这怎么可能?”

    吕太公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这棋局上,明明只有一颗黑子。”

    “司徒大人何时已经落子?”

    “诺!”

    “这不是在这里么?”

    吕雉见太公真的没有见到,也不再卖关子,伸出柔嫩的好似凝脂的小手,指着桌面上的一粒白色的棋子说道。

    “这棋子也不是在棋盘之上啊!”

    吕太公看着那一粒上好骨瓷做成的白子,眼睛不停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阿爹!”

    “只要稍微懂点棋奕的人,都知道,棋子必须落在棋盘上面!”

    “司徒大人的棋奕,女儿虽然没有见过,但是想来必定是不俗的!”

    吕雉见太公还是有几分不信,声音柔柔的说道。

    “女儿说的是!”

    “那司徒大人出身北郡司徒家,虽然年幼之时,被发配知北县,但是说他根本不懂棋奕之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枚棋子,难道有什么大的讲究不成?”

    听到吕雉的解释,吕太公眼神顿时变得幽幽起来,有些好奇的看着石桌上那一枚棋子。

    “阿爹!”

    “女儿懂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吕雉的眼睛中陡然迸发出智慧的火花,一脸兴奋的说道。

    “雉儿,你从小就是聪慧!”

    “巾帼不让须眉,快点告诉阿爹,这一枚棋子中究竟有什么样的寓意?”

    听到吕雉兴奋的声音,吕太公的眼睛顿时一亮,有些好奇的问道。

    “司徒大人这是要告诉您,胜负不在棋盘上,而在棋盘之外。”

    “胜负不再棋盘上,而在棋盘外。。。”

    吕雉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在吕太公的耳边,却好似闷雷一般炸响。本来还有几分迷茫的心,顿时变得清楚起来。

    “妙!”

    “妙!”

    “实在是太妙了!”

    “胜负不再棋盘中,而在棋盘之外!”

    “阿爹这些年蜗居知北县这等弹丸之地,眼界的确大不如以前。”

    “看来阿爹是该出去走走,见见那些老朋友了!”

    “阿爹!”

    “我们又要搬家?”

    “我们什么时候离去,我让下人收拾东西!”

    吕雉听到吕太公的自言自语,小声问道。

    不过她虽然说的洒脱,但是眼睛中还是有着几丝说不出的不舍。

    “不用!”

    “阿爹只是离开一段时日!”

    “阿爹因为担心,阿爹不在身边时你们被恶人所欺辱。这才将你们一直带在身边。”

    “但是,现在阿爹为了你们找到了一个更安全的地方。”

    吕太公自然能够发现吕雉眼睛中的不舍,心中也明白,她究竟为什么不舍,这才笑着说道。

    “阿爹,你一个人在外面,雉儿不放心!”

    吕雉看着太公头顶的银发,有些心疼担忧的说道。

    “傻孩子!”

    “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阿爹可是上古世家吕家的当代家主!”

    “更是一位强大的先天武者,如果不是为了隐姓埋名,知北县第一高手的名头怎么会落在李鲲鹏那厮头上!”

    吕太公见吕雉真情流露,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感动,但是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充满了信心。

    要知道,虽然同为先天高手。

    有家族底蕴的,和散修,战力是完全两个概念。

    吕家虽然已经没落,但是毕竟是上古世家,论历史,论传承,还在李鲲鹏的外域蛮夷王族之上。

    这也是吕太公的底气依仗所在。

    。。。。

    知北县胡宅

    面色黝黑,胡须蓬松,好似张飞屠户的胡御道端坐在大厅之中,手掌轻轻的拍打着节奏,哼唱着乡间的俚曲,自娱自乐。

    一个丫鬟轻手轻脚,用柔软的丝绸,异常小心的擦拭着一个雕刻有福禄寿喜图案的红木方桌钧瓷瓷瓶。

    这可是胡御道最喜欢的瓷瓶,每天都会在大厅里把玩半晌。

    因为长时间的摩挲,这个瓷瓶早就没了刚出窑时候的火气,看起来异常的圆润厚重。

    据说,曾经有外域来的豪商,愿意用千两黄金,十余个美人相换。

    虽然这个事情可能是谣传,但是其贵重可见一斑。

    就在这时,一个头戴方巾,身穿青衣的家丁跌跌撞撞,气喘吁吁的从门外跑了进来,声音有些断断续续的说道:

    “老爷!”

    “老爷!”

    “司徒大人。。。”

    “发生什么事情?”

    “难道是司徒刑登门拜访?”

    正在哼唱小曲的胡御道眼睛不由的就是一凝,下意识的站起身向内室躲去,嘴巴里更是小声的嘟囔道:

    “若是常日,县尊老爷亲临,胡某定然大开中门。”

    “但是今日却是不行,胡某可不能当叛徒,不见!”

    “老爷我虽然是屠户出身,但也在评听过很多英雄好汉的故事,知道什么是忠义二字!”

    “你出去告诉他,就说本老爷今天不在家。”

    “不!”

    “不!”

    “不。。。不。。。。不。。。不!”

    那家丁见胡御道误会了他的意思,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焦急,但越是焦急,他话就越说不出利索。越发的结巴起来。只能将自己手中抱着的卷轴举起,当做道具比划。

    “不是。。。。”

    “司徒大人他。。。他。。。他。。。他。。。。”

    “你是想要说。。。”

    “他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带了兵器?”

    胡御道看着家丁的表情和动作,有些猜测的说道。

    “不。。。不。。。”

    家丁眼睛中的焦急之色更浓,但是他心中越是焦急,就越难表达清楚。

    “不是!”

    “还不是?”

    “难道还带了府兵不成?”

    胡御道看着脸上流露出焦急之色,结结巴巴的的家丁,眼睛不由的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是。。。是。。。是。。。”

    家丁脸色赤红,一脸的焦急指着外面,结结巴巴断断续续的说道。

    “是。。。。是。。。是。。。”

    “司徒县主竟然真的这么大胆?”

    “快通知夫人少爷,让他们通过密道逃生,去巡检司衙门投靠大爷!”

    “剩下的人,和老爷一起应战!”

    “胡御道的脸色陡然就是大变,随手抽出身旁的长刀,根本顾不得其他,好似鼓舞士气一般将桌面上那个被他视若珍宝的钧瓷瓷瓶重重的击碎,一脸愤怒的说道:

    “诺!”

    “诺!”

    家丁看着胡御道发怒,不敢多说,急忙大声应道。

    “是。。。。是。。。是。。司徒刑根本没有来,他只是托人送来一幅画!”

    门房看着气势汹汹的众人,鸡飞狗跳的胡宅,那个家丁总算将话完整的说完。

    “什么!”

    “司徒刑没有来。。。”

    “更没有带府兵来抄家?”

    胡御道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门房,满脸的震惊,

    “对!”

    门房见胡御道听懂他说的话,不由满脸兴奋的重重的点头,言短意骸。

    “什么!”

    “你早说啊!”

    “我的钧瓷啊!”

    胡御道看着因为误会冲动,地上摔成碎片,根本不可能修复的钧瓷碎片,只感觉自己的血液在不停的上涌,脸色更是变得赤红。

    眼睛中更有着难掩的肉疼之色。伸出自己那好似熊掌一般的大手,抓住门房的衣领不停的摇晃:

    “胡老二,你个混蛋,你赔老爷我的钧瓷!”

    “我要杀了你!”

    那个被称作胡老二的门房,也知道自己因为口吃惹祸。缩着脖子,不敢吱声。

    “老爷!”

    “大事要紧!”

    “就是啊!”

    “老爷!”

    “大事要紧!”

    “快将卷轴打开,我们看看,里面都画了些什么?”

    众人看那门房被胡御道摇晃的快要断气,急忙上前劝解道。

    “是啊!”

    “老爷!”

    “看看司徒刑的画里究竟都有什么?”

    “这是什么?”

    在众人的怂恿下,胡御道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轻手轻脚慢慢的将卷轴一点点的打开,司徒刑画作的真面目,也第一次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但是当胡御道看完卷轴里面的全景之后,不大眼睛竟然不停的收缩,脸色也变得古怪起来。

    “一棵参天大树,还有一条涓涓细流?”

    “他要表达什么意思?”

    “树大根深,枝繁叶茂?”

    “不知!”

    “打打杀杀我们行。这种文绉绉的东西。。。嘿嘿!”

    几个体格粗壮,手掌上有着老茧的家丁见胡御道将目光落在他们身上,不由尴尬的一笑,脸上更是浮现出难为的表情。

    “哼!”

    “老爷本来也没打算靠你们!”

    “去东院,请胡先生过来。。。。”

    “一群丘八,哪里懂得这些!”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